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斯在前方疯狂的奔跑着,面色因为激烈的运动与愤怒涨的通红起来,身为一名贵族,即使是一名没落的贵族,他自是明白这家伙话里的潜台词,如果当真落在这样的变态手中,他可就身不如死了。

    “跑,快跑!”他剧烈的喘息着,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已经完全跟不上自己的动作了,感觉到胸腔之中传来的炙热之感,喉间传来的灼热之感,周身的力气开始渐渐的消解,又跑了一会儿,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身后那盗匪头子呼出来的腥臭口气。

    “你去死吧!!”

    庞大的压力之下,终于让他再也无法承受,暴喝一声,猛的一转身,抬起右手,食指对着几乎近在咫尺的盗匪头目便是一指。

    呼!!!

    又一道银色的魔能弹射了出来,直直的冲向那盗匪头目的胸膛之上。

    轰!!

    一声巨响,距离的这么近,在费斯想来,这一下应该能够一击即中,可是他却是想不到,那盗匪头目似乎早有准备,嘴角泛着一丝的冷笑,双拳一并,竟然直直的捣上了他发出的魔能弹。

    “轰”的一声爆响传来,费斯只感到一股炙热的气流朝着自己反冲过来,然后,他的身体便腾到了半空之中,重重的落到了地上,一阵阵的剧痛随即传来,浑身,仿佛散了架一般,强忍着全身的剧痛,他半撑起身子,正看到那盗匪的首领带着一脸的狞笑朝着他走了过来。

    “猎魔使?!”

    这一回,他终于确定了,眼前这个盗匪的首领是一名猎魔使,眼中不由泛起了一丝绝望之色。

    虽然说,猎魔使号称是个人都能学,可这也只是骗骗人的而已,或许在远古时代,为了对付天下魔怪,猎魔使的修炼法门传遍整个魔能大陆,但是随着天外通道被关闭,天外魔怪与土著相融合,外在的威胁消失了,内斗开始了,猎魔使的传承渐渐的变成了奢侈品,普通人想要得到这样的传承,难上加难,世面上流传着的都是最为粗浅的修炼法门,而且还贵的要死,一个平民,想要变成猎魔使,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方才能够得到一些基本的修炼法门,所以,这个世界上,无论是猎魔使的数量还是魔能者的数量,事实上是相当稀少的,还是一个以普通人为主的世界。

    所以,费斯没有想到这个盗匪首领竟然是一名魔能使,而且实力还不错,至少在初步的固体完成了,身体已经经过了魔能的改变,所以才能硬吃自己的两记魔能弹。

    而现在,随着自己最后一枚魔能弹射出去之后,体内的魔能已然被榨的精干,再也无法释放出哪怕一丝的魔能了。

    “三次了,小子,短时间内释放三次魔能弹,我就不相信你还能再放一个出来!!”

    盗匪首领咧嘴狂笑着,露出漆黑残缺的牙齿,面容愈发的狰狞起来。

    无比的恐惧充斥着心田,菲斯背撑着双手,挣扎着向后挪过去,盗匪首领对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的动作,似乎也不着急,跟着他向后倒撑着身体的节奏,慢慢的靠近着,他喜欢这种感觉,细细的折磨着自己的对手,看着他们一点一点的陷入恐惧,陷入绝望,隐入崩溃,这样,他才能够得到最大的满足,他才能够……

    “喂喂喂,看着点,后面有人!!”

    不和谐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无论是费斯,还是那盗匪的头目都吓了一跳,费斯扭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后退到了一株大树之下,而在大树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着一个人了,这人全身都笼罩在大树的阴影之下,不靠近根本就看不到他的存在,他右手拿着一块黑面包,左手拿着一壶水,好像刚刚吃到一半的样子。

    “救,救命!!”

    骤然之间看到一个陌生人,费斯已然是病急乱投医几乎是呼带喊的朝着那人的方向爬了过去,而那盗匪首领则是一惊,但是,待到他看清楚对方的模样的时候,心中的胆气却是生了起来。

    因为这坐在树底下的人一身麻布衣服,就像是一个麻袋套在身上一般,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泥腥味,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泥腿子,再看他手里拿着的,是最粗糙的黑面包,另外一只手里装水的水壶,也只是最普通的狗皮水壶,也只有最底层的泥腿子才会有这样的东西装水。

    所以,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根本就是一个泥腿子而已,甚至有可能是逃奴,所以他再过顾忌,将刚刚挂上腰间不久的长刀拔了出来,一脸狞笑着朝着那个泥腿子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泥腿子,要怪就怪你自己倒霉,在错误的时间来到了错误的地点,所以,你给我死吧!!”

    面对一个泥腿子,他丝毫起不了折磨的兴趣,反而觉得这个泥腿子坏了自己的兴致,因此,一步踏足向前,猛的冲到了那人的面前,手中的长刀微横,对着他的颈项之间切了过去,嘴里的笑容更的变大了一点,在这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这个泥腿子的头颅被自己一刀切下,鲜血喷涌如柱的画面,他喜欢看到这样的景象,这让他兴奋。

    “嗯?!”

    忽然之间,他感觉到不对劲,自己这一刀不过刚刚切出了一半,便仿佛陷入了木头里头,不能再动弹,当然,这只是一瞬间的感觉,几乎在同时,他便看到了那泥腿子将手里最后一块黑面包塞到了嘴里,然后,伸出那两根还带着黑面包屑的手指,将他这一刀夹在了两指之间。

    “我不认得你,也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你先向我动的手,所以,我可以杀死你!”

    “什么?!”

    一股极度不详的预感自盗匪首领的心底升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很突兀的,他的身上冒起了一丝黑色的火焰,瞬间将他的全身吞没,不过是两三秒钟的时候,他全身便被黑色的火焰吞没,化为了灰烬。

    魔,魔能使!!!

    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费斯感觉到自己仿佛在作梦一般。

    这是一个魔能使,而且还是一个很强大的魔能使,毕竟普通的魔能使,释放出来的魔能弹可没有这么强大,能够瞬间将对手焚成灰烬,也只有强大的魔能使,方才能够做到这一点,做到一击秒杀。

    “救,救救我,我,我是贵族,我是埃兰斯镇的领主,救我,我一定会给予你丰厚的回报!!”

    费斯此时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拼命的叫着,甚至换掉着站了起来,走到王通的面前,哀求着。

    而这个时候,其他的盗匪似乎发现了这里的异常,纷纷朝着这里赶来,不过,他们并没有在这里找到他们的首领,看到的只是一地的灰烬,以及一个身着麻衣的年轻男子。

    “埃兰斯镇,有点意思了!!”

    看起来像是泥腿子的男子站了起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