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呢??!”提到这一茬,孙正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自从灵潮之后,天地之间的灵气大增,许多修为已经停滞的修行者都有了更进一步的希望,甚至已经有了更进一步的苗头,他本身亦是这其中的受益者,不过还心中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忧,因为这并不正常,不是灵潮不正常,而是灵潮以后发生的事情都他妈的不正常。

    先是雄霸天下的道奇子死了,死的诡异至极,传说中的那个惊天计划也就成了一个笑话,然后便是天下各地都涌现出了许多的天才,一开始还不觉得,但是渐渐的,他骇然发现,近十年来,各地涌现的天才,竟然比以往多出了数十倍,这还只是其一,其二,这些天才不仅修为提升的快,而且还拥有着前辈们所无法比拟的气运,没事儿的时候就一脚踏出一个宝藏来,又或者得到一件法宝,或是什么传承之类的,总之,以前在旁人看起来十人神秘而宝贵的气运,放在他们的身上仿佛不值钱了。

    这对个人而言,或者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此大量的,批量的出现,对于整个世界而言,就不见得是什么好事了,这是大劫要来前的征兆啊!

    想来,有这样想法的并不止他一个,他只是一个小家族的家主而已,见识也不算是多么的高深,那些拥有着悠久传承的家族,门派,也是就意识到了,所以近十年来,霜月界的争斗明显的变少了,门派与门派之间,家族与家族之间,实现了难得的和谐景象,即使是一些宿敌之间,也都平静了许多,不会为了一件小事而撕逼到天堂,打的你死我活,一些门派还积极的招兵买马,吸收一些优秀的人才进入门派之中,甚至为此放宽了一些入门的条件,也正是因为如此,许多有着不错资质的散修,都投入了这些门派的怀抱,让他们进一步的壮大了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的迹象,都表示着霜月界很快就会有大事发生,现在的平静与和平,不过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罢了,可是,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小家族的家主,虽然心中有着一些隐忧,但是陷于眼界和身份,他得不到足够的情报,因此也无法像那些大门派一般,做出有针对性的安排,好在自己的儿子给了自己一个惊喜,竟然在一次外出历练的过程之中,得到了上古修行者的传承,得了一件法宝和一门传承功法,虽然这件法宝与传承功法在那些大门派之中不算是什么,可是比起他们这样的小家族之中的传承功法与法宝,却是强上太多了,也就是凭着这一传承,他的儿子才会在如此年轻的时候,便晋入了驱物境,甚至与家族的长老并驾齐驱,在家族之中出尽了风头。

    但是这样就够了吗?

    当然不够了,天下何其之大,天才何其之多,他的儿子,只是芸芸众生之中的幸运儿之一而已,远远称不上傲视同侪,最多也只是在这灵犀镇中称雄而已,而即使是灵犀镇中,看来也不是他的儿子一个人有这样的气运,至少陈家的那位恐怕也有着相同的经历,想想看,一个小小的灵犀镇,在这短短的十年之内便两起这样的事情,那么放眼整个黄风城,乃至于整个青郡、厉州霜月界呢?究竟会冒出多少天之骄子呢?

    这个念头生出之后,他甚至都不敢想下去了,年轻之时的万丈雄心亦亦被这惊悚无比的事实给磨平了,虽然他有着不错的雄心,但事实上,他的雄心亦仅仅止步于黄风城而已,他是一个理智的人,深知一口吃不了一个胖子,雄心再强,孙家的体量亦在这里,百年之内,根本就别想冲出黄风城,所以,他的目标仅仅是成为灵犀镇的主导家族,挤入黄风城的权贵之列罢了,无论是他的才能,还是他的野心,又或是他的力量,也仅仅能够支持他做到这一点,至于其他的,便只能够留给自己后人来完成了,具体的说,便是他这个天资杰出的儿子,但是他同样亦很清楚,在如今这种灵潮涌动,天才辈出的大势之下,无论自己有什么样的野心,一旦运气不好,撞到了大势之上,必然是一个粉身碎骨的结局,都不会有第二种可能性,所以,他的性子如今亦渐渐的收敛了起来,显得十分的谨慎。

    “王家虽然在内斗,但是却也不能放松,告诉内线,密切注意那个王羽的动静,一旦有什么异动,立刻上报,至于陈家,就全力备战吧,在如今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一定会全力戒备的,任何的盘外招都会徒增损失。”

    “是,家主大人。”中年人低头应道,转身离开。

    孙正扬的目光再次转移到自己儿子的身上,“钰儿啊,千万不要让为父失望啊!!”

    

    “不行,这是我儿子应得的,凭什么要让给别人。”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王家大宅之内,邵娅的咆哮之声传出了数十丈之外,“你是家主啊,你是王家的家主啊,你说说看,还有哪一个家主比你当的窝囊?什么事情不管也就算了,你竟然要把属于儿子的机缘生生的推出去,有你这么当爹的吗?有你这么对儿子的吗?不行,我不会同意的,这一次的名额,我儿子绝不会让的,谁要是有意见,让他来找我。”

    “娅儿啊,我这也是以大局为重啊!”

    “大局,我不管什么大局,我只管我的儿子。”

    “哼,你闭嘴,事情就这么定了,你说的没错,我是王家的家主,我决定了的事情,岂是你一个妇道人家能够改的吗?”

    接下来便是一阵噼噼啪啪的物品碎裂声,以及女子的哀号声。

    院子外头,明处的、暗处的,十几个探头探脑的身影或是浮现,或是消失,每一个人的面上都是带着不屑的表情,邵娅说的不错,这么窝囊的家主还当真没有见过,在外头弄不赢就跑到自己家里头拿自己的老婆撒气,实在是太丢脸的,几个对家族十分中心的探子此时面上都是火辣辣的,深为自家有这么一个窝囊的家主为耻。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随着他们的消失,院内的动静亦平静了下来,屋内,虽然各种东西砸了一地,看起来一片混乱,但是两名主角却是神色平静,完全没有一丁点撕逼的迹象。

    “羽儿,人都走了吗?!”

    “一共十四个,都已经走了。”坐在一旁的王羽一脸懒散和模样,在他的面前,浮现着一个淡淡的青色的眼球,看起来,诡异至极,只见他抬抬手,那青色的眼球就被他打散,化为一团青光消失不见。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