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切尼的经历,是一部狗血剧,如何狗血?
    你可以将所有小说之中主角被欺压的情节都用到他的岙上也不为过,这厮私生子出身,从记事的时候开始便是昆赛尔家族中的奴仆,亲生老子认为他的出生是一个耻辱,从来就是不管不顾,亲妈死的早,后妈带着一众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肆意的欺压他,他只能够曲意逢迎,忍辱负重,这让他成功的活到了现在,但是也让他对于昆赛尔家族充满了恨意。
    现在,昆赛尔家族倒台了,他本应该非常的高兴才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初始的兴奋之后,他心中突然之间产生了一种空落落的感觉,甚至有一丝的不舍。
    这也不难理解,从小到大,他都是生活在昆赛尔家族,对于昆赛尔家族有一种天然的归属感,哪怕对于这个家族再恨,也无法抹去他身上昆赛尔家族的血脉,以及他对于这个家族在骨子里的认同,说白了,这只是一个造反者,而不是一个灭门者,他只是想要成为昆赛尔家族的统治者,把原本的统治者变成自己的奴仆罢了,并不是要真正的消灭这个家族,所以,当王通向他提出了这个建议的时候,他有些犹豫了起来,甚至,砰然心动。
    接掌整个昆赛尔家族,让以前欺负他的,侮辱他的,看不起他的家伙们都成为自己手下,奴仆,让自己那些兄弟姐妹们匍匐在自己的脚下,让他们舔自己的脚趾,这可比把他们杀死更加有吸引力啊!!
    富贵不还乡,有如锦衣夜行!!
    这个世界没有这样的说法,但是却有这样的想法,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人人厌恶的私生子了,自己是巫师罗兰大人的下属,一名拥有着强大血脉力量的术骑士,甚至,这种强大无比的血脉来自于自己母亲的一族,也就是说,自己的母亲也不是什么贱民,而是拥有着高贵血脉的存在,只是暂时落难而已,老子的血脉要比你们这些家伙高贵的多,你们凭什么看不起我,要奴役我,现在换我奴役你们,方才算是将一切导入了正轨,而昆赛尔家族,亦会在我的手中复兴,甚至变的更加的繁盛,强大。
    说到底,其实也是俗人一个。
    思虑至此,他的眼中不禁闪动起了野心的火花,抬起头,对王通坚定的道,“罗兰大人放心,只要您愿意把昆赛尔家族交给我,我一定会尽全力为您以及为您的家族服务。”
    “很好!”小切尼的反应让王通十分的满意,他不怕底下人有野心,就怕那种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的蠢货。
    如果说以前昆赛尔家族对他而言是一个麻烦的话,那么,现在连一丁点的麻烦都算不上了,最多只是一个选错了对手的倒霉蛋而已。
    自己成为了巫师,拥有了自己的巫师领,再将罗曼诺夫以及索瓦领吃下来,仅以领地而论,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为了西境之中最强大的贵族领主了,不过领主不仅仅只是一个称号,还需要经营,谁经营,凭罗曼诺夫家族那帮子脑子里对长肌肉的白痴吗?
    他们,仅仅只是用来打架的,冲杀的,和经营根本就搭不上边,而昆赛尔家族显然是最好的选择,做生不如做熟,只是以前,米哈伊尔对这个家族放的太宽了,最后尾大不台,可是自己并没有这个顾忌,也没有这个隐患,在自己的手下,这个家族不可能有尾大不掉的发展空间,只能够成为罗曼诺夫家族的从属而已,“你能这么想很好,佩兰先生,你把小切尼带回去,把我的意思告诉伯爵大人,具体怎么操作,就不需要我来操心了吧?!”
    “这是当然!!”
    听了王通的话,佩兰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尽管他和昆赛尔家族并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不过身为一名学者,施法者,也不想看到白石城当真血流成河,毕竟当家不闹事,闹事不当家,很快罗曼诺夫便会成为白石城绝对的统治者,又拥有着压倒性的力量,根本就不怕别人闹事,也没有人敢在他们的眼前闹事,只要自己不闹事,那么这一场看似巨大的风波,就会平静的度过了,无论是对罗曼诺夫家族,还是对白石城来讲,其实都是一件好事。
    “好了,我有客人来了,你们先出去吧。”说话之间,王通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目光微微闪动,从摇椅之上坐了起来。
    “是!”
    伊达戈尔与佩兰两人目光俱是一动,不过既然王通已然下了逐客令,他们也只能离去,至于小切尼,他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此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跟着两人低头离开。
    王通站起身,慢慢的走到大殿的中间,他的巫师塔其实并不是什么巫师塔,而千光琉璃殿所化,只是根据这个世界的天地法则,对千光琉璃殿进行了一些改造罢了,但至少表面上看,具有巫师塔的一切特征。
    也因为是由千光琉璃殿直接改造而来,因此内部的空间非常的大,相当于拥有一个独立的位面,当然,这个独立的位面,也就是千光琉璃塔的内部世界早已经被他隐藏了起来,否则被人发现的话,还不知道要惹出什么巨大的纷争呢。
    而他接见佩兰等人的地方是他的起居室。
    说是起居室,其实就是一个套间,书房、卧室、客厅三位一体,而在起居室的旁边,便是他的实验室,还有一个小门通着,因此非常的方便。
    这个起居室的客厅很大,就像是一个大议事厅一般,比起罗曼诺夫家族的议事厅来,只大不小,在客厅的正中心,两株奇形怪壮的金属树形雕塑树立在那里,组成了个类似于门户的东西,在它们的周围地面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紧密相联的符阵,而这些符阵又按照一定的次序,形成了一个玄妙的,超乎相象的阵法。
    看着几人退出了客厅,王通慢慢的走到这两株铁树之间,手中持着一根长长的魔杖轻轻的点地,嘴里发出一阵阵细密的咒文,随着他口吐咒文,地面的符文一道道的次第亮起,赤金色的光芒很快便覆盖了整个符阵。
    呼!!
    当光芒彻底的将符阵覆盖之后,开始沿着铁树的树干向上延伸,一直到每一根精细的树枝,随后,两棵铁树之间,便被赤金色的光芒彻底的覆盖,随后,两棵铁树中间的光华扭曲翻涌,慢慢的,形成了一个一人高的光门,一道人影,自光门之中出现,慢慢的走出了光门,周围流光又是一阵的闪动,慢慢的黯淡了下来。
    出现的人影是一名头戴着兜帽,遮住了面容的古怪人物,走出光门,看到王通,慢慢的将头顶上的兜掀开,露出一张绝美的面容,朝着王通微一行礼道,“白星高塔,一级巫师米兰达见过罗兰阁下!”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