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杀沙族,夺取法宝,整个过程,不到一刻钟,而随着沙族被灭族,蓝灰色的千户府再次扩张起来,大量的金属吞噬者吞噬着白色的沙粒,提炼出大量的太白金精。

    不过,这些太白金精该如何处理,王通已经不去管了,他是千户,手下有百户,还有几百名新召来的锦衣卫,这些事情,自然有他们去处理,只要将好处留下来便行了。

    只是,这件事情的结果却让他深思起来,一切都如混沌天庭给他的资料玉简一般,蛮荒异族在这里是没有人权的,死了的异族才是最好的异族,所以王通轻易的灭杀了沙族之后,并没有人来找他的麻烦,不像是前世的地球,死一条狗也有人要死要活的。

    但坏的方面同样亦会显现出来,沙族只是异族的一种,除了沙族之外,白风原周围还有其他的异族,这些异族与沙族都是有相当的交往的,甚至有些交往还很深,很愉快,今天自己灭了沙族,那帮家伙一定会警觉的,就在刚才,他已经发现了数道异族的气息一闪而逝,在他灭杀了沙族之后,这些异族的气息之中甚至还闪过杀气,显然是兔死狐悲了,换句话说,自己灭杀了这些异族之后,与周围蛮荒之地的异族算是结下了梁子,未来自己这个千户所的日子或许并不好过。

    白风原的沙族,只是这些异族之中比较弱小的罢了,真正强大的异族,隐藏在蛮荒的深处,拥有着强大的力量,与实力,他们联合起来的力量,甚至比锦衣卫还要强大,他们,才是自己未来的挑战,而不是这些无用的沙族。

    “哼,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将这两件法宝处理了,然后想办法与主体联系上,妈的,怎么一入混沌便没有了消息,这不正常啊,难道死在混沌里了?!不对啊,如果主体死了,我现在应该有所感应才是,应该是没有死,却被困住的,又或者,好死不死的发现了一处新域外世界吧,如果是那样的话,可就发达了啊!!”如果能够将大乾王朝的消息传递到混沌天庭,王通一定是发达了,还会得到海量的资源,可惜,现在的王通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他现在的实力,甚至连入梦的资格都没有,想要通过梦魇世界联系分身都是一件奢望。

    不过好在,他得到了大乾王朝的修炼法门,无论是内气的修炼法门,还是精神修炼法门,他都得到了,尽管精神修炼法门非常的基础,可是以他的计算能够,不需要多久,便能够推演出合适自己的功法了。

    倒是内气的修炼法门,实在是让他无语。

    “果然啊,这个世界不是以修炼内气为主,如此粗糙的吐纳之法,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过这样也好,这些吐纳之法与盘古域差别不大,有几处变动的地方应该是这里与混沌天庭的天地法则的差别,只需要稍稍的修改一下,便能够运转幽狱寒冥功了,只是,我真的要在这里修炼幽狱寒冥功吗?”

    修炼还是不修炼,这是一个问题,如今王通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在这个世界里,修炼内气功法根本就没有任何前途,即使自己修炼幽狱寒冥功,将幽狱寒冥功修改的适合这个世界的法则,也不可能有多大的成就,因为最终,他都将止步于先天,甚至还有可能在修炼这门功法之后,引起这个世界的注意,毕竟,即使这一次功法已经得到了修正,可是作为一门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功法,突然之间出现,而且大放异彩,简直就是将自己放到放大镜底下让这个世界的天道意志来围观,这也太嚣张了,所以得不偿失。

    “碧海青天,这倒是与望月秘法有些相似,而望月秘法之中修炼神魂的法门与这个世界倒也契合,倒是可以以此为基来修炼。”

    思虑及此,王通不禁有些矛盾起来,别人是为了没有足够的修炼功法而烦恼,他却是因为修炼的功法太多而烦恼,当然,以他大罗金仙的实力与眼界,本不需要如此的烦恼,可惜这个世界的天道法则太过麻烦,直接将他大罗金仙的境界给封印了起来,只能够以一个凡人之身来修炼,所以他必须从头开推演这个世界的功法,如今,他已然修炼了乌鬼行天图,虽然不能说是有小成,但也有些心得,以乌鬼行天图为根基推演功法,最终甚至还能够修炼穹天暗皇图等高阶的命魂图,可是现在却发现如果以望月秘法为基础,再结合玄天暗黑录来推演的话,或许更适合这个世界,不过,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就长了,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

    “不管怎么说,望月秘法更加接近这个世界,融合玄天暗黑录与命魂图,说不定有着不一样的效果,既然这个世界认这一套,那便这样吧!”

    其实王通也没有什么选择,修炼讲的是财侣法地,现在他是一无所有,又不能随意出头,一切都只能自己想办法。

    门派的生活其实很枯燥的,特别是他们这些低级的弟子,一天天的都是重复劳动,熬练筋骨,甚至连下山的机会都没有。

    每一个师兄弟下一次山,回来的经历都会成为一众师兄弟的谈资,年纪都不大,跳脱活泼是他们的天性,真正能够熬的下去的人并不多。

    相对而言,王通倒变成了一个另类,因为修炼与推演的缘故,他在一众师兄弟的眼中是一个十分安静的人,修炼刻苦,进步明显,不过是短短的半年时间,他便已经在一众师兄弟之中脱颖而出,引起了门中长老们的注意。

    “你就是王通,洛冲的那个远房表侄?!”

    这一日,王通和往日一般的与一众师兄弟们砍完铁木,沿着山路返回时,却被一人挡住了去路。

    来人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一身蓝衫,面容俊透,隐约间透着一股子难掩的倨傲之感,不过见到王通的时候,却还是挤出了一丝的笑容。

    “宁师兄好!!”

    王通面容平淡的行礼道,眼前的男子他自然是认得的,明月剑派中的风云人物之一,二长老顾真的大弟子宁一凡,在明月剑派二代弟子之中的佼佼者,一年前行走江湖,因为出剑极快,得了个追风剑客的混号,十分的风光,也正为了一众明月剑派弟子的偶像之一。

    “嗯,师父要找你,跟我去一趟吧!”

    宁一凡用一种平淡的语气道,一语既出,周围顿时响起了一阵“嗡嗡”的议论起。

    这是什么情况?

    二长老顾真在明月剑派之中位高权重,为什么要见王通这么一个普通弟子呢?

    王通得罪了他?

    根本就不可能,如果王通真的得罪了顾真,那么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又或者宁一凡已然动手了,绝不会如现在这般和颜悦色的,要知道,宁一凡的傲气可是整个明月剑派都知道的,能够让他如此客气的人并没有几个,普通弟子就更不要提了。

    看他如此客气的模样,一众普通弟子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个都用羡慕至极的目光看着王,那目光炙热的让王通都感觉到很不好意思了,只能默默的跟在宁一凡的身后,消失在山间小道之间。

    两人一消失,议论之声顿时就大了起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王通顾真叫王通是为了什么,相信,很快,明月剑派二代弟子之中,便会多出一个名字来,这让这些普通的弟子不由自主的心生嫉妒,但是却也无话可说,因为没有人能够否认,在这些弟子之中,王通,的确是那个修炼的最为刻苦的,态度最为端正的一个,同时亦是资质最好,进步最快的一个,这根本就是一个学霸的模板,总会落入小心人的眼中的,现在,只是时间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快上一点罢了。

    一众普通弟子热议了一番之后,热闹的心情冷却下来,却又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毕竟不是自己被长老看中,收为弟子,气氛变的怪异起来,渐渐的,一个个的都挑起了担子,心情各异踏上了归途。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