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这不是法师塔,这是巫师塔!!”
    尖利的吼叫声刺破长空,狠狠的扎在周围人的心里。
    巫师塔,竟然是巫师塔!!
    这一刻,无论是伦德还是佩兰,又或者是之前信心满满的法诺,心底深处都有一种崩溃的冲动。
    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巫师的存在,但在普通人的心里,只是认为,巫师是与法师一样的法职者而已,但是,只有职业者,或者说,位阶高的职业者和大贵族才知道巫师代表着什么,一位建立了巫师塔的巫师代表着什么。
    巫师领!!!
    仅仅如此吗?
    高大的塔楼突兀的出现,无论是知情者还是不知情者,无论是原本就在这里的冒险者还是居心叵测,到这里来别人居心的家伙,当他们看到这一座高大的巫师塔竖立起来的时候,都在这一刻失语了。
    即使是那些经常走南闯北的冒险者,见识过不止一座法师塔的冒险者,看到这一座巫师塔的时候,都有一种叹为观止的感觉,因为它,实在是太高了。
    不要说在偏僻的西境,便是在帝都,也很少看到有这么高的建筑存在,即使是那些有名的法师塔,也没有这么高的,可以说,这座塔楼,是在场的所有人一生之中,见到过的最高的建筑。
    但,如果你觉得这已经结束了,那就错了。
    这座高大的塔楼立起来之后,一道赤色的光华自塔楼的底部开始一直朝着顶部延伸,光芒越来越盛,越来越亮,当接近顶部的时候,已然变的刺目起来,将整个依勒尔小镇,乃至于周围的魔兽之森照的亮如白昼。
    当光华到达顶部的时候,底层的光华开始向处推移,凝聚,最终,聚于塔尖,在塔尖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赤色光球,有如一个小太阳一般,释放着光和热。
    赤色的光球慢慢的自塔尖脱离上升,又上升了十来米,终于停了下来,刺目的光华猛的一下子收敛了起来,大家只觉得眼前又是一暗,仿佛天空中的太阳被乌云遮住了一般。
    再看那塔顶的赤色光球,却发现那光球内部竟然翻滚扭曲了起来,慢慢的,演化成了一个巨大的赤色的瞳孔。
    就在这瞳孔出现的一瞬间,所有灵觉敏锐的人都感到了身上隐约间产生了一丝的刺痛感,这是一种被人盯住的感觉。
    是的,瞳孔形成之后,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所有的一切,巨细无遗的暴露在了这只巨大的瞳孔之下。
    “这,这是……!”
    这个时候,即使是几名最强的中阶职业者亦完全失去了应有的反应能力,或者说,他们的心灵已经完全被震憾所取代,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无匹的信心与强势了,也只是和普通人一般,怀着惊惧而又崇敬的心情,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赤色瞳孔。
    而在赤色的瞳孔光华照耀之下,诸人也很难看清了下方那高大的巫师塔的真容,只能够隐约得见那是一尊形质十分奇特的高塔,共有九层,每一层都超过了十米高,而具体的细节,根本就无法判断。
    就在这个时候,巨大塔楼再次发生了变化,照耀四方的赤光再次开始凝聚,慢慢的,在空中化为了一张巨大的面容,这张面容虽然巨大,但是距离地面实在是太远了,所以,所有人都能够看的很清楚,认得王通的人,一眼就能够认出,这正是王通的面容,这尊王通面容的虚影气息博大,巍然浩翰,俯视天地。
    “我,罗兰罗曼诺夫,伟大的腥红大巫师的传承者,在此立下巫塔,以此为始,以此为终,目光注视之处,便为吾之领地!”
    声音高大宏亮,声传四野,气机牵引之下,凭空刮过一阵狂风,横扫当场,天地一片寂静,便是不远之处的魔兽之森,亦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之中。
    “不对,这里的元素之力消失了!!”
    久久的沉默之后,一些实力强大的人心神渐渐的平复了下来,但是接下来,便是一阵阵的惊呼,因为所有的法职者都惊异的发现,自己的力量无法调动了,除了原本敏锐的感知之外,所有的一切法系的力量,都完全消失了,也就是说,依勒尔小镇,乃至于周围,完全变成了一个魔免区域。
    末法之眼,魔免力场,魔免之域!!
    巫师塔与法师塔最大的区别便在于,巫师塔拥有一个领域。
    一个与巫师的天赋力场类似的领域,这个领域之内,可以扭曲一种法则之力,在这个领域的笼罩之内,巫师便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威力,而在这个领域的笼罩之内,便是巫师领。
    这也是为什么巫师被称之为天然领主的原因之一,当巫师塔树立之后,很少有人会傻到在这个领域之内去挑战一名巫师,除非对方是高出一级的巫师。
    “巫,巫师,他,他竟然是巫师!!”
    “罗兰罗曼诺夫,他,他不是术骑士嘛,怎么会突然之间变成巫师了?!”
    “巫师,该死,怎么会是巫师,他怎么会是巫师?!”
    “不会吧,巫师啊,想不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能够看到巫师,不对,我没有见过领主大人,但是我,我亲眼看到了一座伟大的巫师塔的诞生!!”
    ……………………
    …………
    短短几息之内,依勒尔小镇之中不同的人,心中的念想不断的翻滚着,当然,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懵懵懂懂的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天空之中的那张慢慢消失的面孔,不知所措。
    “这下子,麻烦了!!”
    法诺骑士面色难看,一动不动,不是他不想动,而是根本就动不了,就在刚才,当巫师塔上空那赤色的瞳孔出现的时候,他便觉得不对,想要动身离开,可是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无论他如何催动自己的斗气,都无法摆脱这种僵直的状态,心神之中,那只巨大的眼睛,仿佛一直盯着自己一般,而在他的不远之处,佩兰同样面色难看,他是中阶法师,灵觉敏感,元素感知更是敏锐,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与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两样,周围的各种元素竟然全部消失了,一丁点的气息都没有,没有了天地之间的元素,他的魔法自然也就施展不出来,事实上,就算是周围的魔法元素充足,他也一个魔法都施展不出来,因为他浑身的魔力全都消失了。
    惟一比法诺好的是,他还能够自如的行动,如果是平时,遇到眼前这种情形,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杀死法诺这个老冤家,但是现在,他什么也顾不得了,跌跌撞撞的冲出了门,朝着领主府的方向跑去,前方,正是刚刚树立起来的巫师塔,赤光之下,幽暗难明。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