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道友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吧?!”

    方智发现气氛不对,微笑着解围道。

    “不错!”枯肠点了点头,眼睛一合,再看张开的时候,已然恢复了正常,屋里有些奇异的东西,刚才对我用了幻术,被我破掉了。

    “幻术?!”

    四人俱都是一惊,幻术这种东西是最麻烦的东西,杀伤力或许不大,但是如果真的是什么高明的幻术的话,却是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只是在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小村子里,真的有人能够施展幻术吗?

    这让他们有些不相信。

    “怎么,不相信我,东西就在那屋子里头,不相信的话,可以自己去看!”

    枯肠冷笑着指着那石屋道。

    “哪里哪里,如果真是幻术的话,事情或许并没有那么简单。”听出了枯肠语气中的不满,方智连忙笑道,几人将目光转向了那石屋,几乎同时结印,施展出了各自探查的手段。

    “无形刻痕之术!”

    “阴恶探查!”

    “气流波动!”

    “破障之术!!”

    四种不同的基础探查感知的术法同时施展开来,片刻之后,术法的效果消失,几人的面色都变的异常难看起来。

    因为他们竟然完全察觉不到,这石屋有什么特殊之处。

    “怎么,你们没有发现吗?!”

    看到几人的表情,枯肠也有些意外,因为在他的感知当中,石屋之内那道光华十分的明显。

    “没有。”

    “没有任何异常!”

    “不错,这里面没什么啊!!”

    ………………

    …………

    四人一齐摇头,看着四人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枯肠眉头一挑,心念微动之下,座下的那尊巨大的骷髅猛的发出一声低烈的咆哮,手中长刀猛的挥起,朝着那石屋凶狠的砸了过去。

    轰!!

    巨响声中,石屋的顶被彻底的掀翻了出去,与此同时,石屋的四壁也被巨力冲的坍塌了下来,屋内所有的东西都被打翻在地,一片狼藉。

    “有问题!”

    突然,王通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指尖一弹,一枚起爆符被他弹了出去,直接在他前方不远之处炸开。

    轰!!

    随着起爆符炸开,一道黑影在爆炸之中直冲而出,钻入了已然被掀翻的石屋之内。

    “看那个神龛!”几人之中目光最利的秦波面色一变,猛的一指屋内掉翻在地的神龛,只见那之前完全没有任何异样的神龛竟然散发出了淡淡的光华。

    “就是那个东西!”

    武天低喝一声,一张气盾符拍在身上,周身气劲缠绕,身形一窜,冲到了屋内,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沉重至极的狼牙棒,恶狠狠的对着那神龛敲了过去。

    “不是那个!”骷髅肩上的枯肠面色猛的一变,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狼牙棒砸在神龛之上,火光闪现,随后,猛的一下子扩散了开来,将武天淹没。

    “啊——!”

    武天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随后,再无声息,整个人都化为一团桔色的火炬。

    “这怎么可能?!”

    看到这个情况,原本还准备上前的几人都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

    这怎么可能?

    武天周围有气盾符的保护,虽不能说是万无一失,却也有相当的保护能力,即使是他们几个,也没有信心在一击之下便让武天饮恨,再说了,就算是没有气盾符的保护,普通的火焰的威力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瞬间便将他整个人烧成火炬。

    “异火!”

    似乎想到了什么,方智脱口呼道。

    “异火”两个字一出口。

    几人再次退后了几步,眼中却都闪动着炽热的光芒。

    “异火”不同于凡火,在修行界而言,乃是一种极为珍贵的修炼资源,可以用来炼丹,可以用来炼器,可以用来攻敌,甚至可以用来炼成法宝,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异火。

    如果能够拿到这一团异火的话,那么,这一行所得到的好处也远远的超过了这一次雇佣的价值了,问题是,谁能得到异火。

    尽管现在武天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告诉了其他四人异火的危险,可是,在场的几人也都很清楚富贵险中求的道理,当然,还有一点,便是当异火出现之后,他们四个的关系便注定了敌对的,注定了,四人之中,只有一人有机会离开之里,否则的话,如果有人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的话,同样会给自己带来天大的麻烦。

    气氛,在这一刻变的微妙了起来,除了枯肠之外,四人之间的距离都拉开了许多,他们不约而同的向空当的地方退了数步,目光亦变的凌厉了起来。

    “呼!!”

