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老师您竟然亲自来了。”列那的声音有些沙哑,干涩,手中的长剑握的更紧了。
    “我不能不来,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但是亦是我最大的错误,不将你从这个世上抹去的话,我心中不安啊!!”
    一道细细的水流在他的身边游走,仿佛一条小蛇一般的灵活,这一条看起来十分灵动的水流,看在列那的眼中已然变的极为恐惧,身为雪诺的弟子,他太清楚自己师父的实力以及这一条小小细流的恐怖了。
    “老师,我,我不想与你为敌!”
    “与我为敌,你觉得你够资格吗?还是因为你成了巫师学徒,就膨胀到了这个地步呢?如果是如此的话,那我真的对你很失望啊,列那!”
    说话之间,那条细流陡然之间崩的笔直,化为一根冰箭,急速的射向列那,饶是列那对这样的攻击早有准备,亦有些不及躲避,只来得及将自己的身体微微一侧,避过了要害的部分,冰箭刺入了他的身体之中,并没有射穿,而是将他的左手臂刺出了一个洞口之后,化为了水流,就这么融入了他的伤口之中。
    “呃!!”
    列那面色大变,想也不想,抬起右手,手起剑落,瞬间便将自己的左臂斩了下来,身形随后化为一道银色的霹雳,消失不见。
    “咻!!”
    就在他的身形消失之后,落在地面上的左臂伤口之中,那条细小的水流飞了出来,再次回到雪诺的身旁,环绕而行。
    “很有意思的逃遁方法,不过,你之前从来没有用过,应该你最后的逃遁手段吧,如果我推测的没错,你之前没有用这种逃遁的手段,一是因为这种手段会给你带来极大的负担,二来是因为这种手段根本就逃不远,是也不是!”说话之间,那道水流猛的再次崩直,射出。
    当!!!
    水流瞬间射出两百余丈,一道银色的光芒闪动了一下,列那露出了身形,仅存的右手长剑挡住了这水流的一击,随后,他猛的低喝了一声,一道道银色的电光自他的身体周围升腾起来,护住了全身。
    不但如此,在银色的电光闪动之间,天空之中竟然亦出现了种种的异相,原本万里无云,干燥无比的天空之中竟然水气凝聚,形成了一朵朵的云团。
    “有趣,这应该就是那件神秘巫器的威力了吧?!”
    尽管威势很大,但是速度并不快,给了雪诺足够的出手时间,然而雪诺并没有趁机出手,反而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看着那一道道银色的雷霆将列那包裹起来,任由天空之中越来越浓烈的雷云凝聚,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老师,这是你逼我的!!”
    在银雷的雷霆笼罩之下,列那的身形越来越高大,雷云之中,很快便响起了阵阵轰隆隆的雷声,雷声之下,一尊巨大的雷霆巨人隐然出现在他的身后,与他的气势相连,威势有如山岳崩塌一般,狠狠的冲击着雪诺的神经。
    “这是远古的雷霆巨人啊,原来你拥有雷霆巨人的血脉,怪不得在水系法术之上有这么强的天赋,想来那件巫器也应该与雷霆巨人有关,你才能够得到他,运用他,对不对?!”
    “我不知道,我对这件巫器一无所知,我只是无意中得到它,得到了血脉术士的传承罢了,这难道有什么错吗?”化身为巨人的列那语气之中充满了愤懑之情,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所重视的一切,都化为了乌有,仅仅就因为自己是一名巫师学徒,这公平吗?
    “你当然没有什么错,你不但没有错,而且还很杰出,很优秀,能够收到你这样的弟子,是我这一生之中最大的幸运,而且以你的资质与天赋,不出十年,一定能够超越我,成为伊索比尔,不,应该是诺兰德大陆之上最强大的法师,甚至有机会屠神封神,又或者是晋身为更强大的巫师行列,这一切,对你而言并不困难,但是可惜,你生错了时代,如果你能够早生二十年,不,十年,一切都会不同了。”
    “就因为我生错了时代?!”
    “是的,就因为你生错了时代,你还没有时间强大起来,你还很弱小,这就是你的错,记住,我的弟子,这是我教你的最后一课,弱小,就是原罪啊!”说话之间,那道刚刚被挡住的水流一下子变的灵活了起来,迅速的钻入了漫天的雷霆之中,不断的游走着,吸收着周边的水汽,不过是几息的时间,这条水流便将周围漫天的水气全部吸的一干二净,甚至连天空之中的一团团雷云中的水汽亦被吸的一干二净,漫天的雷云消失了,周围的天地为之一清,只余下了列那周身那一道道银色的雷霆与他身后那巨大的雷霆巨人的虚影,显得十分的突兀与孤单,而那道水流,则因为吸收了太多的水汽,化为一尊巨大的水蟒,巨大而凝实的身体丝毫不逊色于列那身后的雷霆巨人虚影,“我的弟子,能够死在我的手里,也算是你的幸运啊!”
    说话之间,水蟒巨大的身躯卷向了列那,列那只见那庞大无无比的身躯直撞过来,根本就是避无可避,怒喝一声,无数银色的雷霆凝成一团,击向那尊水蟒,可惜,数百道粗如儿臂一般的雷霆,只能够在水蟒的身上荡起阵阵轻轻的涟漪,完全无法阻止巨蟒的身躯撞过来。
    轰!!!
    巨大的身躯直接撞开了银色的雷霆,将列那已然变的巨大的身体卷了起来,一点银色的光华自他的眉心之中绽放出来,在列那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刺目的雷霆屏障。
    卡卡卡卡卡!
    水蟒的身躯与那雷霆屏障搅在一处,发出一阵阵令人牙酸无比的挤压之声。
    “嗯?!”雪诺眉头微微一挑,“想不到这件巫器的威力竟然这么大,闪电雷霆本身是能量体,无形无质,竟然被他凝成了实质,这样强大的巫器,也不该是列那所能够操纵的啊,为什么会,不对,他在突破!!”
    陡然之间,雪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神色变的古怪了起来,在那雷霆屏障之中保护着的列那身上,突然之间透出了一丝莫名的气息,随着这一股子气息越来越强,越来越盛,之前被撞碎的巨大的雷霆巨人的虚影再次出现在他的背后。
    “他在燃烧血脉,借助血脉的燃烧之力来突破现在的境界,使自己精神力物质化,真是不错,也算是果决,可惜,太晚了!!”
    雪诺的目光微微一凝,巨的大蟒瞬间化为一道巨大的洪流,撞上了有如实质的雷霆屏障,与此同时,那道细细的水流再现,崩紧凝固,通体化为了一种金属之色,无声无息的刺入了雷霆屏障之中,那雷霆屏障的确是有几分的本事,轻松的将那洪流挡在了身后,但是那道细流所形成的金属色长刺,却仿佛刺破了虚空一般,扎入了雷霆屏障之中,刺向了列那的喉间。
    “再见了,我最杰出的弟子!”
    雪诺轻叹一声,叹息声中,透着巨大的遗憾。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