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哪位大能在此,和我们开这样的玩笑?!”

    上清无量宗中,一名面容枯槁,仿佛只有一口气的道者低低的骂着,“若非道奇子那小子真的神秘陨命的话,我一定以为事情是他搞出来的。”

    “道奇子当真已经陨落了?!”

    一个清朗的声音自虚空之中传来,随后,一根细亮无比的爪子破开了空间,在空间之中撕裂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随后,一个人影钻了出来。

    “当然,你以为我在骗你吗?!”老者面带着嘲讽之色,对那钻出来的人道,“你觉得我会在这件事情上骗你吗?这有意义吗?!”

    “不管有意义,或者说,你觉得没有意义并不重要,这么多年了,随着道奇子的崛起,你的地位便不断的下降,甚至近百年来,人们已经忘了你的存在了。”

    “忘记才最好呢,对你我而言,上清无量宗的权势只是一个笑话而已,你身为太上黄天宗的太上长老之道,这世上有几个人认得你?!”

    “嗯,这倒也不错,到了我们如今的层次,宗门已经成为束缚了,不过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看不开,守护在这里呢?!”

    “那是因为你同样看不开,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你还敢冒险的撕裂空间,来到我这里,看来你对这个世界当真是着急的紧啊!!”

    “没办法,霜月界无论如何都是我们的家园,不到最后一刻,是不能放弃的,否则的话,道心受创,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够补回来。”

    “补回来?”枯槁老者的笑容愈发灿烂起来,“如果能够补回来的话,我还会留在这里吗?!”

    “那现在怎么办?!”

    “再看看吧,既然不是道奇子,那事情就复杂了,因为就算是你我,也不可能在霜月界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以前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能是道奇子,而现在,又多了一个,而且还是一个我们都不认识的人,我怀疑,这家伙,来自中央大世界。”

    “我怀疑,这个家伙就来自中央大世界??!”

    话音一落,太上黄天宗的太上长老亦露出了些许担忧之色,“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情,如果真的是来自中央大世界的话,我们就麻烦了。”

    “道奇子的计划虽然有些过份,甚至可以说是离经叛道,但是对我们这个层次而言,未必是一件坏事,所以我没有阻止他,而是全力的支持,如果他能够成功,那么,中央大世界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但是这一次,他失败了,死的莫名其妙,十几年过去了,我都没有查出他死亡的真相,现在中央大世界的力量却又出现了,而且如此的强大,难道他想真正的将我们霜月界收入囊中,如果是那样的话,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是啊!”太上黄天宗的太上长老的面色亦变的沉重了起来。

    主动融合与被动吞噬,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掌握着主动权,而后者,则完全是被动行事,甚至有被吞并打压,甚至直接拿下的危险,两者孰轻孰重,他们还是分的轻的。

    别看他们在这霜月界中称王称霸,可是同样受限于这个世界的法则,无法突破到那一步,而中央大世界可不一样,那可是这一方虚空域之中最为顶级的存在,便相当于仙域诸天的仙界一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力量层次上限,或许他们的实力放到中央大世界亦是一方霸主和一方高手了,霸主也好,高手也动,在真正的主宰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甚至还有被杀鸡儆猴的危机,这让他们哪里受的了。

    可是,受不了又如何,面对如此诡异的局面,便是他们亦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如何是好了,只能静静的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荒子城,神树之上,无数枝条穿过虚空,来到了中央大世界,在中央大世界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这已经不是西岭修行界的事情了,而是整个中央大世界的事情,几乎就在那些枝条进入中央大世界的瞬间,十数道强大到无可匹敌的神念横扫而来,但即使是如此强大的神念,在到达松林城之后,一个个的亦都被那无穷无尽的天威压的粉碎,只有一两道顺利的融入了这天威之中,打在了那无数枝条之上。

    那些翠绿色的枝条在这天威之下迅速的变黑,仿佛焦炭一般,迅速沿着枝条朝着霜月界延伸,霜月界中,一股庞大无比的天威几乎同时出现,猛烈的轰入了神树之上。

    神树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终于,还是妥协了吗?!”

    看着仿佛受到了重击一般的神树,王通不惊反喜,甚至露出了一丝阴谋得逞的微笑来,不过,想到这个世界的世界意志并没有什么灵智,一切只是凭借着本能行事,于是,他的优越感顿时消失了,算计一个弱智,还有优越感,实在是太过羞耻了。

    由于神树突然出现,夺取了一部分的世界意志,所以,霜月界的世界意志已然不能对他进行攻击,只能够通过这个世界的修行者来进行攻击,所以他才会向这个世界所有的修行者发出了“斩断神树”的意志,但是可惜,他的智慧根本就不够,因此在这个意志命令发出之后,神树已经破开了空间,直袭中央大世界,将中央大世界与霜月界连在了一处,并且沿着神树的枝叶,回溯到了霜月界,这对霜月界的世界意志而言,简直就是一个灾难,一个不折不扣的灾难,一旦中央大世界的意志完全的渗入神树,那么,它将要直面中央大世界,虽然没有灵智,但是本能告诉他这是不行的,这是不允许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它只能将自己的力量注入神树之中,意图借着神树之力与中央大世界的意志对抗,甚至驱逐掉中央大世界的意志,当然,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美妙的想法而已,在王通这里,是不成立的,甚至在中央大世界的意志面前,这也是不成立的。

    因为,一切,在王通开始施展自己的计划时,都已经注定了。

    此时,他甚至已经感受到了中央大世界传导而来的熟悉,又让他有些恐惧的世界意志。

    是的,让他恐惧,这又让他想起了自己初来这个世界,瞬间被这个世界的世间意志封锁了所有力量的那一幕,在这般强大的世界意志面前,他甚至都没有任何的抵挡之力,现在,他也没有。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