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九天观,王通送走轮回之盘,第一时间钻入了虚空殿,来到九天观,和自家师父古森打了个招呼,便入了九天观深处隐秘的空间之中,陷入了深层次的入定之中。

    神魂受创在先,又施展了身外化身之法,他的法相如今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甚至连封神世界都不敢回了。

    封神世界,那里可是有云中子在虎视眈眈,而在仙域诸天,虽然有佛门和新入局的金角,但他现在是在仙界的九天观中,佛门便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打进来,至于金角,这厮占据了王冲天的身体都不敢公开,行事神神秘秘的,看起来所谋甚大,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招惹王通,就算想要招惹王通,也不会跑到九天观这么敏感的地方来,所以,对现在的王通而言,九天观乃是最安全的居所,只有在这里修炼,他才能够安心。

    他是安心了,可是古森却是不淡定了!

    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他的徒弟王通,也看到了一个法相天王王通,虽然这个法相天王的状态不怎么好,但说到底,亦是一名法相天王啊,这王通竟然不声不响的成就了法相天王之位!

    这怎么可能?

    这小子才凝结元神多少年啊?

    他凝结的可还是最麻烦的巨兽元神,这就法相了?!

    他什么凝成法相的,在什么地方凝成法相的,为什么一丁点的消息都没有?

    对了,佛门呢?佛门怎么回事?就算自己不关心,佛门可是一直盯着自己的这个徒弟呢,想方设法的对他围追堵截,可是这就完了?

    无声无息的,成了法相天王!

    这让这位虚空殿的首座如在梦中一般,可是他同样亦看出来了,王通现在的情况很不稳定,法相虽成,可是却有着崩溃的迹象,难道是他在凝结法相的时候,遭到了佛门的袭击,这才法相不稳,需要长时间来稳固不成?

    想到这里,他的眼中狠狠的闪过一丝煞气,这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啊,仙界道门万年以来的第一天才,而他的进步亦不负这第一天才之名,直接便将天生道体的萧玉郎给彻底的压了下去,这样的弟子,无论是哪一方势力都是要重点保护的,否则一旦陨落,便是失去了未来的一大支柱,对他古森如此,对九天观更是如此,可是现在看来,佛门那帮家伙还是害人之心不死,非要把和自己的这个徒弟为敌啊!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我要去找道主,把事情讲清楚,这小子现在已经是法相天王了,乃是我道门万年以来最有可能居就星主之位的天才人物,怎么能任由佛门的那些光头欺负呢?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

    想到这里,他再也不想耽搁下去了,身化一道金光,消失在大殿之中,直接奔向了白石道主的道场,却也让王通清静了不少。

    不谈王通的主分神在九天观中养伤,在晶壁系的宇宙,王通的梦魇分神亦没有闲着,此时,他正站在一面巨大的镜子面前,死死的盯着镜子里面的画面,眉头紧皱。

    将分神轮回到那一界不假,但是也不能对那一界一无所知,特别是有着自己的暗面存在的宇宙,天晓得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

    想想看,当年自己将自己的魔种切割,送入虚空之中,这已经多少年了,最重要的是,不同的宇宙,不同的时空,时间的流速是完全不同的,有些甚至根本就是错开,你流你的,我流我的,你在昆墟界可能只过了一天,但另外一个世界恐怕已经天荒地老了,你在昆墟界过了好几个纪元,在另外一个世界,或许只是过了一秒钟而已,根本就无从判断,从王冲天的遭遇来说,这家伙能够暗算到王冲天,说明他的实力绝不在王冲天之下,甚至不在自己之下,也就是说,他可能在那个世界已经过了无数年,甚至已经修成了正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了解对方的世界就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王通本来以为,确定了那个世界的坐标,要了解那个世界的一些基本情况并不难,毕竟梦魇之力玄妙无比,只要那个世界存在着生灵,只要那个生灵在作梦,便一定会勾连到梦魇世界,而通过这些联系,王通便能够了解这个世界的一些真相。

    是的,只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了解,梦魇通道和轮回通道的性质一样,虽然网络遍布整个虚空宇宙,但所有的通道都是供神魂联系的,实体联几乎不可能,像王通这样的梦魇兽的分神,锁定一个世界之后,亦只能够通过梦魇世界勾连过的精神力量,采取一些入梦之法来窥伺这个世界的真实,就像他现在做的一样。

    这里的作梦不仅仅是睡着了以后作的梦,还有白日梦啊,YY啊,各种各样不切现实的,脱离实际的思想,只要是这一类的思想念动,都能够轻易的勾连起梦魇世界,从而显现出相应的通道来。

    所以,在王通看来,这一切对于梦魇分神而言,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却从来没有想过,这是别人存下的陷阱的可能性。

    主分神没有想到,梦魇兽的分神自然也不会想到,两者本就是一体的,所以,现在,他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梦魇世界的确是感应到了来自于那个世界的一些奇异的波动,但是这些神魂波动实在是太过奇怪了,都是一片黑暗和一片空白,隐隐的蔓延着无尽的血光,其他的,一切都会变成虚幻的,无法再更进一步的探知,这让他不由自主的心生警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似乎是一个极为诡异的世界呢,那家伙乃是我的魔种生化而成,以负面情绪为主,不管他是夺舍还是误入轮回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成了气候,都绝不会是一个好东西,以他的本事,足以将一个世界搅的天翻地覆,这厮不会是也就是说,他的成就越高,对那个世界的影响也就越大,甚至有可能已经把握了某种天道,影响着整个世界的运行。

    想到这里,他猛的打了个寒战,“如果是我,在一次攻击不成之后一定会想到我会反击,也会想到我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反击,因为他是我的负面情绪凝聚而成,对我十分了解,这样一来的话……!”

    他越想越可怕,猛的一拳砸在那面镜子上头,大量的梦魇之力涌动,将光滑的镜面染成了一片粉红。

?  ?本来准备再更一章的,无奈要帮女儿做手工作业,实在是累的不行了,不好意思!

  ?  

????  

(本章完)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