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主宰世界,这是诺兰德大陆之中所有人的共识,但是今天,王通竟然跟她说这个世界的真正主宰是人类!
    一开始的时候,米兰达还有无法接受,认为王通是胡说,但是再细细想想王通的话,未尝没有道理,诸神,最多只能够说是在管理整个世界,甚至他们还将自己的管理权下方到各个神殿,各个帝国,但是人类呢?
    具体管理世界的是人类,向诸神提供信仰的是人类,为诸神而战的也是人类。
    甚至,如果没有人类的话,诸神能不能够存在都是一个问题。
    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王通所言的人类主宰世界也是正确的,如果有一天,巫师真的将人类从神灵那边拉过来的话,那么,诸神肯定是不战自溃的。
    但是那可能吗?
    身为巫师的一员,他太清楚巫师的德性了。
    巫师强大是不假,但巫师同样自大,残忍、疯狂,似乎从踏上了巫师之路开始,身上便会多出一种疯狂的因子,想要像诸神一般的统治世界,恐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即使有一两个有理性的巫师存在,可是却无法保证大多数的巫师存在理性,万一哪个巫师突然之间冒出来一个念头,要做一个实验,血祭整座城池呢?这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甚至如果真的让巫师统治了世界,这样的事情会成为常态,甚至米兰达认为,一旦让巫师占据了统治地位,人类在诺兰德大陆之上能不能存活一百年都成为了问题,就如同传说中的巫师世界一般,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普通人类生存的空间了,巫师的数量补充也只能够通过他们所征服的其他位面而来。
    想到这样一个结果,即使她身为巫师,亦有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将人类拉到巫师这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你这个想法太可笑了。”
    “可笑吗?!”王通摇头道,“一点都不可笑,巫师之所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占据主导地位,一方面是因为神灵的力量的确是太强了,另外一个方面便是因为那位巫师王的心思根本就是不是在这个世界的权利之上,他的需求很简单,就是原血之种的源头,除此之外,他对这个世界不感兴趣,所以从来就没有想过在这个世界好好的发展巫师体系,甚至他为了原血之种,与那位创世神达成了相关的协议,在一定的程度之上,压制了巫师的发展,我甚至怀疑这一次的神喻集体下达,便是巫师王已经与诺兰德大陆的创世神达成了一定的妥协,通过牺牲这一位面的巫师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这不可能!”如果说之前米兰达还觉得王通的话有些过于理想的话,那么,现在王通的话却是完全的大逆不道了,那位巫师王对于这一界的巫师而言,便相当于信徒对于自己的信仰一般,已经成为了这一界所有巫师的信仰,也几乎就是一个相当于神的存在了,而且这些信徒还都是类似于狂信徒的存在,你让一名狂信徒去置疑他们的神,相信他们所信仰的,所敬幕的神其实是在暗中的害他们,这怎么可能呢?
    甚至就在王通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明显的感受到了米兰达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敌意,如果不是顾忌这里是王通的地盘,还是顾忌王通现在的实力远在她之上的话,她恐怕已经直接动手了。
    “好吧,我知道我这么说你有些难以接受。”
    对此,王通显得有些无奈,也不再强求,只是道,“不管怎么说,对于任何一个世界,任何一个位面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做为一个位面基础,信仰基础,生产基础,资源基础的人类,既然不能将人类彻底的争取过来,也要想办法让他们改变一些立场,不要让他们跟在诸神的后头到处乱撞,让他们成为诸神的炮灰。”
    “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米兰达的证据变的僵硬起来。
    “这其实很容易。”王通看了米兰达一眼,“人都有从众心理,大多数人是没有主见的,这个世界的真正统治者其实是那些贵族和神职者,他们才是人类的领导者,我们首先要分清谁是朋友,谁是敌人,神职者是我们的死敌,是不可教化的,所以他们不需要考虑,但是贵族不同,他们是贪婪的,他们的堕落的,最重要的是,他们是权力的真正把持者,一直与神职者争夺着巨俗的权柄,对我们而言,他们是可以拉拢的,还有那些商人们,他们比神职者更不堪,更好拉拢,你看这白石城中,每天进进出出这么多的商队,他们都是商人,为了生意,为了财富,他们根本就不会顾虑什么神殿的禁令,什么帝国的命令,他们追求的只是利润,而这恰恰是我们最不缺的,拉拢那些贵族,利用这些商人,让他们给神职者使绊子,拖后腿,慢慢的影响这个世界的信仰结构,只需要几百年的时间,便可以将这一界诸神的力量削弱到极限,你看,这并不难吧,我能够想到这些,那位巫师王也能够想到这些,但是他什么都没做,他只是……!”
