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诸位师兄,难道我们就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佛敌在我们的眼前逍遥吗?看着他要将我们佛门的颜面一点一点的撕裂吗?公然与先天神灵转世之身联姻,这已经严重的触犯了底线,我们无法再退避了啊!”

    仙界,小西天,严格来讲,这里是一处与仙界勾连在一处的小世界,独属于佛门的小世界,亦是仙界佛门的一处据点,小西天内,灵山重重,仙乐阵阵,一道道的灵河缠绕,有如玉带,一眼眼的灵泉喷涌,倒映彩虹,各种仙禽灵兽四处奔跑,撒欢,更有佛门大能宣讲,舌灿莲花,端是一处神仙地。

    可是现在,在小西天主灵山的深处,一名方面大耳的佛门尊者面色严肃,常年以来挂在面上的慈悲笑容早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肃杀之气,“这个王通不能留啊,留他在世上一天,我佛门的气运便会被他削弱一分,难道诸位师兄要看着我们佛门的气运就这样流失在这么一个道门的小子身上吗?!”

    “他如今已经不是道门的小子了,而是成就了法相之位,该称天王了!”

    盘坐在他对面的是三名僧人,表面上看起来十分的普通,但是在这方面大耳的尊者灵觉之中,眼前三名僧人每一个人的气势都如渊如狱,深不可测,而且三个的气势相联,更是化为一尊无法憾动的高山,无法改道的巨流,无法填满的深渊一般,在这样的气势之下,一向以实力自豪的他却是感觉到自己仿佛变成了一只小小的蚂蚁,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

    “迦罗师兄何必动气呢,释缘只是无心之失罢了。”

    三人之中,当中坐着的那位僧人长的面红齿白,男生女相,清秀的容颜,便是仙域之中那些以美貌闻名的美女在他的面前,大多数亦会相开见绌,甚至掩面而走,最要命的是,他的声音竟然亦是柔美轻细,甜而不腻,美妙异常。

    说完,他抬头向“释缘啊,我知道在这件事情上,你有你的难处,但你也要体谅我们的难处啊,那石轩尽管是佛敌,但我佛门与道门早已经有了盟约在先,而这盟约又有那样的存在做保,又岂是那么容易推翻的?”

    “可是他如今已是法相天王之尊了,在通神天时,他便可以越级强杀我们佛门天王,如今又成就了天王之位,对我佛门又如此的敌视,再让他成长下去的话……!”

    “成长下去又如何,就算他成就了星主之位又如何,释缘,不要妄自匪薄,我承认,这石轩的确是一个异数,但我佛门于又岂是一两个绝世天骄的崛起就能掀翻的?我们佛门哪一个纪元不是天才辈出,不要说像他这样的绝世天骄,便是比他强上数十倍,数百倍的绝世天骄都出过,还会怕他吗?我们顾及的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可是……!”

    “我知道,因为这个石轩的原因,现在我佛门在昆墟界发展受阻,甚至在与虚空金皇殿的冲突之中落于下风,完全失去了发展的空间,不过,昆墟只是诸天万界之中的一界罢了,诸天万界,各方势力还是相对平衡的,在昆墟界出了问题,再在其他的世界找回来就是了,我就不相信,这诸天万界之中,所有的世界都是道门天骄,能够佛门造成这么大的破坏。”

    “话虽如此,可是……!”

    “好了,不要可是了,这件事情,我等自有分寸,另外,也别把王通看的太重了,的确,他在通神天的时候便拥有强悍的越级挑战实力,甚至能够在佛门法相天王的围攻之下大杀特杀,扫了我们的颜面,但是他所杀的那些天王,都是昆墟界的废物,连进入仙界修行的资格都没有,实力根本不值一提,据我们的推测,通神天时,王通的实力亦不过是相当于一个仙界普通的法相四重的天王罢了,这对于别人来讲很不正常,但对于一个修成了巨兽元神的家伙而言,也不过是刚刚到达合格线罢了,并不值得投入太多的关注。”

    “那我们就不管他了?!”

    一番话下来,释缘的神情亦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这些话他都懂,只是因为释缘所在的宗门本是昆墟界之中最为强大的佛门分支之一,亦是诸天万界之中仅有的几个仅次于仙界佛门的分支势力,可惜数百年前,在与王通的一战过程之中,门内法相天王死伤殆尽,实力大跌,地位亦变下降的厉害,不过毕竟是昆墟界最为强势的佛门分支,与仙界联系十分的紧密,虽然如今已经势弱,但还是可以自由的往返于仙界与昆墟界之中,而这小西天的三位,便有一位与他们这一分支的开派宗师有着极深的渊源,这三人亦是他们在仙界之中最大的靠山,这一次过来,却是想要请他们出手对付石轩,亦即王通。

    毕竟王通如今已经成为了法相天王,又是巨兽元神,又是佛敌的,一旦稳固了天王的境界,虚空金皇殿的势力必然大增,以他对于佛门的仇视程度,到时候,昆墟界的佛门恐怕就要遭受灭顶之灾,而他所在的法门寺,树大招风,必然会成为王通第一优先的打击目标,所以才会火急火燎的,浪费了一次最为宝贵的机会,进入了小西天,求见这三位菩萨,希望他们能够出手相助。

    只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直接拒绝了,而且拒绝的理由是如此的冠冕堂皇,竟然让他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

    释缘沉默了良久,最后,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道,“是弟子愚昧,弟子告退!”

    说罢,躬着身子,慢慢的向着屋外退去。

    慢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闭目不语,年纪最老的那名僧人终于抬起了紧闭的眼皮,目光落在了释缘的身上,缓缓的道,“这是我当年入道之时,横山三世佛赐我的护身之物,你拿去吧!”说话之间,将手中的一串念珠递到了释缘的手中。

    释缘心中先是大喜,接过念珠,不过当他看清那念珠的模样之时,面上的喜色迅速的敛去。

    这是一串檀香木的念珠,每一颗都不大,所以数量非常多,一共一百零八颗串成了一串,透着淡淡的香气,但也仅此而已,这念珠表面上看不出来有任何的特异之处,至少他看不出来,想到王通不仅仅战力惊人,身上据说还有道器护身,这么一串香珠子能有什么用呢?

    “我记得,你们法门寺曾有两个不错的苗子,是也不是?!”

    “是!”释缘心中一颤,眼珠子乱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是送给他们的,到时候,自然就会明白了。”年长的僧人说话云里雾里的,不大明白,不过释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默默的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本章完)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