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幽幽,蝉鸣阵阵,月光如水,丹桂飘香

    这本应该是一个静谧的夜晚,可是在王通所居的小庭院之中,此时却是灯火通明。

    路过附近的仆人,每见到这小院的灯光,都会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疑惑。

    身为燕家的嫡系子,燕惊龙虽然没有什么可能继承家主大位,但是只要一步一步的走下去,三四十年之后,成为一名家族长老还是绰绰有余的,而他应有的待遇同样不错,十岁开始,便在燕氏的大宅之中获得了一个独门的小院,仆役侍女一应俱全。

    只是一向以来,燕惊龙都是一个喜惊的性子,族人也都知道这位六少不喜欢与人多言,说的糙一点就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每日做完必修的功课之后也会早早的歇息,作息时间亦是健康无比,可是今天晚上,都快三更天了,这小院子里头的灯竟然还亮着,这是什么情况。

    当然,燕家身为豪族,规矩森严,一般的仆役哪里有胆子打听主人的事情,因此也只是觉得有些好奇,却是没有人敢近前去探问,有八卦心重的,却想着明日去问一问六少爷身边的人,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王通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半夜三更的,你们几个大男人跑到我屋里干什么,特么我和你们不熟好不好。

    的确是不熟啊,虽然名字很相似。

    燕惊虎、燕惊流、燕惊涛,这尼玛就是他的三个堂哥好不好。

    至于为什么堂哥叫惊虎,他叫惊龙,这却是要问他们的老子了。

    这三人都和他一般,是燕家的嫡系子弟,分别排在第二、第四、和第五。

    也就是燕老二、燕老四和燕老五。

    三人是快三更天的时候跑过来的,而且那神情还是一副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样子,看的王通眼角一阵的抽动。

    这尼玛一来了就闹哄哄的,还说是要保密,保个毛啊!!

    “几位哥哥,不知深夜来访,有何贵干?!”

    王通的语气之中透着一丝的怨气,尼玛老子本来已经修炼虚空养神术入定了,你们倒好,瞅着这个空子就跑来了,想干什么啊?

    不过无论如何,终归于这具身体有着特殊的血缘关系,所以王通方才耐着性子道。

    “老六啊!!”

    听到王通询问,年纪最大的燕惊虎开口道,“这一次来找你,是有一件事情要让你去办。”

    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办!!

    这话听在耳中怎么这么不舒服呢?

    王通眼皮子微微垂下,眸子深处闪过一丝厉芒,不过他这个活了成百上千年的老怪物,这些异样的情绪不可能被这三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发现的,但同样因为他是一个老怪物,所以根本就没有太多的耐心和这些小孩子玩什么心理游戏,没来由的把自己的档次也拉低了。

    不过,为了不暴露自己,王通也不得不耐着心思听他们怎么说。

    “惊云和你是一个班的,我想让你找机会把他约出来。”

    “惊云?!”王通眉头一挑,顿时明白了过来。

    燕惊云,同样的是他的堂兄弟,不过和他们不一样,这个燕惊云并不是燕家的嫡脉,而是他的二伯燕赤羽和一个侍女生出来的,虽然名义上是燕家的少爷不过却并不怎么受重视,在任何一个世界,嫡庶之分都是存在的,更何况,燕赤羽虽然是他的二伯,但是本身资质亦十分的普通,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低下,所以在家族之中的地位并不高,都快五十岁了,连个长老都没有混上,燕惊云作为他的庶子,在家族之中自然也没有太高的地位。

    不过,从记忆之中王通却发现,这个燕惊云十分的不简单,和他的老子不一样,他的资质非常的好,不但资质好,而且聪明,自小学到中学都是跳级的,虽然现在和他同班,不过却比他小了整整三岁,今年刚刚十一岁,而且他的成绩亦是班上极为拔尖的,听说这一学年之后,又要跳级了,到时候,就会变成自己的学长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引起了这些嫡系子弟的不满,说起来,在记忆恢复之前,自己貌似也对这家伙没有多大好感呢,只是还没有到仇恨的地步。

    “把他约出来,做什么,你们也知道,我对这家伙没什么好感。”

    “所以才要给他一点教训啊!”一听王通的话,燕惊流便忍不住的叫了起来,“这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一点尊卑都不讲,根本就不把我们几个放在眼里,不给他一点教训的话,让岂不是要把眼睛放到天上去了。”

    把人约出来,给他一点教训?!

    王通笑了笑,要是在记忆没有觉醒之前,或许他还会答应,但是现在嘛,尼玛这样的场景很像就是死龙套配角被主角打脸的节奏啊!!

    “这样不好吧,无论如何,他也是我们的弟弟,又没有做什么得罪我们的事情,何必这样呢?!”

    “你这是什么话,这小子不过是一个贱婢之子,有什么资格与我等并列,更何况,这也不只是我们的意思,大哥也是这么想的。”

    “大哥?!”王通眉头一挑,怎么感觉那种被逆袭打脸的场景的节奏越来越像了呢?

    “不错,就是大哥,燕惊云太过份了,竟然对外宣称要在两年之内完成中学学业,考进大学,不仅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也没有把大哥放在眼里,你想想,如果让这个贱婢之子考上大学,以后家里还有我们的立足之地吗?”

    这话,好像是说到了重点啊!

    立足之地!

    什么叫立足之地,说到底也就是资源分配啊,他可是听说了,家族之中对于燕惊云已经很关注了,如果他真的能够在明年完成学业考入大学的话,那便是燕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学生,同样亦是通郡最年轻的大学生,这样的家伙,被称为天才也说不定的,而燕家如果出了这样的天才,一定会在资源上对他有所倾斜,资源就这么多,对你倾斜了,我就少了,再加上,若是他当真在大学之中显露了足够的才华,甚至还闯出什么名号的话,再传到家族之中,家族把他当成是家主继承人怎么办?到那个时候,还有燕惊天的立足之地吗?

    所以,燕惊天要对付燕惊云!

    这很正常,但是太幼稚!!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