    “够了,我不想听你这些污蔑伟大的巫师王的话!”
    “好吧,不说就不说!”王通看着面色气的通红的米兰达,呵呵的道,“我这边的形势已经稳定下来了,而且有了巫师塔,相信那些神灵即使对我再痛恨,也不会拿我来开刀的,至于巫师联盟那边,听说,已经有巫师领被击破了,是不是真的?!”
    提到这件事情,米兰达的神色黯淡了下来,“吉德巫师的巫师领被黑暗神系攻破了,所有的巫师学徒都被杀死,吉德巫师也身受重伤,逃回了巫师联盟。”
    “听说当时,黑暗神系成功的截断了他巫师塔中的传送门?!”
    “不错,所以,联盟已经向所有的巫师领发出了警告,建议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回转联盟。”
    “同时将巫师塔带回联盟,收缩防御。”王通嘴角闪过一丝冷笑,阴阴的道,“倒是打的好主意,这样一来,只需要通过相应的布置,联盟的防御力便可以几何级数的上升,同时又将所有的资源归于联盟。”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去联盟了,你这个将联盟想的太坏了,或许你觉得所有人都和你想象的一样,卑鄙无耻。”
    “我,我只是觉得,久守必失啊!!”
    久守必失!
    光想着守是守不住的,这也是为什么王通会和米兰达废话那么多的原因,在他看来,巫师联盟其实早就被巫师王卖给了诺兰德大陆的创世之神了,这没有什么好置疑的,至于现在为什么还没有被消灭,也只是那位巫师王想要多一点筹码而已,换句话说,巫师联盟已经没有前途了。
    但是王通还是不得不帮他们一把,至少自己现在也是巫师,一旦巫师联盟快速的失守,甚至被彻底的消灭,那么,自己便会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他可不想面对诸神的联合打压,当然,真正想要让这个世界的诸神联合起来对付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他还没有弄的天怒人怨之前,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诺兰德大陆的神灵数量众多,也就意味着每一名神灵都拥有着自己的地盘,除了几个真正强大到了极点的神灵,信仰遍布整个诺兰德大陆之外,其他的神灵,都会小心翼翼的扩充着自己的信徒与领域,不会突然之间大规模的扩张自己的信仰,发动圣战,当然,这是在和平时期,到了战争时期,到了诸神的黄昏,一切的规则将会不再存在。
    “可惜,如果不是准备不足,我也不会这么提点你们巫师联盟啊!”
    送走还有些愤愤不平的米兰达,王通目光之中透着丝丝的银星,穿过重重的虚空,隐约间,看到那一条命运的洪流,与时空母河一起,滚滚向前。
    “是该下决心了,这么多年来的经历,这么多的遇合,这么多的奇遇,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朝着这个方向而来,如今已然是不可逆转,不可改变了,我的大罗之道,已然是不可回头了!”
    脑海之中,电光流转,无数的记忆景象在脑海之中回溯,流转,最终,化为一条晦涩无比的大道,与此同时,他的周身气息亦变的深幽玄妙起来,隐约之间,化为一个黑洞,要将周围的一切都吞噬干净。
    吞噬之道!!
    任何一名大罗金仙,都会领悟出属于自己的一条道路,形成一条大道,这与神灵有些类似,但是却也有着本质的不同,神灵是依附于规则,依附于大道,因此在得到了超绝的力量的同时亦会受到本身的规则限制,大道的限制,在诺兰德大陆之上,无论是各个位置的土著神灵,还是挣脱了位面法则的真神,他们都会受到这样的限制,这也是他们最无奈的地方,受到的限制实在是太多了,但是大罗金仙不一样,他们并不是依附于大道,也不是依附于规则,他们是自开一条大道,自开一条规则,即使已经有了类似的大道与规则,但是每一个人的体悟不同,所开的大道亦并不完全一般,就如王通一般,经历了这么多,修炼了这么多,学习了无数的法门,功法,最终形成了独属于自己的武学之道,与此同时,他的根性亦完全的显现了出来。
    在他一身所学之中,最适合他的,竟然是吞噬之道!
    是的,吞噬之道,源于北冥神功的吞噬之道,源于穹天暗皇图的吞噬之道。
    风起于青萍之末,一切,都源自于他的根性,他的本能,他的命运。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