修为到了王通这个层级,知晓的隐秘越来越多,修炼的过程已经完全不像是以前那个样子了,大多数的时候,他们都需要长时间的体悟这个世界的法则,解析世界的法则,从中参悟出自己的大罗之道,又或者,将自己游历于各个空域所得到的不同的世界法则融汇贯通,找出其中的共同之处,演化大罗。

    不过,到了法相这一层级,都懂得分神化念之法,切割自己的神念,进出各个不同的世界,寻找不同的特殊的,对自己有助益的法则来,通过这种方法,缩短自己成就大罗的时间,同时规避风险。

    毕竟法相天王,金仙位格并不能适用于所有的空域,世界,有些世界的法则压制的厉害,即使是法相天王,进入之后,大部分的力量都会被压制,倒霉的甚至直接陨落在那里,好在金仙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手段又多,最常用的方法便是分割自己的神念,甚至将自己的意志投影到不同的世界,通过分身和投影道标,感受着不同世界的法则,加以解析,对于法相天王而言,重要的并不是自己的化身和投影道标有多少,重要的是能不能够找到合适的世界。

    就如同整个盘古宇宙,虽然有着许多的空域,无数的世界,诸天万界,看似无所不包,但事实上,在同一空域,各个世界的天地法则,乃至于天道都存在着趋同性,就是非常的相似,即使有不同,亦是一些细节上的不同,特别是像仙域诸天那般原本就属于同一个天庭管辖的大世界和小世界,即使分散成了无数的世界,他们的世界法则亦是大同小异,区别只是在于元气等级的不同而已。

    在这样的世界,即使游历千万年,收获也不会太多,所以,真正强大的法相都会想尽办法进入不同的空域与宇宙之中,特别是那些法则奇特的,与本空域的法则完全不同的世界,甚至是宇宙当中,解析那里的世界规则,不过,凡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法相,要么就是生存了很久,甚至在本空域经历了数个纪元,拥有着极强的力量与见识,又或者就是如王通这般,机缘巧合的得到了一些奇异世界的虚空坐标,想尽办法打开一条管道,将自己的分神或者是投影道标放到这个宇宙之中,感悟这个世界的法则和力量,但是第二种的可能性很少,像王通这般,可以利用梦魇世界进入各个宇宙空域的家伙更是如凤毛鳞角一般,大多数的法相,靠的都是苦熬而已,所以,即使是在盘古宇宙之中,每一个纪元之中,能够晋入星主之位,建立自己大罗之道的存在少之又少。

    所以,王通的遭遇,在所有的法相天王之中,也算是一个异数,一个真正的异数,这也是他最大的优势,现在他关心的只是一件事情,在未来停留在法相天漫长的日子里,自己究竟是用身外化身之法还是用投影道标之法,投影道标可以分化出来的神念的数量较多,可以同时在许多的世界的之中游历,将感悟传过来,但是使用这种方法对于道标的控制力较低,一个不小心,道标便会脱离自己的掌握,甚至反噬其身,而身外化身之法则保险的多,但是数量较少,以他现在这个主分神的实力,最多只能分化一个,但是这一个化身分化出来,便拥有着几乎八成的实力,当然,这样一来,自己的元神还会衰退一段时间,对于这一点他并不在意,因为封神世界,现在已经很稳定了,他相信,以自己手段,至少在数百年之内,云中子别想再在封神世界之中得逞,仙域诸天亦十分的稳定,在九天观的支持之下,虚空金皇殿的势力稳定的扩张着,牢牢的占据着一个极道门派的位置,即使是自己不在的情况之下,亦没有什么人来找麻烦,深渊宇宙的晶壁系世界,亦是如此,占据了阴影之龙的神国之后,他的梦魇分身一边潜伏在幽通海之中,慢慢的解构着幽能海的秘密,另外一方面,物质界的阿卡,则已经离开了黑暗王都,新晋血脉贵族的身份,在距离黑暗王都数百里的明月帝国之中,谋得了一块小小的领地,一边默默的种田,一边坐看风云变幻,亦不准备在近期之类有什么动作,如此一来,他似乎有了一个稳定的发展期,身为法相天王,有志于进军大罗的存在,自然不会傻傻的在这里潜修,所以,他便有了另外一个想法,想要分化出一个身外化身来,进来异世界游历,看看能不能如在晶壁系的宇宙之中这么好的运气,直接弄出一个直接提升了他诸天神王掌的龙威出来。

    只是,正思考之间,他的心脏陡然之间跳动了起来,一股极度危险的预感瞬间袭来,他猛的一睁眼,眼中流露出骇然之色,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巨大的痛楚已然袭来,这是神魂最深处的撕裂的痛楚,一种无法相象的剧痛,在这一股剧痛之下,即使是以王通神王之尊,亦忍不住的闷哼了一声,双腿一软,就这么直直的跪倒在地上,在这一瞬间,他竟然有了一种赶快去死的感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方才从这种痛楚之中反应过来,深吸了一口气,面色阴沉似水,因为就是现在,他发现,自己的修为直直的掉落了下来,连法相都差一点崩溃,虽然自己尽全力的稳住了法相,但是神魂同样受到了巨大的损伤,之前活泼泼的元神,此进就像是裂开来的瓷器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破碎开来,这种来自于神魂深处的伤势,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天材地宝来修复,就算是利用封神世界的无极星宫与仙域诸天的虚空金皇殿的资源,也需要耗费近千年的时间来修复这种伤势,而且还无法保证在神魂的深处,会不会留下隐患来,这对一个有志于大罗之道的法相天王而言,无疑是致命了的,即使他未来修炼一路顺畅,但也无法保证识海之中就没有隐患,而一旦在晋升星主的时候,这些隐患爆发出来的话,他恐怕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当然,还有一件更让他恐惧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该死,该死,该死,为什么会这样,那家伙和我是两位一体的,几乎一模一样,为什么他会陨落,为什么我已经与他完全切割了,他的陨落,仍然有着这么强的连带伤害?!”

    他站起身来,强忍着识海翻腾,元神撕裂之痛,脑海之中一直在想着一件他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

    王冲天陨落了!

(本章完)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