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猎魔使一系化为武道体系,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当然,最重要的是对我的大罗之道有着极大的帮助,不过,有魔能使这种天生的炮台存在,又有魔能天生强大的威力,对于武道这处精细操作的方式,这个世界不见得就真的有人能够认同。

    这些都不关现在王通的事情,他也暂时不需要别人的认同。

    在霍拉奇山脉的这种时间,他算是得了许多的好处,因为魔源崩溃的伤势已经完全康复了,重修幽狱寒冥功之后,亦拥有了相当的内气,虽然还是停留在后天的境界,可是单凭这武道,亦足够他大杀四方了,更何况他还有魔能使的手段。

    换句话说,现在天下大可去得,只是看他愿不愿意去了。

    “是离开的时候了,不过,在离开之前,还得解决一些小麻烦。”

    什么小麻烦呢?

    他抬起头,望向身后不远之处的幽林,笑道,“你跟我了三天,找到杀我的机会了吗?!”

    “你很强大,亦非常的诡异,我没有把握杀死你!!”

    阴沉的声音从林间传来,透着淡淡的杀意,“不过,你杀了瑟斯,我不得不杀你。”

    “瑟斯?你指的是那个想要抢我宝贝的白痴吗?!”

    “他有的时候是有些白痴,却是第四魔主最喜欢的弟子,所以,你必须死,为了杀死你,我亦不得不动用不该动用的东西了。”声音落下,幽林为之一静,在这一瞬间,天地之间所有的声音仿佛都消失了一般,风声、草声、水声、虫鸣声、兽吼声,无数本该存在于周围的声音都消失了,仿佛被一个无形的黑洞吸收了一般。

    随后,一股凛冽无比的剑气冲天而起,在半空之上,形成了一尊巨大的光剑。

    “塑形?不对,这不是塑形,这是魔能导士利用宝具幻化的幻形之力!!”

    王通的眼睛眯了起来,露出了一丝的兴趣。

    很强的剑气,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幽林里头对自己出手的家伙对于剑道也有一些了解,在许多的低武世界之中,亦算得上精深了,这样的宝具再配上他的实力,足以横扫同侪了,可惜,他碰到了王通。

    王通赖以踏入命星二重天的大罗之道便是他的剑道,也就是说,他的剑道修为同样到达了大罗之境,位于诸天之上,亘古永存,这把光剑威势极隆,宛如神降,但是在他的眼中却是大破绽百出,甚至,有些好笑。

    但是,再好笑,那也是魔能导士与宝具力量结合的结果,拥有着近乎于不讲理的霸道的力量,一剑劈下,颇有一种以力破万法的感觉。

    一剑斩下,空间破碎,魔能乱窜,一道道魔能电光肆虐,有如灵蛇一般的,恐怖而凌厉的剑气凝成一线,直直的朝着王通脑门劈下。

    “气势不错!”

    面对倾天一剑,王通面不改色,仅仅是抬起手,右手食指与中指一并,化做剑指,一指点出,一缕极细的剑气如游鱼一般的钻入了剑光之中,随后分解成无数缕比牛毛还要细上千百位的剑丝,刹那之间化为一道剑光,生生的将这一道足以将一座山斩成两断的剑光“兜”了起来,然后分解,消散。

    金色的巨剑在半空之中崩散于无数,化为无数道光点,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管你是谁,和我玩剑,还太嫩了!”

    一缕剑气将对方看似斩天灭地的剑光毁灭之后,他身体亦化为一道银色的剑光,出现在对方的面前。

    马修是一名看起来十分雄壮的战士,拥有着强健无比的体魄,有如雕塑一般的面容,庞大的威严,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表情,当然,你也可以将其表情理解来面瘫。

    尽管是一个重度面瘫,但是他的目光却透着无比的惊骇,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这个世界似乎变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什么时候自己的至圣一剑变的如此不堪一击了。

    如果对方用的是比自己更加强大的力量,自己或许还能够理解,可是他明明可以感觉到,对方释放出来的剑气不知道比自己弱了多少倍,可却是轻易的将自己的至尊之剑击溃,而击溃的方式他也感觉的清清楚楚。

    最让马修无法接受的是,王通所射出的剑气每一丝每一缕的破坏力都不大,之所以能够造成这般的效果,完全是因为技巧,每一缕剑气都出现在最应该出现的地方,钻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破绽之中,就仿佛是一粒粒的细矿钻到了齿轮之中一般,生生将滚滚向前,不可阻拦的大势给截了下来。

    是的,破绽,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这一势完美的至尊一剑竟然会有如此多的破绽,将他这一剑完全击溃的剑气仿佛是一个最称职的老师一般,将他这一剑之中的所有破绽一一的点出,化解,最终,将其破灭。

    在这一刻,他看到了自己这一剑之中无数的破绽,若有所悟,剑道修为大进,甚至看到了未来自己的剑道应该如何向前,只是可惜,这是他最后的领悟了,一道凛冽的剑气如电如光,在他的眉心破开了一上小口,贯通大脑,马修的眼神一僵,目光之中神彩溃散,再无声息。

    一剑结果了马修,王通并无欣喜之色,相反,他的神色变的古怪了起来,不是因为马修,而是因为他刚才那一剑。

    “好熟悉的气息啊,好古怪的气息啊!”

    他立于原地,面色凝重,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这一剑的气息为何如此的古怪,如此熟悉,和当日斩杀我的那一剑的剑意如此的似,不对,那一剑的剑意几乎与我这一剑的剑意一模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这一剑,让王通想到了当日自己被刺杀的那一剑,一直以来,他都以为那一剑是陆压的手笔,为的就是将自己重新镇压到梦魇世界,但是现在看来不是。

    将自己的本体镇压在梦魇世界是陆压的手笔,可是那一剑,恐怕有着更深的层次的因果,至于是什么因果,王通隐隐的有些猜测,甚至已经有了推断,但是却因为参照物太少,无法真正的确定。

    “无论我的推测是否正确,这件事情都不能忽视,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能够不能给我足够的资粮,让我能够联络到在那霜月界的分身,就算是能够联络到分身,恐怕也得慎重思量一番。”

    王通的眉头紧紧的皱起,如果他的预料没错的话,这一次自己的麻烦恐怕不会太小,或者说,这一次的危机恐怕很难这么轻易的解决掉,而这其中的说不得还关系到自己的那一具分身,如果现在去联络那一具的分身,会不会再引发出什么自己不想看到的后果来呢?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