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虽然不是武者,不过在武者手下当差,经营着这么一座客栈,对于武者的一些事情也很清楚,听了王通的话,亦不由一阵的沉默,笑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想成为武者,不但要花费大量的钱财,还有一路刀头舔血,表面上威风,实际也就那么回事。”

    “是啊,其实也就那么回事。”王通笑了笑,这掌柜的话听起来有一点馊鸡汤的味道,在任何一个世界,都是力量为王,如果有机会拥有超出凡人的力量,谁不愿意呢?

    说到底,其实就是时也,命也,不可强求。

    说起来,这是一个不错的人,和他的长相一样,和和气气的,一副和气和财的模样。

    一番酒菜下来,两人都显得有些醉熏熏的,各自散去。

    王通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搬货工人,之所以能够和掌柜坐在一起喝酒,完全是因为他一个人干了两三个人的活,别人早就回去休息了,只余下他一个人在这货栈之中,而这个叫龙岗的掌柜也不介意多一双筷子而已。

    酒足饭饱,还带着一点的醉意,王通回到了货栈专门为他们这些外地扛活的工人安排的住处,一间大大的仓库一样的房子,里面是一张桌子,然后两边便是两排大通铺。

    还没有进屋,远远的便能够闻到这屋子里头传出来的那浓浓的异味,汗臭味、脚丫子味还有一两个人有的狐臭味,全都聚集到了一处,闻之欲呕。

    屋子里头有不少人,见到王通来了,很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来。

    并没有发生什么狗血的故事,事实上这故事在一个月前发生过,只是当王通一只手将来找麻烦的那名工人提起来之后,便再也没有人敢来挑衅了。

    “通哥,回来了!”

    “通哥好!”

    “通哥,你坐!!”

    ………………

    …………

    王通进得屋内,便是一阵阵招呼声,十分的亲切,仿佛见到老大一般。

    王通对众人笑了笑,走到了那通风窗下的那个铺子,一屁股坐了上去,这是屋内最好的一个位置,本来就是给屋内的老大留的,现在王通就是老大,这个最好的铺位,自然也就归他了。

    “老大,龙掌柜又请你喝酒了吧?!”

    刚刚坐下,一名瘦小的年轻人便凑了过来,一口黄牙,满脸的羡慕,这家伙大名彭正,不过大家都叫他排骨,身材瘦小,力气也不大,每一次干活,都是他最少,拿的钱也最少,如果不是龙岗看他可怜,早就把他给赶出去了,好在他虽然身体不行,为人却是机灵,擅长溜须拍马,又是个耳报神,活的还算滋润,最喜欢做的就是打听小道消息,这阳光集还真的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呵呵,我贪功,回来的晚,你们这帮吃货又把饭菜都吃光了,龙掌柜又是个忠厚人,自然不会看着我饿着肚子回来不是。”

    “这倒也是!”

    彭正嘿嘿的笑了起来,神神秘秘的道,“不过我看啊,龙掌柜看中你,恐怕还有其他的原因哦。”

    “其他的原因?!”王通挑了挑眉头,看着他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笑骂道,“你这小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卖什么关子啊!”

    “那是,那是,我看啊,龙掌柜是想招你当上门女婿!”

    “什么?!”

    王通吓了一跳,面色惊愕,不但他是如此,这屋里头大部他都是光棍汉子,一听这个话题,全都来了精神,凑了过来,一个个都露出了兴致勃勃的样子。

    “我说排骨,你可不要乱说话啊!”

    “就是就是,那可是龙掌柜,小心传出去,掌柜的扒了你们的皮!”

    “就算不扒你的皮,把你赶出去,我看什么地方还敢要你!!”

    大家七嘴八舌的道,有一百个不相信。

    “这种事情,我怎么敢瞎说呢?!”

    看到众人不信,排骨露出了不爽之色,“你们想想,龙掌柜的夫人早就去世了,就留下一个女儿,都快十八了,还没有嫁出去,不就是想着招一个上门女婿吗?只是一直以来没有合适的,通哥虽然刚来,但无论是人品还是长相都是上上之选,又勤劳又能干,这样的女婿,上哪儿去找啊,他能不动心吗?!”

    “是吗?!”

    王通听着笑了笑,摸了摸脸,露出会心的笑容道,“你说的只是你的推测,别忘了,我可是来历不明之人啊!”

    什么叫来历不明?

    大乾王朝有着强大的体制,各项制度都非常的完善,特别是户藉制度,像王通这般,拿不出户籍的,就是来历不明之人,严格起来,是要抓起来坐牢的。

    不过现在大乾王朝已然经历了六百余年,表面的盛世之下,暗藏衰败,各地土地兼并,隐藏人口的现象非常的多,特别是一些地方的豪强大族更是如此,所以地方官府也就挣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早没了开国之初那么严峻,甚至,只要出的起银子,就可以到当地的官府去补上一个户籍,这也是王通的意思,毕竟他现在变成了一个凡人,还要在这大乾王朝之中生存,了解这个域外世界,总是来历不明也不是个事儿,只是他想的手段却是和旁人不一样,还没有到实施的阶段,想不到却听到了这个消息。

    “来历不明,那又怎样,现在来历不明的人多了去了,不就是三百两银子的事情吗?对掌柜来说,这都是小钱,只要你愿意,很快就会有户籍了。”

    “你这小子,怎么听着好像来做说客的?!”王通从他的话语之中慢慢的听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面色变的古怪了起来。

    “瞧您说的,我不过也就是这么一说,不是来做说客的。”排骨有些讪讪的道,“这是我从锦衣那里听来的。”

    “锦衣?!”

    王通脑海之中闪过一个十一二岁的女童面容,这个锦衣他是知道的,乃是龙掌柜家的一个婢女,一直都跟在龙小姐的身边。

    “你怎么和人家小丫头勾搭上了,小心被掌柜的发现,把你沉河了。”

    王通语气有些不善的道,对于这种勾搭幼女的行为,他一直是深恶痛绝的。

    “通哥你说的哪里的话,我怎么敢呢?是我今天去四婆家的店吃汤饼,正好碰到锦衣和玉衣两个丫头在那里订菜,两人唠叨了半天话,我在旁边听到的。”排骨打了个寒战,小声说道。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