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火光闪动,先是落到了子郭的身上,在这霸道的火焰之下,子郭甚至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便被烧成了灰烬,同时,那道火光竟然化出了一道火线,疾射而出,与那黄色的光蛇撞到了一处。

    嗤——

    火线宛如一道利刃,直直的将光蛇分成了两半,在他的面前分开。

    “你……!”

    剩下的这名黄衣老者面色大变,这个时候,他终于意识到,眼前的这人绝非他可以力敌的,特别是那青色的光焰,已然完全超过了他对于火焰的认知,甚至,远远超过了异火的威力,这样的对手,即使只是驱物境,却绝不是他可以对付的了的,所以,他身形暴退,双手连连的掐诀捏印,一道道光华在他的身前出现,形成了一层又一层的护盾。

    “倒是一个谨慎的家伙,你放心,为了表达我的善意,我不会杀你的,回去告诉黄眉真人,我在这里等他,让他来见我。”王通收回都天尸火,背着双手,目光闪动着,似乎当真在等待着。

    那名黄衣老者不敢耽搁,面朝着王通疾退,拐了几道弯之后,再也看不到王通的身影,这才发足狂奔,朝着宗门的深处奔去,他却是没有想到,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他的背后身影一闪,王通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如鬼魅般的跟着他,这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也几乎是不可能想到的。

    因为王通的身法实在太过诡异,幻魔渡虚空身法本身便是无声无息,可以穿梭虚空的,只是王通现在的实力不行,被从大罗之上打落了境界,因此不能够像造化葫芦一般的穿梭虚空,可是无法穿梭虚空却并不能改变这本就是一门绝顶身法的事实,所以,如鬼魅般的“飘”在这个黄衣老者的身后,很轻易的便穿过重重的关卡,进入了黄眉宗的深处。

    这也不怪这黄衣老者,亦不怪宗门之中的其中人,完全是因为王通的身法太过诡异,即使是一路之上,黄眉宗的人感觉到不对劲,看到自家的长老身后跟着一个影子,可是那位长老的身法同样快速,还没有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已经穿过去了,让他们觉得自己好像是眼花了一般。

    但真的是眼花了吗?

    当然不是!

    黄眉宗的深处,是一座巨大的湖泊,或者说是天池比较恰当,而在天池的中心,有着一个小岛,岛上和座雄伟的宫殿矗立,那里,便是黄眉真人的隐修之地。

    是的,隐修。

    黄眉真人如今已然是退守二线,在这里隐修,宗门的事情,差不多都交给了自己的弟子打理了。

    他的弟子,也就是如今的黄眉宗的掌教,亦是一位鬼仙,虽然没有渡过雷劫,但是在黄眉真人的护持之下,百年之内,应该可以渡过一次雷劫,至于此后,便只能够听天由命了。

    这黄衣老者来到天池边上停了下来,无法再前进一步,因为这已经是他权限的极限,看的出来,这天池中心的岛屿显然也有着强大的禁制,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在这大白天,阳光直射之下,还闪动着七彩的光芒。

    只见黄眉老者停在天池边上,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自准备伸出去的时候,便听到耳边传来一个悠长的声音,“子周,你就不必进来了。”

    黄衣老者一听,有些奇怪,“师父,我……!”

    “人你既然已经带来了,便退下吧!”

    “带来了?”

    子周猛的打了一个激灵,一回头,却见王通正在不远之处望着自己笑了一笑,还招了招手。

    “你这个混蛋!”子周面色大变,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眼前这个家伙表面上说是让自己前来通禀,事实上却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而自己竟然没有发觉!!

    愤怒之后,便是一脑门子冷汗!!

    这他妈的太吓人了,好在这家伙只是跟在自己的后头,如果他当时真的想要对付自己的话,恐怕自己现在连尸体都没有了,想到子郭被烧成灰烬的模样,他下意识的一缩头,退了几步,但是想到自己已经来到了天池的边上,师父便在附近一直注视着自己,胆气又是一壮,大声的道,“师父,不要放过这个家伙,他不但杀了九名巡山弟子,还杀了子郭,师父,您一定要为子郭报仇啊!!”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黄眉真人的声音之中听不出喜怒,但是王通却是清晰的感觉到了他语气之中透着的那种恼火,以及隐约之间透露出来的那股子杀意。

    是的,杀意!!

    虽然黄眉真人已经极力的隐忍了,尽量将自己的心情收敛起来,可是却还是瞒不过王通的灵觉。

    想想也是,身为一派开宗祖师,被人杀入了山门,不但杀死了巡山弟子,还杀了自己的徒弟,放到王通的自上,王通亦自认为没有那么大的雅量会放过自己,只是他现在一时还摸不清自己的底子,所以不敢轻举妄动罢了,这倒不是王通的修为吓到了对方,完全是因为如今这霜月界灵潮初起,预示着一个大时代将要来临。

    以黄眉真人的身份,自然很难知道道奇子的计划,可是身为太上黄天宗的一名长老,他也能够得到一些消息,知道这个世界百年之内将会发生一件大事,可是什么样的大事他不清楚,但并不妨碍他警惕。

    所以,即使王通现在表露出来的仅仅是驱物境的修为,他也不敢大意,“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我黄眉山门,难道欺我太上黄天宗无人吗?!”

    将子周打发走之后,黄眉真人开始以言语试探起来。

    “太上黄天宗是太上黄天宗,黄眉宗是黄眉宗,两者之间是有关系,但你却也不能代表太上黄天宗。”王通微微笑着,“你看看,我都已经来了,而且已经在这里等了,你倒是好,躲在里头不出来,难道这便是你的待客之道吗?又或者,你觉得,这个小小的禁制,便能够拦的住我吗?!”

    “哼,好大的口气,你的神通再强,也不过是小小的驱物境而已,难道还能翻天不成?!”

    黄眉真人不屑的道,说起来,他也没有解开湖心禁制的想法,毕竟这禁制在太上黄天宗也算是上等,放到黄眉宗这个层级的门派之中,几乎是无解的存在,他也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来摸摸王通的底,看看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能够把自己的徒弟轻松的杀死。

    只是王通并没有心思和他玩这些勾心斗角,只是冷笑道,“如你所愿!”

    说话之间,青色的焰光乍起,化为一点流光,飞向天池中心。

    焰光落入到那闪动着七彩光芒的屏障之上,屏障立刻迅速的闪动着绚烂无比的七彩光芒。

    “没有用的,这里太上黄天宗的玉斗虹光阵,没有鬼仙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破开,就算是鬼仙,没有足够的手段,也不……!”

    话音未落,便见王通掐了个指诀,对着那黄豆大小的焰光便是一指。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