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在昆赛尔家族两名血亲被毒死的第二天,王通便被米哈伊尔叫回了白石城。

    看着米哈伊尔一脸怒火的模样,王通不屑的冷笑道,“我干什么,你为什么不问问昆赛尔家族在干什么,我都避到城外去了,他们竟然还派了杀手来,而且还是个施法者,如果不是我的命大运气好的话,现在能不能站在这里还是个问题呢,难道他们能来杀我,我就不能去杀他们吗?”

    “你……!”

    米哈伊尔也是一时语塞,王通说的道理他也知道,事实上,对于昆赛尔家族的行事,他也极为不满,不管怎么说,罗兰都是自己的儿子,你们昆赛尔家族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下杀手,未免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吧,如果不是因为昆赛尔家族与他的纠缠太轻,现在又是罗曼诺夫与索瓦家族斗争的最重要的时刻,他都要对昆赛尔家族下手敲打了。

    可是现在嘛,真的不是时候啊!

    想到这里,他又狠狠的瞪了王通一眼道,“昆赛尔家族的事情我会处理,但不是现在,你……!”

    “你以前也说过这样的话,我也相信了你的话,结果呢,你根本就管不住昆赛尔家族,这些家伙的胆子已经越来越大了,越来越无法控制了,再这样下去的话,说不定就反客为主了。”王通的声音很大,大的连书房外面所有人都能够清晰的听到他近乎于咆哮的声音,“你要留着昆赛尔家族我不管,但我还是那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昆赛尔家族要是再惹我,我就把他们杀个精光!”

    “好啊,你来杀啊,先把我杀吧!”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声尖叫,一个人影如旋风一般的冲了进来,胁裹着森森的寒意,白色的刀光已经指向了王通。

    快,很快!!

    白色的寒光如电,刀光切来,一副要将他分尸数块的模样,只是对方的速度快,王通的反应更快,脚下退了一步,身体错开,眼中闪过一丝狰狞,一抬手,巨大的拳头便已经穿过了重重的刀影,狠狠的砸在了对方的身上。

    砰!!

    刀光顿时一敛,一道身影从书房内飞了出去,眼看就要撞到地面了。

    “母亲!!”

    书房外,传来一声惊骇无比的哀号之声,便见莱茵哈特已经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从空中落下来的身影。

    “母亲,母亲,你怎么了,你说话啊,母亲……!”

    倒在莱茵哈特的怀中,阿涅妮夫人一身猎装,状态还算清醒,量是显然在王通这一拳之下,她的内脏受到了重创,鲜血一口一口的涌入口中,根本就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到了吗,这就是昆赛尔家族的人,一个个的都像是养不熟的狗一样,动不动就要取了你的小命,取而代之!!”

    耳边,传来王通那云淡风清,带着浓烈的嘲讽味道的声音,莱茵哈特轻轻的将阿涅妮夫人放下,猛的抬起头来,庞大的龙威降临,仿佛瞬间刮起了十二级的狂风一般,龙压凝成了实质,化为巨大的压力,双眸充血,斗气涌动,周身包裹在一层金色的气流之中,发出低声的嘶吼,“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如野兽一般的低吼一声,腰间的长剑猛的刺出,旋风一般冲了过来,剑光凝成一点,破风撕空,竟然连一丁点的声息都没有。

    快,准、狠!

    可惜,不稳!!

    面对这宛如突刺的一剑,王通竟然动也不动,轻轻的抬起了两根指头,一夹!!

    剑光顿时收敛,便是他刚才那一往无前的气势与龙威,亦随之消失不见!

    灵犀一指!!

    莱茵哈特的长剑被王通两根手指牢牢的夹住,仿佛长在了他的手中一般,莱茵哈特连续拉了两次,都是纹丝不动的,“我亲爱的弟子,你还真是弱的可以啊,就这样的剑法,也要和我争锋吗?!”王通的语气愈发的刻薄了起来,指尖微微用力,便听“嘣”的一声,长剑崩断,碎成了数截,落到了地上。

    “去死吧!!”

    长剑崩断,莱茵哈特仿佛疯了一般,就像量只受了伤的野兽一般,凶猛的扑向王通,举起双拳,猛烈的砸向王通的面门。

    “啪!!”

    一声极为响亮的巴掌声响起,莱茵哈特刚刚冲上来的身体又如离弦之箭一般的倒飞了回去,还算是强壮的身体就这么被王通一巴掌给抽飞了起来,飞的老远,在距离阿涅妮夫人不远之处,才重重的摔落到了地上。

    “够了!!”

    看到还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儿子,再看着躺在那里吐血不止的阿涅妮夫人,他真的有些愤怒了,一把按住了王通的肩膀道,“够了!”

    “够了?”王通转头过来看了他一眼,耸耸肩,一道无形的劲力从肩头卸了下来,脱开了他的掌握,道,“好,这里是你的地盘,我听你的,不过,麻烦你告诉你这帮昆赛尔,别再来惹我了,我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也没有你这么好说话,好糊弄,再来惹我的话,我不介意再杀几个昆赛尔,直至把昆赛尔家族的血亲都杀个精光。”

    留下这句杀气腾腾的话,王通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余下一地惊愕的人们。

    ……………………

    ……………………

    “他真的这么说的?!”

    昆赛尔家族,拉菲尔昆赛尔比起几天前,仿佛又老了十余岁一般,满脸的皱纹已然堆到了一起,就像是失去了水分的干树皮,一双老眼早已经混浊,昏花,只是偶尔闪动过一两道精光,表示这位昆赛尔家族之中年纪最大,权威最重的老族长还活着。

    尽管他掌握着昆赛尔家族已经快五十年了,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将昆赛尔家族由一个小小的商人之家,变成了白石城,乃至于整个西境的有数的大商人,早已经处变不惊,但是这一次,最疼爱的一个孙子派瑞的死亡,还是让他的心情深受打击。

    当然,最让他担心的还是罗兰罗曼诺夫,那个奇迹般崛起的罗曼诺夫长子。

    “还没有查到那个叛徒的下落吗?!”

    他轻轻的咳了几声,用艰涩的声音,透着严重的不满,“他只是一个法师学徒而已,学徒,还没有转职,为什么会找不到他?!”

    “西洛夫大人已经定位了他的位置,但一连三次都失守了,他似乎有着惊人的感知,能够轻易的感受到别人的搜捕,还有……!”

    “我不要听理由,我只要结果!”

    拉菲尔重重的顿了顿手杖,砸在地面上,发出了咚咚的声音,“还有,那个罗兰,罗兰罗曼诺夫,口出狂言要消灭我们昆赛尔的人,底细,你们都搞清楚了吗?”

(本章完)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