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滨山城的传送阵,王通再次进入了方极城,出了传送殿,王通便明显的感觉到了周围的气氛不同。

    无涯海覆灭的消息实在是太让人震憾了,在震憾的同时,在霜月界亦引起了巨大的震动,一来,上三宗之一的无涯海都覆灭了,那么整个天下,还有谁能够挡的住道奇子的锋芒,二来,无涯海的弟子,现在应该叫做余孽了,在方极城中的也不少,虽然已经被找到了一些,但还有一些,通过方极城的传送阵,传往了其他的地方,所以无数的散修都集中起来,寻找他们的下来,因此,整个方极城都显得乱糟糟的,几乎已经完全失去了应有的秩序,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整个城市都显得非常的紧张。

    由于事关重大,方极城又是散修们的集中之地,即使是方洪也不愿意随意出手弹压,以免招惹出更大的是非来,所以,现在的方极城,只有两个字来形容,混乱。

    混乱之极!

    “兀那小子,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方极城中,与那无涯海有何关联!”

    在走出传送殿不久,王通便听到了一声低喝,随后,几道人影便挡在了他的面前,看的出来,这些人都是散修,只是一个个形神极恶,不似好人,看着王通,毫不掩饰的流露出贪婪之色。

    不管是不是无涯海的弟子余孽,先把人拿下再说,看看能不能榨出一点油来,本来这里的事情,王通是不想管的,不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不想招惹别人,可是别人来招惹他也是没有办法的。

    所以,他眯起了眼睛,道,“既然你们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什么?!”

    四人一齐大怒起来,他们可不是可散修,而是附近一个魔道门派的弟子,本来是不敢在这方极城中放肆的,不过现在情况特殊,他们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来捞上一笔,没想到,还没有开张多久,便碰到了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小子。

    看到这小子嚣张的模样,为首之人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凛冽的杀意,“小子,不要以为到了驱物境便目中无人,现在的方极城可不是以前了,今天,就让我夏标教教你怎么做人,下辈子,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说话之间,夏标的双眼之中闪动出幽幽的绿光,抬手便是一爪,勾魂邪爪。

    一爪探出,便化为一道半透明的爪影,划破两人之间的距离,带着阴风,爪向王通的面门,这一爪若是抓实了,不但王通整张脸会给撕下来,不仅如此,在撕掉王通整张脸之后,同时还会将王通的神魂也撕下来一大块,这就是勾魂邪爪,天邪宗的勾魂邪爪。

    看着勾魂邪爪将要抓到王通的面门,夏标眼中们过一丝冷酷的笑容,只是,这笑容还没有完全的展开,便在他的面上凝固了,一条黑黑的细索自王通的身后凭空出现,尖端狠狠的戳入了邪爪的掌心之处,然后迅速的缠绕了起来,很快便将这半虚半实的邪爪缠住,然后吸收,过程很复杂,但是时间却很快,不过是瞬间,勾魂邪爪便消失了。

    “你叫夏标,天邪宗的夏标!!”

    僵直之中,夏标的听到了一个声音。

    “是,我是夏标!”下意识的,夏标应道,随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垮了下来。

    “鬼,鬼仙!!“

    看着面沉似水的王通,周身黑气缠绕,一尊乌鬼的虚影自他的身后若隐若现。那气息竟然与门中的那几位鬼仙境的长老一模一样,夏标等人脸都白了。

    鬼仙啊!!

    这厮竟然是鬼仙!!

    什么是鬼仙,既然能够称之为仙,便意味着生命层次的升华,便意味着长生久视,便意味着彻底的脱离了身体的束缚,回归于本源,这才是鬼仙,这是与其他境界完全不同的概念,成就鬼仙之后,生命层次便立刻不同了,彻底的化为仙人,聚散如云气,千里如户庭,与他们这些还需要借物显形,御物而行的修行者完全不一样,因为,那已经是仙了。

    竟然是鬼仙!!

    夏标也好,其他三人也好,都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不过是想敲诈一个菜鸟的,结果碰到了这么一块大铁板,这可是鬼仙啊,傻瓜才会在这个时候招惹鬼仙!

    天邪宗是邪道门派,能驱能伸乃是本能,所以,夏标面上的凶相有如魔术般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宛如菊花一般的笑容。

    “是是是,晚辈正是天邪宗夏标,刚才我们喝多了,眼瞎了,方才冲撞了前辈,还望前辈恕罪!”

    满脸堆笑的夏标,心里却是惚忽的,是害怕的,满身都冒着冷汗,背心已然完全汗湿了。

    尼玛,这厮竟然知道自己,这厮竟然认得自己,很显然,这厮也有可能与自己一般,都是邪派出身,也只有邪派出现的鬼仙,方才有可能听到过自己的名字,想来是一位邪宗的前辈,邪宗的前辈啊,喜怒无常,自己刚才贸然出手,已然将他完全得罪了,他不会直接杀了我吧?所以,他现在惟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将自己的态度变的恭敬一些,不过,王通并不为夏标的恭敬所动,面色愈发的难看了起来,又问了一句,“你确定,你是天邪宗的夏标?!”

    “是,是的,晚辈天邪宗夏标!”夏标脸上的冷汗都已经冒出来了,一滴一滴的,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完全的惶恐状态之中,不明白这位鬼仙前辈是不是耳朵有问题,又或者,自己曾经得罪过他?又或者得罪过他的后辈,他实在是想不起来啊!

    未知,才是最恐怖的,看着面色难看的王通,他的小心肝怦怦的直跳,仿佛在等待宣判的犯人一般,充满了无边的恐惧。

    “你走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耳边传来一声仿佛天籁般的声音。

    “你走吧!!”

    他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着王通,十分的不解,说起来,他还真的认为王通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能够修炼到鬼仙之境的就没有一个心慈手软之辈,更何况,这家伙刚才绞灭自己的那道黑索,可是传说中的万魂索啊,这要杀多少人才能够凝炼出这般的万魂索?能够凝炼出这样万魂索的家伙,会是好人?打死他也不信啊!

    可是不信归不信,既然王通已经让他走了,如果他不走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惹怒对方,所以,他开始小心翼翼的后退,随着他的后退,他身旁的三个同伴也开始后退。

    “我是让他走,没有让你们走!”

    就在这时,他们的耳边又响起了王通的声音,随后,三道漆黑的魂索自虚空之中探出,化为三只黑色的大手,狠狠的在他三个同伴的身上一捞,生生的将三人的神魂抽了出来,在神魂的哀号声之中,吸收殆尽。

    此时的夏标双腿有如灌铅一般,再也无法迈动一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