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线代表着自己因为这个紫蛇的一句话而牵扯到了一起,气运代表着当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已经引起了这个世界意志的关注,增强了他的气运。

    是的,现在王通还是可以杀了他,这样一来,便可以成功的斩断自己与他之间的因果联系,甚至还可以剥夺他身上的气运。

    可是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他不是来这里当气运之子的,他隐藏身份还来不及呢,之所以会如此冒头只是为了更方便自己了解这个世界的隐秘罢了,成为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位面之子,无异于将自己暴露在众人的面前,引来杀身之祸,至少在确定自己的魔种不在这个世界之间,是绝不能暴露身份的。

    既然如此,对方又开始气运加身了,王通自是不会傻到与天意为敌,只是轻轻的将他放了下来。

    “倒也算是一个识时务的家伙,放心吧,我不会食言,现在你可以走了。”

    “我可以走了?!”

    紫蛇有些不可思议,王通竟然这么好说话。

    “我这个人,一向是一言九鼎的,既然你已经把该说的都说出来了,我亦没有理由为难你了,你说是不是。”王通笑咪咪的说着,“不过,机会只有这一次哦,如果下一次你再来找我麻烦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放心吧,吃一堑长一短,我现在哪里还有胆子来招惹你们这些武道天骄啊!!”

    以前不知道武道天骄的强大,现在真正的见识到之后,他自然不会傻到去招惹这样的人物,平白给自己找麻烦。

    要知道杀手这种东西也是趋利避害的,也是惜命的,紫蛇是三级武者,他所刺杀的对象绝不会超过三级,更不会去招惹那些自己一看就招惹不起的人物,现在,像王通这般的武道天骄已经被添加到了他完全无法招惹的人的名单之上了。

    说完之后,他心有余悸的看了王通一眼,看他确实没有再出手的意思,立刻展开身形,化为一溜儿紫烟,一窜便是十数里地,直跑到筋疲力尽,方才停了下来,看看身后王通并没有追来,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狠狠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骂道,“妈的,变态!!”

    ……………………

    …………

    “菲利亚虚空财团似乎是一个有趣的命题啊!”

    尽管知道菲利亚虚空财团的实力很强,很有名气,但是像这样的一个财团的行为竟然能够让这个宇宙的意志注视,并且给予相关之人不少的气运,这就有问题了,也就是说,这个财团做的事情有可能牵涉到这个宇宙深层次的秘密与根本,所以才会引起宇宙意志的反弹。

    是的,宇宙的意志的反弹,在紫蛇泄露了菲利亚虚空财团的秘密以后,便被降下了气运,这说明紫蛇所做的事情符合这个宇宙的根本利益,甚至在某个程度上,维持了这个宇宙的根本利益,所以才会有气运降下。

    “那么,我究竟应该是顺应天命呢?还是应该逆天而行呢?这倒是一个问题!”

    顺应天命,逆天而行,这是两种不同的选择,对于现在的王通而言,他一是要搞清楚自己的魔种是不是在这个宇宙当中,二来则是要搞清楚,如果魔种在这个宇宙当中,他所代表的意义是什么。

    星主,在这样的宇宙之中,已经能够操控一小部分的天道为己用了,或者说,已经足以影响到天道的运转了,而他这种影响是好的还是坏的,是为宇宙意志欢迎的,还是厌弃的,这都是有讲究的。

    怎么讲究,如果魔种是站在宇宙意志对立面的,那么,自己就要站在天道意志这一边,而如果魔种是站在宇宙意志一边的话,自己就麻烦了,免不了要做一些与天道意志为敌的事情,行事更加的困难。

    “无论如何,这个菲利亚虚空财团都是一个线索,既然他已经得罪了我,正好以此为借口来对付他,试试水深。”

    一个虚空财团固然有着强大的实力,可另外一方面,王通也不弱,本身便是蓝原星的武道天骄,还是心意流这一代的开山大弟子,乃是蓝原星的坐地虎,就算他菲利亚财团是一条过江的强龙,可是你要说他们愿意与这样的坐地虎硬碰硬?那也不一定。

    …………………………

    ………………

    “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一个月后,前往红漠星参加第四旋臂武道交流会的星舰之上,王通一脸冷然的坐在自己的坐位上,身体微微后靠,瞑目凝神之际,一个有些熟悉的怯生生的声音再次响起。

    “随便!”

    王通说了一句,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眼睛都没有睁开。

    “哦!”

    袁婷哦了一声,小心翼翼的坐到了王通不远的地方,转头看了王通一眼,又觉得有些无聊,将目光投向了星舰的窗外,窗外一片黑暗,连一颗陨石都没有,此时的星舰正在穿越第四旋臂最有名的黑暗星区,整个过程沉闷无比。

    看了一会儿窗外,更加的无聊,她又将目光回转到王通的身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王通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袁婷的一举一动根本就瞒不过他的灵觉,一时之间,有些忍不住的道,“你不是要搜集黑暗星域的原始数据吗?怎么,到地方了,还不动手?!”

    “我,我已经开始搜集了!”袁婷小声的道,“这里的数据结构非常的特殊,分析需要很,很长的一段时间。”

    “哦!”

    王通点点头,没有说话。

    舰舱之中又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有点尴尬。

    又过了一会儿,袁婷抬起头,仿佛鼓足了勇气,对王通道,“上一次的事情,我,我有些想法。”

    “上一次的事情?什么事情?!”

    王通心中不由一动,语气之中,却透着不解。

    “就是,就是刺杀你的事情!”袁婷道,“我,我回分析了整件事情,并且做了一个模型,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是菲利亚财团干的,他们的嫌疑最大。”

    “你的分析,有依据吗?!”王通终于睁开了眼睛,将目光投到了袁婷的身上,“菲利亚财团是这片星域的庞然大物之一,指控他们,是需要足够的证据的,否则的话,不要随便乱说,免得惹祸上身。”

    “我,我,我……!”

    王通的语气有些重,袁婷只觉如山一般的压力传了过来,一连说出好几个“我”,才把下面的话说出来,“我是没有实质的证据,可是,我,我有推理的数据,我,我怀疑这是他们少主私下里的行动,和财团本身的关系不大。”

    一句话,让王通不由自主的直起了身子,目光直直的盯在袁婷的身上,“继续说!”

(本章完)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