    就在王通等三人退开数步之后,枯肠蓦然之间动了起来,座下骷髅手中的长刀猛的一挥,目标正是秦波,长刀疾快如电,挥出的瞬间,便已经将秦波的身体笼罩。

    “该死,枯肠,你敢!!”

    秦波大喝一声,身体陡然之间扭曲了起来,闪烁了一下,竟然出现在百丈开来,不过显然他也不怎么好受,身体还没有立定,便已经吐了一口鲜血,面色苍白的吓人,他抬起头,恶狠狠的看着枯肠,大喝一声,撒腿狂奔,对异火亦弃之不顾。

    “妈的……!”

    看着秦波那不管不顾直往前奔跑的身影,枯肠终于怒骂出声,这家伙,实在是太怕死了,也正是因为怕死,所以会带来很多的麻烦。

    但是他也不好去追,在场三人之中,以他的实力最强,想要追一定是能追上的,可是异火就在眼前,他跑过去追这家伙,异火万一被人收走了怎么办?

    眼前这两个家伙,方智他是知道的,一向以智谋著称,许多人都喜欢和他组队,因为他的谋划非常的厉害,每一次的任务,在他的谋划之下,都不会有什么大的错漏,可以说是松林城最受欢迎的散修之一,而另外一个王通,他根本就不认得,是新来松林城没有多久的,据说是在符法方面有着极深的造诣,而且看他的修为,也是出壳期的巅峰,手段应该不弱,趁着自己不在,两人要是将异火收了再跑了,怎么找谁说理去?

    这理到谁那里也说不过去不是?

    所以,他没有去追,他没有追,王通与方智自然也不会去追。

    三人互有顾忌,互相犯忌,局面一下子僵持了下来。

    此时,武天身上的火焰已然散尽,只余下一地的灰烬,再看那地面之上的神龛,光华早已经散尽,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只是一个残破的,不知道供奉着什么神灵的破牌位罢了。

    “枯道友,秦波已经走了,异火的消息也已经泄露出去了,想来,就算是被你拿到了,想要保住的话,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吧?!”

    方智抬起头,目光之中闪动出一丝异样的光芒,“青木派是不会允许异火流入我们这些散修手中的。”

    “哼,只要他还在这霜月界,就别想跑。”枯肠深吸了一口气,冷笑道,“要么永远呆在这里不再出头,否则,你以为他还能活下来吗?!”

    这话说的很明显了,霜月界与中央大世界的空间通道只有一个,传送阵的位置早已经固定,如果他得到了异火,只需要在传送阵的附近等待,便总能够等到秦波,而传送的时间是固定的,三天一次,如果秦波错过了这个机会,那么只能够等待三天之后再回到中央大世界,三天的时间,足够枯肠隐名埋姓隐藏起来了,甚至已经跑出了西岭修行界的范围,到时候海阔天空,没有人能够找到他,待到他炼化了异火,实力大增之后,便是青木派,恐怕也很难再找他的麻烦了。

    “一般情况下是这样的,但如果秦波这厮现在就去找云海呢,不管云海有什么任务,得到这样的消息,恐怕也会放弃自己的任务,来堵截你吧,你有信心能够对付的了他,又或者,你也想呆在这霜月界不出去呢?!”

    “这么说来,方道友有更好的办法喽?!”

    枯肠面色有些难看,说的话也透着一丝的警意。

    “这要看王道友的意思了。”方智面上闪过一丝自信的笑容,向王通道,“毕竟这里可不止我们两个啊!!”

    “你们两个的废话还真多!”

    王通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笑嘻嘻的道,“遗言说完了吧,该上路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