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才出来,是不是太晚了!!!

    在自己的意识海之中,面对再次出现的金角意志,不知为什么,王通突然之间有了一种放松无比的感觉,这一次,或许是他最为轻松的一次,因为他已经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一股意志的深浅了。

    是的,以前无论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即使是金角的意志出现是为了帮助自己解决麻烦,但是每一次出现,都让他感到心悸无比,各种各样不好的感觉便会笼罩在身上,那是一种出自于本能的,心底深处的恐惧感和不安感,那是一种下位生物对上上位生物的臣服感。

    这一次,虽然仍然能够感受到这一股意志的强大,可是王通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害怕,不再恐惧,甚至已经有了足够的信心来对抗了。

    心神微动之间,意识海开始翻滚了起来,那只金色的眸子睁开的瞬间,释放出了巨大的威压,似乎要将他的意识海冻结,不过,王通的意识海今时不同往日,开始卷起了阵阵的漩涡,一道道的漩涡翻腾,将那一股冻结一切的威压绞碎,磨粉,化为最为原始的意志力量,然后吞噬,随着这些漩涡越来越强,越来越大,融为一体,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了一道接天连地,席卷一切的龙卷风,直接将那金色的眸子吞噬了干净。

    “可惜,这只是无相钧天大力神通自发形成的意志,并非金色的本体意志,否则的话,我得到的好处应该还会更大。”

    似乎是得到了许多的好处,王通不免有些自得起来,只是自得之后,又不禁失笑起来,这才哪儿到哪儿啊,自己就开始得意了,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这只是第一阶段的胜利,刚刚吞噬掉一些无相钧天大力神通自生的意志,便已经开始惦记着那金角本体了,这未免有些得意忘形了。

    是的,是有些得意忘形了,如果让陆压那厮知道自己的想法,还不把自己给嘲笑到死啊。

    不过,现在也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尽管解决了本体的隐患,但现在本体还是在被梦魇世界的束缚之中,自己还是梦魇领主之一,无法脱离梦魇世界的掌控,这也是对自己不利的一件事情。

    现在,进入到哪一步了?!!

    吞噬了本体自身的意志之后,王通感到自己的念头已然无比的通达,浑身的力量已然达到了巅峰。

    这是真正的巅峰之时,强大的,近处于金角吞星兽本体的力量,强大的,统一的,近乎于星主级别的精神力量,完美的融合到了一处,冥冥之中,他似乎感应到了某种呼唤,在无尽的虚空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与自己隐隐的呼应一般。

    这是本命星辰的呼唤,这是本命星辰的力量,修炼到了这个境界,已然能够感应到了本命星辰的存在,但是属于自己的本命星辰还没有点亮,自己还差那最后一步。

    王通深吸了一口气,身体微微用力,感受到了周围那些符文锁链的束缚之力,目光微微的眯了起来,已然彻底化为金色的双眸透过了重重的封印,落到了深渊世界与梦魇世界的交界之处,自己的机会就在那里。

    此时,他清晰的看到,虚空之中,一团粉色的光芒舒展着躯体笼罩着虚空的“上半部分”,而一团黑暗的深渊,伸展着无数的触手,笼罩了虚空的“下半部分”,两者的中间,便是宛如微尘一般的诺兰德大陆,此时,双方的较量已然分出了胜负,诺兰德大陆几乎已经完全脱离了深渊的掌控,被梦魇世界收入囊中,那周围闪动着的阵阵幽光,正是王通所布下的祭坛的产生的阵阵光华,这些光华,在这一片虚空之中,完全不显眼,甚至都仿佛不存在一般。

    然而,在冥冥之中,王通的意识与这一道道微光勾连了起来,在勾连的一瞬间,一股极为晦涩的波动突然之间闪动了起来,这波动虽然细微,虽然晦涩,几不可闻,可是随着这股波动的出现,王通明显的感觉到了周围束缚在他身上的锁链有一种消融的迹像。

    不,应该说是同化。

    锁链本身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弱化,但是却将这些波动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而当这些波动延伸到了王通的本体之时,又将王通的本体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所以,王通便感觉到了轻松了许多。

    这也是在他的预料之中,将一个世界献祭给梦魇世界,即使梦魇世界没有什么奖励,但是身为献祭者的自己,在献祭成功的一刹那,一定会被梦魇世界认同的,而自己需要的便是这一刹那之间的认同,以及,深渊世界的发疯。

    是的,深渊世界要发疯的。

    诺兰德大陆是深渊世界的原生位面,根红苗正,直接在深渊晶壁系之中献祭一个深渊世界的原生位面,即使这个位面不算太大,也不算太重要,却也是深渊所无法容忍的事情,深渊无法容忍,必然就要反击,而他反击的手法同样暴烈,而梦魇要应付深渊的反击,必然会调动大量的力量,梦魇调动了力量,那么对于他们这些梦魇领主的控制也会在这一刻降低,那个时候,便是自己脱离梦魇世界掌控的时刻。

    随着诺兰德大陆被梦魇大口的吞噬,深渊终于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愤怒的咆哮之声,一条条笼罩着整个虚空的黑影陡然之间窜了出来,化为一道黑色的、布满了吸盘和利齿的触手,狠狠的朝着梦魇甩了过来,几乎与此同时,梦魇之上亦光芒大放,伸出了一条条有如锯齿一般的利爪,迎向了这些触手,就在那些布满着锯齿的爪子探出去的瞬间,王通金色的眼眸猛的一闪,一枚微尘大小的骰子从他的眉心飞出,随后炸裂,化为了粉尘。

    命运骰子!!

    这是他在诺兰德大陆炼制的神器命运骰子。

    随着命运骰子的炸开,王通的目光幽幽,清楚的看到了一道连接着自己与梦魇世界的因果之线迅速的断裂开来。

    吼!!!

    在因果之线断裂开来的一瞬间,已然彻底金角化本体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怒吼之声,身体一震,有如游鱼一般的在刹那之间,挣脱了所有符文锁链的束缚,不,不能说是挣脱,只能说是滑!!

    是的,他从无数的符文锁链之中滑了出来,在那一刹那,他仿佛化身为浑身布满着油腻的游鱼一般,脱出了束缚。

    就在他脱出束缚的同时,梦魇世界伸出的利爪与深渊世界探出的触手狠狠的绞杀在一处,两个世界同时换震动了起来,时间与空间同时爆裂开来,两个世界周围一片混浊。

    就在这一片混沌之中,一点灵光急速的从梦魇世界之中冲出,没入了茫茫的虚空之中。

    嘶……吼……!!!

    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在这一刻,梦魇世界亦发出了一声愤怒无比的嘶吼之声。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