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宝!!!

    刹那间,王通的眼中光华大放,周身闪动着有如赤血一般的煞气,在他的背后化为两支血红色的翅膀,猛烈的扇动了一下,化为一道流光,猛烈的朝着华铮流窜的方向冲去。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该死,王远,你要做什么?!”

    此时的华铮只觉得周身酸软无力,如果不是挂在脖子上的那玉佩不断的散发着温暖无比的光芒,支持着他体内真气的流动和罡气的运转,或许现在他早已经倒下了,但即使有法宝支持,此时他也有一种油枯灯尽的感觉,心中产生了一种从来未有过的强烈的危机感,在这样的感觉之下,他几乎可以肯定,如果自己不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的话,恐怕真的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该死的,该死的,王远,我记住你了,你这个卑鄙的小人!”

    现在的王远,在他的心中就是一个卑鄙的小人,无耻的胆小鬼,身为武者,竟然不敢直面挑战,调动军队围攻也就罢了,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这个卑鄙的家伙竟然突施暗算,如果不是自己有法宝防身的话,说不得这一次就真的交待在这里了,但现在,即使有法宝护身,他亦觉得自己的危机并没有那么容易解决,虽然仅仅只是煞气境,但是看到王通煞气凝聚出来的那一对翅膀,以及冲击过来的那种一往无前的速度,那种撞毁一般,轰杀一切的气势,都让他胆寒无比。

    即使是在同为武道天骄的圈子之中,将一门武学的意境领悟到这种程度的也不多。

    “想不到蓝原星这个荒僻的小行星中竟然能够生出这样的人物,该死,再这样下去的话,我恐怕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随着王通化为的赤红色流光第二次冲击而来,他勉强闪过,护身的罡气被冲击的差一点崩溃之后,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哪里还敢藏私,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之意,“好,既然你想死,我就让你死!”

    念动之间,他猛的一下子举起了右手,手中紧紧的握着一个木牌,木牌不大,看起来十分的古朴,透着无尽的蛮荒气息,“亘古以来最伟大的存在啊,请聆听我卑微的请求,我愿以十万生灵的魂与命向您献祭,灭杀眼前这个冒犯您的无耻虫子吧!!”

    “哗!!”

    话音落下,木牌陡然之前散发出浓烈无比的血光,血光浓烈,弥漫于天地之间,化为一团覆盖天地的血色红云,彻底的将这一片天地笼罩了起来,地面之上,守备军的集火攻击在这一片红云之上,只是引起了红云的一阵阵翻动,随后便被吸收了,似乎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同时,一柄巨大的血色长刀出现在红云之中,血刀出现的瞬间,王通的面色陡然之间变的异常难看起来,因为他同时感受到,伴随着血刀的出现,一股暴戾的意识直接将他锁定了起来,牢牢的锁定住,无法摆脱。

    “该死!”

    这下子,论到王通坐蜡了,这也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事情,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主要发展的方式是科技侧,武道昌隆,但也仅此而已,炼器水准应该十分的低下,即使他如今已经是三级的武者,身处于蓝原最最强大的心意流之中,了解了许多关于武道的隐秘,但即使如此,也从来没有看到过什么关于法宝的记载,所以,他便下意识的将这个重要的因素忽略了,不过现在想来,当时究竟是下意识的忽略,还是受到了这个世界天道意志的影响,而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现在,却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因为现在他面临到了自己降世以来最大的危机。

    血色的刀光,恐怖的意志降临世间,将他牢牢的锁定,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被这一刀砍中的话,必然无幸。

    自己可不是被天道眷顾的幸运儿,自己只是一个闯入者而已,对自己的定位他很清楚。

    血色长刀落下,瞬间,王通甚至感受到了自己的意识大这一刀斩下之间都会完全的泯灭,阴沉着脸,身后的赤色翅膀陡然之间消失,身体有如一片羽毛一般的从空中飘落了下来。

    哗!!

    一刀砍过,王通的身体猛的一下子飘荡了一下,仿佛被这种气流冲击到了,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一刀。

    然后,羽毛变成了落石,猛烈的下坠,刹那之间便落到了地上,就地一滚,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噗!!

    空中的华铮面色大变,一口逆血喷出,再也无法支持空中的长刀,手中的木牌光华渐渐的消失,红云消散,苍白着脸的华铮毫无表情,也没有想办法去追杀消失的王通,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符纸,无声的燃烧了起来,随着这张符纸的燃烧,他的身体就这么消失在了空中,再无踪迹。

    “果然,不愧是玛丽苏的真命天子,位面之子,行事果决,竟然就这么走了,也不顾自己的面子丢没丢尽!”

    地面之上,消失的王通再出次出现,看着华铮消失的方向,神色凝重,直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弄清楚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历,但是没有关系,很快他就会知道了,这里是踏雪殖民星,周围到处都是卫星探头,这家伙这么强,不可能没有来历,只需要一查就出来了,更何况,他还被王通暗算了一记,不要以为中了王通一记暗算,就那么容易恢复的,世上哪有那样的好事,像王通这般的积年老贼,一旦要对付一个人必然是处心积虑,埋下许多后手的,只是不知道这个家伙的背景到底有多硬,能不能解除自己的后手。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善后的工作。

    经过他这么一闹,整个守备军的基地是一片的狼藉,建筑物毁掉了一半不说,受到那红云刀气的影响,一道长成数十丈,深不可测的刀痕出现在了殖民点上,直接将殖民点的围墙劈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可以说让殖民点的防御产生了巨大的缺口,不过现在是幽暗生物的交配季,不可能出现兽潮,就算是出现了一个防御的缺口,只要在交配季结束之前将缺口补上便行了,这是王通的看到那缺口的第一个想法,但是很快,他便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想当然了,与位面之子站在对立面上,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就在他准备派人开始修补这个缺口的时候,一声巨大的兽吼自远方遥遥的传来,充满着暴戾的气息。

    “该死,兽潮!”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王通面色大变。

(本章完)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