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柄巨大的三头链枷放在一张大桌子上,两个链枷的长柄一模一样,通体灰白色,均由由不知名的异兽骨骼打造而成,底部是白骨利爪,森然冷酷,而顶部连着的三个刺锤,每一个都有小儿头颅大小,尖刺遍布,隐约之间,还有一些血腥之色。
    事实上,现在这两柄凶器都已经被清洗过好多次了,只是这一次沾染的血太多了,才会让人觉得有一种异常的血脉之后。
    王通将头埋在桌子上,手中拿着一根细细的刺针,在一把链枷的柄上刻画着什么,在他的身旁,还有一瓶淡金色的溶液,每画几笔,他都会将刺针往溶液之中蘸上一蘸,再仔细看,便能够发现,这看起来极细的针竟然是中空的,就像是鹅毛笔一般,每一次与溶液碰触,都会吸饱金色的溶液,随着王通刻画的笔法,将溶液带入他所刻画的符文之中。
    是的,王通是在刻画符文,结合仙域诸天的炼器之法与巫师的炼金术,利用自己对于两者的理解的部分融汇了一下,开始为自己的两把凶器进行强化。
    说实在的,这两把凶器他非常的满意,因为这东西是罗曼诺夫家族祖上传下来的,亦是一位觉醒了龙王神力的先祖的随身兵器,事实上这玩意儿也只适合觉醒了龙王神力的家伙使用,因为它太重了,不要看那手柄是骨头做的,但是这个骨头要比普通的钢铁沉重多了,两加上顶头上的三个链枷,加起来每一个链枷都超过一百磅重,两个加起来有两百磅重,也正是因为这样的重量,才让这链枷有了无比的攻击力,而现在,王通在链枷的柄上所刻画的则是一个重击符文,如果成功的话,每一柄链枷的重量将会再增加一倍,也就是说,由一百多磅变成两百多磅,两个链枷就是四百多磅,重量增加一辈,那么攻击力自然也就成倍的增长,如果不是他对于龙王神力解析的有些成就的话,也不会有这样的尝试。
    对于巫师体系的修炼,他现在越来越有心得,同时对于这个体系亦越来越佩服。
    巫师,并不是他之前所想象的那种远战的炮塔职业,事实上这是一种远战近战都极为强悍的职业,这个职业几乎没有弱点,甚至连身体,都远比王通想象中的要强的多。
    因为巫师的修炼之道本身便是身体与精神一起修炼的,这个职业很像是地球上的科学家,将最基本的能力都数据化了,比如说,将精神力数据化,普通人的精神力在一至三点之间,精神力到达了三点,便是一等学徒,到了五点便是二等学徒,到了七点,便是三等学徒,随着精神力量点数的上升,精神力量亦越来越强,而当你的精神力到达十点的时候,便会实质化,这便是一级巫师的境界,也就相当于仙域诸天中的凡尘天。
    是的,只是凡尘天而已,凡尘天便是先天,而所谓的先天,便是精神力量有所突破,与本身的真气结合,从而达到物质化,与一级巫师大同小异。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像王通这样的老怪物便那么轻易的能够达成精神物质化,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深渊体系的世界之中,想要强化精神就需要冥想法,这个王通有了,但是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的身体能够承载的了你的精神力,这是一件很诡异的条件,因为他并不一定要求你的身体足够强壮,而是需要你的身体属性满足生意人条件。
    什么叫相应的条件呢?
    说白了,就是要你的身体性质朝着你修炼的冥想法门的特质靠拢,这也就导致了一些巫师的样貌变的稀奇古怪,就是为了配合适合自己的冥想法而形成的。
    因为巫师们毕生追求的都是知识,无尽的知识,为了知识他们愿意牺牲一切,所以巫师之道才能够推演到如此强大的境界,出现了九级的存在。
    王通现在修炼的冥想法非常的复杂,是他自创的,基础是深海微光冥想法,毕竟这是独属于巫师的冥想法门,也只有这样的法门才是这个世界立足的基础,不过却并非是原版的深海微光了,王通结合了望月秘法、乌鬼行天图与穹天暗皇图,甚至是道心种魔大法、变天击地大法这样的心灵秘术,将其融合改造,最终形成了他现在的修炼法门,黑暗星辰。
    这门冥想法可以说是王通对于精神修炼法门的集大成之做,而他亦自认能够将这套冥想法门一直推演到巫师的极致,本来,这种为自己量身订制的冥想法应该是最适合他的,可以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可问题是,他的身体不配合啊,如果罗兰还是一个普通人的话,也就好办了,可是他这具身体偏偏觉醒了龙王神力,在龙王神力的加持之下,竟然与他的黑暗星辰格格不入,只能够一点一点的微调,才能够将身体与精神同步协调,而在两者达成协调之间,他的巫师体系修炼极慢,慢的如乌龟在爬一般,现在他的精神力量指数不过刚刚四点而已,只是一个中等学徒,即使要达到高等学徒的程度,亦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协调,协调,协调,只有协调了身体,精神与肉身同步,才能真正的发挥黑暗星辰的作用,否则的话,还不用修炼深海微光的效果呢,该死的,当时就不该利用巫身诀来觉醒龙王神力,我的直觉还是正确的,吐口水才是我的强项嘛,搞什么龙王神力,这下子可把我给害死了!!”
    他心中暗自吐槽着,正考虑着该如何协调精神与身体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把他吓了一跳。
    “罗兰,你这个混蛋给我出来!!”
    “我是混蛋?!”
    王通的眼睛眯了起来,不需要出去,他便知道是谁在外头大放厥词了,除了他的那位好弟弟之外,他想不到第二个人。
    “看来昨天的威胁是奏效了,你终于还是忍不住让自己的儿子来试探了啊!”
    王通嘿嘿的笑着,昨天离开书房的时候,他对阿涅妮夫人语带威胁,不仅仅是威胁到了她,还威胁了她身后的昆赛尔家族,当然,也可以看成是警告,他不相信,以阿涅妮夫人的个性会放下这件事情,如果不会的话,那么,自然就要把场子找回来,怎么找回来,现在自己一直在伯爵府中,埋着头研究巫术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算他想要找茬也不可能找到,惟一的机会就在自己的儿子身上,正好,今天米哈伊尔去了城主府,她便瞅到了机会,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哭诉,当然免不得要把王通的话添油加醋的说一番,莱茵哈特虽然号称天才,不过也就是一个小孩子罢了,哪里有什么心机,一听到自己的老妈被人欺负了,还是被那个自己一直以来都看不起的哥哥欺负了,那还得了,嗷嗷的叫着便冲了过来,要和王通算帐。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