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说,对战课的对战安排都是老师事先排好的,可是点名挑战也是被允许的,这同样是体制的一部分。

    在仙武世界之中,修行者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颗不屈的心与勇于挑战的勇气,所以,学校不仅不会阻止这种行为,还会鼓励这种行为,而被挑战者如果被拒绝的话,就会被看不起,特别是在这些十三四岁,十四五岁的熊孩子眼中,就会变成懦夫一般的家伙,以后总是会低人一等,只是王通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有人会挑战他。

    待看清挑战者之后,王通心中顿时了然了起来。

    “燕惊天啊,你这家伙当真是报仇不隔夜呢!!”

    挑战者陈南,平民出身,不过资质还不错,而他的父亲,则是燕家长房的护卫,作为二代,他自然是与燕惊天走的很近,说白了就是燕惊天的狗腿子,这样的身份,在大汉是平民,在燕家就是奴仆,王通呢,身为燕家的嫡系子弟,虽然资质不显,实力不算是太强,也不怎么受到重视,但毕竟是燕家的少爷,燕家的主子,以一个奴仆之身挑战王通这个主子,无论如何讲,也是僭越了。

    这要是发生在燕家,根本就不需要王通出手,早就被打死了。

    可惜,这里不是燕家,这里是学校,在学校之中,虽然有贵族与平民系别之分,但是在身份地位上基本上是一致的,并不存在区别,那么,陈南挑战王通便是理直气壮,甚至是顺理成章的。

    而在学校发生的事情,产生的胜负会直接影响到王通在燕家的地位。

    陈南应该很清楚,他一旦开口挑战,无论是胜败,回到燕家,都会受到惩罚,但是有了大少爷的保证,肯定是罪不致死,最多只是蛰伏一段时间而已,待到风头过去,自然又可以回来,这就相当于他向燕惊天奉上的一份投名状而已。

    但是对王通的意义就不同了,胜了,那是应该的,而且与奴仆动手,在这些世家子弟看来,是一种极为丢份子的事情,也就是说,胜了,他也是丢脸,如果败了,那麻烦就大了,堂堂燕家的嫡系子弟,竟然败在一个奴仆的手中,丢人可就丢大了,不仅是丢了他自己的人,也是丢整个燕家的人,这将影响到他在燕家的地位,甚至还会被一众兄弟瞧为起。

    所以,燕惊天的这个安排可以说是直接打到了他的软肋之上,无论是胜负,王通似乎都讨不到好去。

    “燕惊龙,你是否接受陈南的挑战!”

    老师似乎也知道陈南与燕家的关系,也很清楚这其中一定有猫腻,但规矩就是规矩,他不可能为了燕惊龙打破这个规矩,只是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陈南,向王通问道。

    “当然接受了。”王通笑了笑,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实在是不放在他的眼里。

    “那好,进场吧!”

    随着王通应下挑战,周围的那附近陡然之间提高了数倍,十几岁的少年,已经不是那些懵懂不知的孩子了,都明白这其中的意涵是什么,对他们而言,这是难得的八卦,想来,今天的事情很快也会成为全校的八卦,以及通郡的八卦。

    燕家的一个奴仆,竟然敢挑战燕家的少爷,这样的八卦,可不多见呢!!

    “六少爷,得罪了!!”

    陈南当先走入场内,看了一眼一脸淡然的王通,不知怎么的,心中闪过一丝慌乱和惊惧,但是想到大少爷给自己的承诺,心中的那一缕惊惧便被贪婪所取代,眼中闪动着炙热的光华,身躯微弯,摆出了一个拳架子。

    王通并没有在意别人的目光,摆出架式的陈南,突然笑了起来,“得罪我吗?没有必要在意的,出手吧!”

    “呃!!”

    陈南一愣,感觉今天的六少爷和以前似乎有些不一样,但是此时他已经是骑虎难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再看王通托大的模样,隐约间,他莫名的产生了一种屈辱的感觉,低喝一声,身体如游蛇一般的猛的窜了起来,右手拇指内扣,其余四指伸直,如毒蛇吐信一般的朝着王通直击而来。

    灵蛇八式,飞蛇吐信。

    嘭!!!

    众人只看到陈南如闪电般的一击冲到王通的面前,然后,仿佛撞到了什么东西一般,又倒飞了回去,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剧烈的撞击不但让他在地面上弹了两下,还传来一阵阵清晰的骨骼碎裂的声音,显然,这下子他并不好受,但最让人感到惊惧的是,这厮被落了这样一个下场之后,竟然一声不吭,仿佛已经死掉了一般,如果不是还存在若有若无的呼吸之声,所有人都会经为他已经死掉了。

    “这……!”

    年纪不算是太大的老师此时有了一种日了狗的冲动,尼玛这是什么情况,一个一个的都不让我省心,不过是一次实战课而已,怎么连续出了两次意外?

    “这是怎么回事?!”虽然心情十分的不爽,他还是阴沉着脸,走到王通的面前问道。

    王通还是保持着淡然的面容,说道,“我不知道啊,我也没有想到啊,他一冲过来,我的身体里就涌出了一股力量,把他撞飞了。”

    “呃……!”

    老师满头黑线,这个理由,还真特么的强大啊,你确定不是刚才看到那个倒霉蛋的下场时想到的吗?

    很快,又是一组医疗人员到场,将陈南抬走,同时,王通亦被请入了校长室。

    临走之时,王通目光微转,正落在一脸惊骇之色的燕惊流身上,这一位,只是比他大一岁,和他在同一个年级,在陈南向他提出挑战之前,王通便清楚的看到两个人站在一块,似乎在嘀咕着什么一般。

    抬起手,王通冲着他做出了个割喉的动作,转身离去,燕惊流面色猛的一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这纯粹是被王通给吓的。

    “燕惊龙,你干什么?!”

    王通的动作并没有隐藏,几乎被在场的大部分人看在眼中,老师目光一凝,厉斥道。

    “哦,没什么,吓吓他,没想到他这么胆小,简直是个废物,真是给燕家丢人啊!”

    王通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道。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