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了什么事情?

    松林城中并不乏修行界,西岭五派的修行者亦不少,甚至还有鬼仙在进驻,事实上,传送殿的异动第一个惊动的便是这里的鬼仙,在传送殿震动的一瞬间,十数名鬼仙都感受到了这一震动,以及随后而来的巨大的威严以及宏大的气息,那一股近乎于大道却又略有不同的气息,感受到这股气息之后,本能的,他们开始朝着那传送殿的方向飞去,只是,还没有到达传送殿,天空便是一暗,随后,一股巨大的,无可匹敌的压力自九天之下骤然而下,这十数名鬼仙只觉得身体一沉,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被这一股压力直接压趴到了地上,然后,被生生的挤爆。

    他们是松林城之中最后被挤爆的人,事实上,在那一股庞大的压力之下,整个松城城的修行者几乎瞬间被秒杀,连一丁点的反应时间都没有,直接被秒,炸成了血沫。

    霜月界,王通站在神树的顶端,眼中闪过一丝厉芒,“世界意志,好霸道的世界意志啊,这就是中央大世界的世界意志吗?呵呵,终于让我抓住你了。”

    中央大世界的世界意志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东西,这东西不但可怕,而且强大,想想看,能够在上清天尊的手里头逃走,跑到混沌之中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界域,无数年来,让上清亦无可奈何,还要想尽办法来跑来对付它,这样的家伙,可不是王通现在能够对付的了的。

    当然,王通也不是为了对付他。

    现在他的行为和道奇子的设想一样,强行推进两个世界的融合,换句话说,就是让中央大世界的世界意志来吞噬霜月界的世界意志,达到两个世界融合的目的。

    不过,这只是王通的第一步计划,他与道奇子不同,道奇子苦苦追寻着八劫之后的道路,为了自己的提升,不惜牺牲整个霜月界,以达成自己的目的,但是王通不一样,他要推动世界的融合的目的与道奇子完全不同,他需要找出霜月界与中央大世界之间联系的根源。

    是的,这才是他的目的,他要找出根源。

    虽然说,霜月界已经独立于中央大世界,甚至已经发展出了自己的世界意志,但是严格来讲,这个霜月界其实还只是中央大世界的附属物,这个从两个世界的修行法则完全相同便可以轻易的一目了然的看出来,另外,在另外一条时间线上,道奇子推动两界融合之后,轻易的让中央大世界吞噬了霜月界,将霜月界化为了中央大世界的霜月修行界,在一些霜月界的修行者眼中看起来,未免有些大逆不道,但是在王通的眼中,这更像是一种回归。

    一种再融合,从他这个层次来讲,甚至都不能说是道奇子错了,甚至道奇子因此还能够获得中央大世界海量的气运。

    说起来,这种独立于中央大世界,同样却又与中央大世界相联系的世界还有许多,形成了一个类似于盘古域仙域诸天的关系,当然,相对中央大世界而言,仙域诸天的各个世界还算是各自独立。

    “说白了,依附于中央大世界的各个小世界其实就是中央大世界的一种分神而已,分割出去,慢慢的成长为世界意志的,在一个小世界的世界意志成熟之后,便有可能会出现道奇子这般的人,为了更进一步,推动两个世界的融合,进而让中央大世界将这些小世界的意志吞噬掉,以壮大自身,想来这也是为什么霜月界这样的小世界的修行层次最多到八次雷劫的原因,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勾引这些世界的天纵其才想到这样的办法,来帮助中央大世界吞噬这些小世界,甚至王通都开始怀疑,中央大世界的各个修行界其实就是这样出现的,每吞噬掉一个小世界,便会在中央大世界形成一个小的修行界,随着时间的推移,修行界越来越多,中央大世界亦越来越强大,直到最后,中央大世界的世界掌控者突破到一个新的层次,而这一切,都只是它积累的过程罢了。

    这一过程与大罗之道的修行实在是太过相似了,由不得王通不多想。

    “不过,这一次,恐怕你很要吃上一个大亏了。”

    霜月界中,看着越来越扩大的空间通道,王通丝毫不惊,只是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他是不担心,但是霜月界却是担心无比,霜月界的世界意志虽然没有灵智,但同样亦十分的强大,在发现情况不对之后,它试图关闭那个空间的节点,可惜的是,在神树的掣肘之下,他根本无就法做到这一点。

    “砍断这棵树!!!!”

    在意识到情况愈发的危急之后,同一时间,霜月界的修行者们在冥冥中都接到了这样的一个意志,一个绝大部分修行者都无法违背的意志,同样出现在他们脑海之中的,还有神树的位置,荒子城。

    “这是怎么了?!”

    也只有真正的站在这个世界之巅,极少数的渡过七次以上雷劫,甚至与道奇子类似,渡过了八次雷劫的鬼仙们才会有资格摆脱世界意志的束缚,保持着清醒。

    但是保持清醒有什么用呢?他们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修为到七劫,八劫,自然是见多识广,知道这个世界太多的隐秘,甚至中央大世界的存在在他们的眼中也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有些甚至还通过各种秘法,进入过中央大世界,以及其他的小世界游历过,此时,他们感受到霜月界世界意志产生的强制力量,同样亦感觉到了来自于遥远的时空,那一股前所未有的,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庞大威严,那是独属于中央大世界的世界意志。

    虽然心中惊讶,甚至恐惧,但是他们聪明的停下了脚步,强制着让自己不要去趟这一摊子浑水,因为直觉告诉他们,这浑水绝不是他们现在能够趟的,一旦出现在那里,恐怕会有生命之危。

    不过,他们能够管住自己,却无法管住别人,看着自家的弟子仿佛中了风一般,疯狂的朝着神树奔去,他们都是一脸的蛋疼,不过此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们甚至都不出手阻止,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飞起来,然后向着荒子城的方向飞去。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