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怎么争?

    这是一个问题,这同样又不是一个问题。

    人家家族里的子弟有着气运,得了传承,这些传承也好,法宝也好,都要比三家其他的普通弟子要强上不止一筹,所以,你让一些普通的弟子去和他们开干,肯定是不可能赢的,所以,王东离才会出关,不但亲自指点三名家族子弟,还将自己贴身的三件法宝拿了出来。

    是的,这三件法宝都是他最贴身的法宝,有一件是他在年轻时得了一桩机缘之后到后的,还救了他数次性命,如果是放到平常,他是打死也不会拿出来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为了矿脉之下的象纹秘藏,他不得不将自己的家底拿出来,因为这不但关系到王家的兴衰,还关系到自己是否能够成就鬼仙的关键。

    鬼仙啊!!

    这世上的鬼仙虽然不少,可是放在海量的修行者之中,从比例来看,也只是那一小撮人罢了,无数人像他一般,修炼到了如今显形的境界,威震一方,算是一方的土地爷了,总是觉得自己只差那一步便能够跨入鬼仙之境,可是这一步有如天堑一般,常人根本就无法跨出,即使壮着胆子跨出了,也有九成死在这一步之下,这便是鬼仙之难。

    而象纹秘藏关系到鬼仙之秘,他就不相信另外两家的两个老不死的就不动心,所以,说到底,这一次矿脉之争,不仅是年轻一代的俊杰之争,还是三家之争,更是他们三个老不死的之间的竞争,谁能够得到象纹秘藏,确切的说,是得到象纹秘藏中的那枚丹药,谁就能够稳稳的跨出那一步了,从而将其他两家远远的甩在身后。

    而一旦成就了鬼仙,便相当于踏入了一个新的生命境界,家族的力量便有资格延伸到了黄风城,即使在黄风城中没有足够的立足之地,但是建立一个稳定的据点却是轻而易举的,毕竟谁都不可能驳一个鬼仙的面子,最重要的是,这灵犀镇的矿脉,便可以霸下八成以上了,另外两家,能够得到一成的利已经不错了,从此之后,独霸灵犀镇。

    所以说,这是三家的命运之争,即使家族之中的子弟并没有那么强的气运,却不能不急,所以,这一次,他几乎是亲自下场了。

    无论如何,也要为家族争一个未来。

    “叔父,您看那两个家伙,会不会也出来搅和呢?!“

    “他们当然会。”王东离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他又怎么不会明白这两个老对手的动态呢,“不过你也不必担心,孙家的那个老东西早年受过重创,以前看不出什么,但是如今年纪大了,修为又不得寸近,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即使亲自下场,也撑不了多久,他只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手,陈家的老东西亦是差不多,练功太过冒进,差点把自己搭进去,因此也不会轻易的出手,这是我们王家的优势之所在。”

    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虽然这两家的年轻一代都有些气运,实力会高出一筹或是数筹,但是王家也不是没有优势,王家的优势就是老不死比两家老不死的都要强上一筹甚至数筹,可以不要面子的直接下场,至少可以暗中下场。

    这就是用不要脸的手段来弥补三家之间的差距。

    “叔父,这么做的话,或有非议之处。”

    对于这种不要脸的操作,王乾明亦有些顾忌,不过却见王东离猛的一瞪眼,不屑的道,“愚蠢,此事关系到我王家生死存亡,亦关系到我能否成就鬼仙,你竟然还要想什么非议不非议,简直是迂腐至极,愚蠢透顶!”

    “是是是,是小侄的不是。”王乾明被骂的一声冷汗,连连称是。

    “好了,你去吧,把我的意思告诉家主,让他好自为之。”王东离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端茶送客。

    

    孙家,家主孙正扬的面色难看的盯着手中的一张纸条,看了半晌,怒哼一声,将手中的纸条扯了个粉碎。

    “该死的王东离,卑鄙!!”

    “家主,这王家也太不是东西了,竟然敢这么干,这不是,这不是……!”

    这特么不是摆明了就不要脸了,直接下场吗?有你这样的吗?

    将自己贴身的三件法宝全都赐下,这和亲自下场有什么分别,要知道,鬼仙之下,驱物之上,大部分的实力其实都是在法宝之上的,失去了法宝,仅凭你一个人的灵力,又能施展出几个术法,威力又能有多大,只有借着法宝,才能够发挥出翻江倒海的力量,现在,你把自己三件贴身的法宝下赐,和亲自下场的区别又有多大呢?

    可是,让他们无赖的是,王东离这么做并没有违规,因为他们两家亦各有一个老祖宗,也可以这么做啊,所谓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我又不在乎你们做同样的事情,你们为什么不做呢?

    孙家很无奈,他们相信陈家也很无奈,灵犀镇王家这些年来衰败的厉害,特别是因为内部斗争上了一个无用的傀儡家主之后,便愈发的衰败了起来,但是衰败的再厉害,还是稳稳的成为灵犀镇的三家之一,靠的是什么,靠的不就是这一位毫发无伤的老祖宗吗?靠的不就是这一位拉出来就能够发挥出全部战力的老祖宗吗?

    这是其他两家都没有的优势,因为一个是走火入魔,一个是受了重创,虽然都能够出来震慑一下,但是像王东离这般直接全力出手却是办不到的,甚至他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家族的秘窟之中休养生息,连面都不露的。

    “早就听说王东离这老东西杀伐果断,行事果决,如今看来,的确是名不虚传啊!”

    “家主,王东离的三件法宝都是黄风城赫赫有名的法宝,威力惊人,如果王家真的舍了出来,我怕少爷他!”

    “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王家的几个小的最近又争的厉害,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熟悉这些法宝,所以,这些法宝的影响力绝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更何况,王东离再厉害,法宝再高明,那也只是昨日黄花而已,他已经老了,气运已经离他而去了,如今这个世道,最重要的不是法宝,不是实力,是气运啊,这一次的矿脉之争,事实上乃是气运之争,只要钰儿能够在气运之上压制其他人一头,一切,都不是问题。”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