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好处都让这些大宗门的弟子得了,他们这些小门派派出身的,散修出身的却要面临着资源匮乏的窘境。

    “你呢,心里也不要有什么顾忌,既然你已经认我为主了,那以后也就是青木派的人了,此次回去之后,我会安排你入门,虽然说一开始的时候只能够做杂役,但是有我在背后帮你撑腰,你的日子一定会比当散修好一万倍,等我炼化了异火,成就了鬼仙之后,你便是我在宗门之中的代言人,明白吗?!”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一番话说的秦波心中亦火热了起来,虽然说现在被禁制了神魂,可是这未尝不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啊,加入青木派,这可是他以前万万想不到的机会啊,现在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的心里也很明白,云海在青木派的内门弟子之中或许并不出色,但是如今得了异火,也有了与别人争斗的本钱,但是在任何一个地方,与人争斗,靠一个人一定是很不靠谱的,他一定需要人在背后帮他摇旗呐喊,帮他处理一些自己不方便处理的琐事,想要做到这一点,就不得不培养属于自己的班底,而自己,便是他的第一个手下,只要做的好,怎么可能没有前途呢?

    看到秦波被自己撩起的野心,云海心中暗笑起来,这样才对嘛,神魂禁制只能够让对方听命于自己,而让人心甘情愿的卖命才是一名上位者所应该具备的素质,自己既然得了异火,鬼仙之位有望,那么,就需要学习像名上位者一般的思考,让自己手下心甘情愿的替自己卖命,而不是挟神魂禁制这样的东西强迫对方卖命,这样起到的效果是不一样的。

    打个比方来讲,就说自己吧,身为青木派长老的弟子,说白了也是为长长老卖命,可是现在进入霜月界了,得了仙缘,他可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将仙缘献给长老,而为了保命,他大肆的挥霍着本应该珍藏的补给,这就是区别,同样是卖命,自己卖的并不心甘情愿,最后的结果打折扣自然也就变成了必然。

    是的,这一次,为了达到自己目的,他可是用了不少的符宝,譬如说聚雷幡,譬如说捆仙天蚕丝,等等,这一切,他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用了,即使是被人发现,他也可以辩称为说是为了保命才用的。

    这也是事实,六个人同时进入霜月界,发了一件法宝或者是一件琐事大打出手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云海的修为又不是他们当中最高的,为了能够保命,用掉几次符宝也是正常。

    所以,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范围之内。

    以前,他对自己的老师非常的敬畏,但是现在嘛,他几乎已经可以想到当自己炼化了异火,修为超过了自己的老师之后,他老人家会有什么样的表情了?

    而正因为失去了敬畏之心,他才不想像自己的老师一般,被别人耍,他想要超过自己的老师,成为一名真真正正的上位者。

    “既然青木派已经大肆的渗透了霜月界,那么,霜月界的情况,你们应该非常的清楚吧?”

    “霜月界的情况很复杂,我们也只是探索了周围方圆一万里的地方,本来宗门之中的鬼仙老祖曾经进来过,不过他老人家一进来,便引起了这一界强才的注意,立刻前来围堵,为了防止出现意外,老祖便退出去了。”

    “以老祖之能,进入这里也会被发现吗?!”

    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神话一般,秦波张口结舌的道。

    “这不是老祖的问题,是这个世界的世界意志的问题,每一个世界都有自己的独立意识,拥有自己的特性,像我们这般的低级修行者进入异世界,虽然也带着异界的气息,但是修为实在是太低了,不可能影响到这个世界的正常运转,所以世界的意志也不会去管,但是老祖是鬼仙,而且还是濒临雷劫的鬼仙,本身便带着中央大世界的意志,一旦进入这个世界,就会被霜月界世界意志发现,从而引发一系列的反应,而在这个世界之中,显然也有强大的修行者,对这个世界的世界意志进行监控,一旦发现世界意志的异常,便会引起这个世界强者的警觉,前来查探,这其中涉及的层次比较高,并不是你这个层面能够理解的,以后就不要多问了。”

    “是!”秦波低头道,心中暗笑起来,作为一个走南闯北无数年的散修,这种常识虽然比较高端,但他也是听说过的,之所以会表现的如此尺度,不过是想让这厮放松警惕,信任自己罢了。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云海又道,“现在我们青木派可以判定,这个传送点周围应该是属于霜月界的蛮荒地区,因为这里的人族大多数都是以部族村落的形势生存在,在这一片巨大的草原山脉之中,并不存在多么强大的修行者与门派,只有一些低级的修行者,而且这些低级的修行者都是以部落的祭祀名义存在的,与世俗世界杂居,实力太弱,在山脉的深处,似乎有几个不算是太强的小门派,这些小门派便是我们的目标,只是这些门派和中央大世界一般,不与凡人杂居,拥有自己的道场与招收门人的方式,青木派的几位师兄弟便是以不同的身份潜入各个不同的部落之中,等待这着门派招收弟子的机会,进入这些门派,以此来探得霜月修行界的情况,如今已经有一名师弟被一个门派选入其中了,正是门派之内修行,也是我这一次送补给的目标。”

    “进入门派修行之后,难道还能够随意的出山不成?!”

    秦波有些好奇,听云海的意思,这霜月界的门派似乎与中央大世界有许多的不同。

    “当然不能出来了,而且现在他也用不到这些补给,我的任务是将这些补给送给潜伏在部落之中的青木派弟子,然后由他在合适的时机送到那位师弟的手中,而且这些补给也不是给他一个人的,未来如果还有其他人被门派收为弟子,也会与他一起共享这些补给。”说到这里,他看了秦波一眼,忽然笑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留在霜月界,成为潜伏者的一份子呢?!”

    “啊,不不不不不,公子说笑了,我这样的资质,怎么可能被那些门派看中呢,再说了,我在中央大世界还有未了之事,还要帮着公子办事呢,怎么能留在霜月界呢!”

    “跟你开玩笑呢,有一点你说的倒是真的,回了中央大世界,我的确是有许多事情需要你帮我去办!”云海一笑,洒然向前。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