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老祖,怎么能这样呢,他们古黎家在黄风城称王称霸又怎么样,这里是灵犀镇是,我们王家的地盘,他们凭什么来这里指手划脚的,凭什么?!”

    王家内堂之内,王乾明面红耳赤,吐沫横飞,手指颤颤,胡乱的指着,也不知道指的是谁,话语之中透着无比的激动,愤恨。

    “昌明,你是王家的家主,你怎么看?!”

    王东离看着王乾明,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又将目光转向了王昌明。

    王昌明苦笑起来,“老祖宗,您也太看的起我了,我虽然是王家的家主,可也只是一个王家的家主而已,古黎乃是黄风城的九大世家之一,又是我们王家在黄风城的靠山,若是恶了他们,恐怕我们王家再也无法在灵犀镇立足了啊。”

    “你未免把他们看的太重了,我们王家在灵犀镇立足数百年,这几百年来,给了他们古黎家多少的好处,难道他们都看不见吗?如今正是我们王家崛起的好时机,只要逸儿能够从象纹秘藏之中得到传承,我们王家便有了崛起的希望,也不需要再看着古黎家的脸色了。”

    “你他妈的是白痴吗?!”王昌明听了好笑,心中骂了一声,表面上却还是一副憨厚的模样,“是啊是啊,乾明兄说的有理,可是如今古黎家已经逼上门来了,我们根本就无力与之相争啊。”

    “无力相争,你别忘了,你是王家的家主,这关乎着王家的利益,你不争怎么行。”王乾明瞪着王昌明,几乎是吼了起来。

    “呵呵,乾明兄说的是,只可惜,小弟实力不济,能够有限,这王家的这主担子实在是太重了,小弟实在是承担不起,要不这样吧,乾明兄不妨把这个担子担起来,正好与他们争个明白,你看可好?!”

    “你……!”

    王乾明被王昌明一席话堵的说不出话来。

    很明显,这王昌明是看事情不对,想要撂挑子了,可问题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一摞挑子,谁会愿意接手呢?

    王家的族人众多,有资格接家主之位的其实也不少,可是当年为什么让王昌明接了,还不就是因为各自的利益摆不平吗?摆不平,只能妥协,我当不上家主,自然也就不能让你当上,也不能让和你有关系的人当上,因此挑来挑去,最后把王昌明这个不起眼的家伙给拱了上去,而王昌明亦非常有着自知之明,明面是是家主,但实际上却是扮演着一个大管家的角色,主要负责对外,至于对内的事务,他一向只是以“呵呵”来应对,倒也不曾触犯大家的利益,因此这些年过的还算是平稳,可是这种平稳的状态其实也只适合在那种和平的时期,到了如今这种复杂的局面之下,王昌明的能力便明显跟不上需要了,所以他才会有了让贤的念头,可惜,王昌明的能力是跟不上了,但是要在现在这个时机里找到一个适合的角色,几乎是不可能的,王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个各方面都满意的家主人选,因此,王昌明这个家主还是要做下去的,至少要做到矿脉之争结束,可是王昌明的能力与实力摆在那里,家主的位置他或许可以做下去,但是这么复杂的局面,他却是无法驾驭了,因此,王东离终于叹了口气道,“好了,都不要说了,这件事情就到这里吧,古黎家不是想要矿脉的份子吗?都答应他。”

    “什么?!”

    王乾明第一个跳了起来,“老祖宗,这怎么可以,矿脉的份子可是关系到这一次的矿脉之争啊,没有了份子,我们还怎么争那矿脉,怎么去夺取象纹秘藏?!”

    “放心吧,这一点我会去和古黎家谈的。”

    王东离扫了他一眼,哪里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呢,心中叹一了声,对这个侄子实在是看不上啊,实力是不错了,可脑子里头是什么,猪屎吗?

    到了这个局面竟然还看不透形势,如今已经不再是灵犀镇的三家的事情了,而是黄风城也牵扯进来了,黄风城中那几家的实力可不是灵犀镇的小世家可以比的,那些家族可都是有鬼仙坐镇的啊,他们将目光盯上了象纹秘藏,三家还有机会吗?

    或许孙陈两家还有一点,因为他们族中各有一名年轻人有不错的气运,得到了当年象纹真人留下来的信物,对于这样的气运者,便是黄风城的各大家族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也不会愿意多得罪,可是王家算什么东西?既没有气运者,也没有什么人才,人家弹指可灭,可以说,现在王家还存在,就是因为王家手中持着的矿脉的股份,而这股份,是参与矿脉之争的凭证,黄风城也是有规矩的,想要插手矿脉之争,也是要有借口的,所以,这些份子便是最好的借口,古黎家要收购这些股份表面上是乘人之危,但实际上也是在给王家解套,至于最后传承之争,就要看各家的手段了,现在的情况已经对王家很不利了,股份已然成为了烫手的山芋,古黎家提出来收购的建议,可以说是王家摆脱大麻烦的一个好机会,把这个烫手的山芋甩出去,再争取一些利益,同时在这一次的矿脉之争中想办法坑一下孙陈两家,让两家无法得到真正的传承,这才是一名上位者所应该想到的事情,而不是像如今这般,完全不自量力的去和古黎家相争,那根本就是找死。

    王乾明根本就看不到这一点,为了自己的儿子什么都不顾了,这样的白痴,也就是做做打手还差不多,却在家族之中身居高位,这也怪不得王家这些年来每况愈下了,家主不给力,实权人物脑子都不好使,这样的家族不衰落也就奇怪了。

    到是这王昌明,表面上看起来憨憨厚厚的,脑子却是不笨,一眼便看出了如今的局面,王家根本就无从推脱,只是碍于其尴尬的身份,不想表态而已,事实上,这也是一种自保之道,你是家主,你将股份卖给了古黎家,让王家失去了在灵犀镇的立足之基,在危险的时候,别人或许不说什么,但是一旦渡过了危难,这笔帐自然也就有人会翻出来,一旦翻出来,到时候老帐新帐一起算,这个家主,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为了别人的替罪羔羊了。

    他会甘心吗?自然是不会了。

    所以他一心一意的想要卸掉这个家主的职位,如果他卸不掉的话,那么,就一定会全力反对这个决定吧?!

    是个人才,可惜了,不是自己人。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