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他的武道已经完全的本土化了,剩下的,就是道术与水磨工夫了。

    所以,听到自己将会被安排在道术班,成为道术学员之后,王通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也是他在这燕归堂第一次露出笑容。

    “爷爷!”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立于一旁的燕惊天突然之间开口了。

    “惊天,你有什么事情吗?!”

    一丝不悦之色自燕性生的眼眸深处闪过,除了王通之外,在场的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

    “爷爷,惊龙虽然天赋觉醒,但不能因为他的天赋觉醒就能够肆意妄为,否则的话,实力越强,潜力越大,对燕家的伤害也就越大。”

    “哦,肆意妄为,你指的是他今天在学校里做的事情吗?!”

    “是的,不管怎么说,陈南也是我的贴身仆从,突然之间遭此磨难,还是需要一个交待的,更何况,他还恐吓了小五,一直到现在,小五还在惊恐当中,都是自家的兄弟,有必要这么做吗?!”

    “惊龙,你怎么说?!”燕怀生面色平淡,看不出是喜是怒,只是将目光落到了王通的身上。

    王通将目光落到了燕惊天的身上,正好迎上了燕惊天那有如利剑一般的目光,仿佛要将他看透一般。

    “这件事情啊,没什么好说的,不要说我现在无法控制住精神力量,就算是能够控制住,以陈南不懂规矩的做法,下场一定会比今天还要惨,至于燕惊流,我可是亲耳听到他唆使陈南上场挑战我的,我没出手对付他,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还有什么好说的。”王通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淡淡的看了燕惊天一眼道,“你是不是大学读书读傻了,当真以为讲几句平等,陈南就和我们平等了吗?下人就是下人,下人不能冲撞主家,这是规矩,在任何家族都是大于天的规矩,陈南在学校向我挑战,便是坏了规矩,我就算是杀了他,也不需要向你交待。”

    “你……!”

    燕惊天完全没有想到王通竟然完全不给他面子,脸上涨的通红,指着王通,却又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王通的话说的不错,这个世界本就是由世家和宗门把持的,在世家内部,规矩大于天,像陈南这种行为,直接打死都不冤的,只是因为他一直被燕惊天当成是心腹来培养,所以在地位之上,隐约不同于常人,在外头代表着燕惊天的面子,即使是燕家子弟也要让他三分,说起来,家族之中的燕家子弟,即使是嫡系子弟,遇到这个家伙,也会给个笑脸,客客气气的,说白了就如同王通前世的领导司机一般,说白了,就是领导的面子。

    也正是因为这样,养成了陈南骄狂的性子,以为自己是燕惊天的人,燕家任谁都会看在燕惊天的面子上,让他几分,却不料碰到了王通这么一个怪胎,什么狗屁燕惊天,就算是燕怀生,他也没有放在眼中,直接吃了一个大亏。

    而如今,他的主子因为想要为他出头,同样吃了大亏。

    燕惊天几乎已经快要被王通给气疯了,这个家伙刚才说什么,说我读书读傻了,傻了,傻了……

    身为燕家的长子嫡孙,一出生便几乎是家族的继承人,家中除了他的父母与燕怀生外,谁敢说他,谁敢甩他的脸子,自然而然的养成了一种极为孤傲的性格,表面上温文尔雅,事实上却完全不把其他人放在眼中,即使是他的这些族中兄弟,也不过是未来的手下而已,燕惊龙也是一样,现在燕惊龙不但打伤了他的人,还当着大长老与各位家中长老实权人物的面如此的数落自己,如果自己不回击的话,自己在家中的地位一定会动摇,如果是那样的话——

    猛然间,他似乎“猜”到了什么,燕惊龙这厮一向不显山不露水,以前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自然而然也不会威胁到他自己,但是现在不同了,他觉醒了天赋,拥有了强大的精神力,最重要的是大长老断言只要给他时间,他一定会晋入先天之境,这就尴尬了,这样一来,王通便成为了他最大的威胁,或者说,这个平常看起来一丁点都不起眼的六弟如今已经成为了他继承家庭最大的绊脚石,或者,他这么做就是故意的,故意的在大长老以及众位长老的面前打压我,动摇我在族中的地位,只要今天我一示弱,传了出去,便是落了下风,说不得那些该死的有异心的家伙就找到了主心骨,都投到了他那边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损失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他的眼中终于闪过一道厉芒,眼睛的余光瞥了燕怀生一眼,见他并没有动静,再看看其他几名长老,包括他的父亲与燕惊龙的父亲似乎都没有什么表示,顿时放下心来,面色愈发的凌厉起来。

    “小六,觉醒了天赋,就不把大哥放在眼中了,这是不是有点小人得志啊?!”

    说话间,他一步一步的朝着王通走了过来,每走一步,周身的气势便盛了一分。

    燕惊天是一个天才,至少在燕家人的眼中,这是一个天才,又是长子嫡孙,自小到大,从未被拒绝过,因此养成了目空一切的性格,无论他在外人的眼中是什么样的,事实上他本质上就是一个目空一切的家伙,以前没有碰到这样的事情,在别人的面前表现的彬彬有礼,可是如今王通直接侵犯到了他最根本的利益,这让他无法忍受,无论王通觉醒了什么,他也要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自己才是燕家第三代之中的第一人,无论你有多少的天赋,无论你未来的潜力有多少,都必须屈居于我之下,我才是燕家未来的主人。

    事实上他也的确当的起燕家少主这个称呼,以不到二十之姿,修为达到后天八层的境界,一身玄武真功已得其中三味,也的确是符合燕家继承人的条件,可是,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而已,他从来没有想过,本来板上钉钉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变化,他的地位竟然会受到威胁。

    所以他知了方寸,下意识的,或者说,本能的,想要在众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力量,将王通压下去。

    “惊天!”

    就在他一步一步的朝着王通接近的时候,耳边陡然之间响起了一个威严的声音,这声音仿佛有巨大的魔力一般,在他的耳内炸开,如重锤一般,重重击打在他的精神之上,他的气势不由一滞,面色一白,停下了脚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