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森今天的酒喝的有点多了。

    感觉到自己的头晕乎乎的,晃当着身子,一步步的朝着山门行去。

    这是他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他已经知道自己完全被祖父放弃了。

    虽然说还顶着长老弟子的头衔,时不时的,师父还会来关照几句,指点指点,但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相罢了,因为资源没有了。

    修炼是需要大量的资源的,在自己十六岁之前,别人想都不敢想的资源对他是敞开来供应的,可是自从自己若了那么多事情之后,那些资源便越来越少了,直到现在,甚至都已经消失了,断供了,表面上看自己还是一个长老弟子,但事实上已经沦落到了与那些普通弟子一样了,这让他无法接受。

    不就是自己爱玩一些吗?不就是玩了几个女人吗?花彩月,我他妈的之前又不知道他是淫贼,怎么能怪我呢?

    现在倒好,出了事情,把所有的事情都往我身上推,妈的,老不死的东西,催着我成亲,不就是想让我多生几个嘛,你也不想想,我才多大,现在就成亲,难道未来就要像现在这样混吃等死不成?

    我还有几十年的路要走呢,从现在开始就不个种马?我不甘心啊!!

    是啊,他不甘心,曾几何时,他也意气风发,乃是明月剑派二代弟子之中的明日之星,是什么时候开始堕落的呢?

    是的,是四年前,是四年前的时候,是自己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意气风发,乃是未来的明月侠少,明日之星,自以为自己能够配的上天下任何的女子,所以,在见到她的时候,便毫不犹豫上前,可是换来的是什么?

    一个眼神,仅仅是一个眼神!!

    一个厌恶的眼神,仿佛看蝼蚁,看蛆虫一般的眼神,就是一个眼神,让他倍受打击,让他彻底的丧失了信心,让他几乎失去了一切,是的,就是那一个眼神。

    自己只是想上前亲近一下罢了,却在她那一个眼神之下,忙不迭的连连退后,一脚踏空,摔落在地,然后,自己的信心便完全的丧失了,自己的灵魂便完全的丧失了,自己的人格便完全的丧失了。

    直到现在他还想不通,为什么那一个眼神会有那么大的杀伤力,会对自己造成这么大的伤害,最后导致了现在这般不堪的结果。

    他想不通原因。

    “我说为什么每次见到这家伙都会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原来是道心失守了,有意思,这家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武者而已,连道心都不见得领悟,拥有,至多只是信心崩溃罢了,为什么会道心失守,连整个人生观都已经崩塌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因为当了淫贼吗?!”

    王通和一名普通的弟子站在山门之处,看着袁森跌跌撞撞的走入山门,眼神微微眯了起来。

    今天是他与周亮当值,负责山门之外值守,本来没有想到会有什么收获,想不到却看到了这么一幕,随着精神力的提升,他的灵觉变的比之前敏锐多了,站在袁森的不过之处,很轻易的看出来了,这个家伙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不堪,或者说,他与普通的废物点心不一样,他道心失守了,甚至,王通隐隐的看看出了一些更不对劲的地方,这个家伙不但道心失守,而且心神的深处似乎被种下了什么东西,让他彻底的丧失了对自己的信心,再无之前的勇猛精进之心,这是一种极为简单的小技巧,但用在一名还不入流的年轻武者身上,足以对他产生致命的影响。

    当然了,王通更多的还是兴奋,因为这种禁制手段即使再简单,再不入流,那也不是普通人的手段,这是修行者的手段,只有修行者,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他本来只是想要从袁森的身上得到这个世界的正统武学,想不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收获,说不定,便能够从他的身上得到一些关于这个世界修行者的线索,倒也是意外收获。

    是夜,夜深人静,月黑风高

    一道黑影自普通弟子的室内窜了出来,一个轻的筋斗便翻到了屋顶之上,仿佛一片枯叶,没有一丝的声息。

    这道黑影全身都裹在一件松松垮垮的黑色夜行衣之内,显然有些怪异,不过,随后便见他扭了扭身子,身体一下子变的细长了起来,那件松垮的黑色夜行衣亦被他撑的笔直,一切不过是发生在一息之后,身形变长之后,已经变的瘦长的黑衣人轻巧无比的跨了一步,有如鬼魅一般的融入了深深的黑夜之中。

    这黑衣人自然就是王通了。

    明月剑派毕竟是名门正派,内里不乏高手,王通可不想以真面目示人,所以不但蒙住了面容,而且还改变了自己的体型,就是怕暴露之后,被人查到自己的身上。

    他现在的身体已然是凡人的巅峰状态,又精通各种炼体之术,想要改变自己的体型轻而易举。

    和普通弟子不同,袁森既是长老弟子,又是三长老的血亲,在明月剑派之中自有属于自己的屋子。

    这是一个位于明月剑派内部的独立院落,也亏得王通对自己的轻松有信心,换成一个其他人,还真不一定敢这么做。

    身形如灵烟一般的,在黑暗之中游动,不时的穿过一道道暗哨和巡夜之人,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便已经来到了袁森的住处。

    袁森父母双亡,三长老是门中的长老,平常也不会住在自己的家中,他在派中另有修炼之处,因此偌大的宅院之中,除了一些下人之外,便只有袁森一人,这给了王通不错的机会,而明月剑派的人亦绝不会想到,会有人胆子大到深入明月剑派的内部去掳人。

    当王通来到袁森的屋子里,他早已经烂醉如泥,身上的酒气比在山门之前闻到的还要浓烈的多,显然,在回到了住处之后,他又喝了不少,“道心一破,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不过究竟是谁,搞出了这样的事情呢?!”王通感到有些麻烦,袁森的神魂被别人下了暗手,对他而言,是一个线索,也是一个麻烦,因为他马上要做的事情同样与神魂有关系,如果双方冲突,便会对袁森的神魂造成极大的破坏,到时候,或许会造成一些不便的地方。

    所以王通一脸无奈的模样,走到了烂醉如泥的袁森身上,晃了晃他的身子,袁森嘴巴泯了泯,喉咙之中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呜咽之声,脑袋一转,又昏昏睡去。

    “妈蛋!!”

    王通低骂一声,一指点出,正中其人中穴,无形的劲力在灌入,袁森猛的打了一个哆嗦,面现痛苦之色,然后便听取“呕”的一声,大量的秽物自他的口中喷出,迷茫的挣开眼睛,还算是保留了些神智,跌跌撞撞的寻到了马桶之处,然后便是一阵呕吐之声,待到他稍稍的感觉到好一点了,晕乎乎的转过头,猛的看到一双幽深的眸子,那双幽深的眸子仿佛两个不见底的黑洞一般,将他的精神彻底的吸了进去,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