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强,在这个年纪来讲的话,强的有些可怕了!!”感受着丁霆宇周身散发出来的完全不应该属于他这个年龄层次的威压,王通神色微微一凝,旋即笑道,“小公爷言重了,在公爷面前,在下哪敢托大啊!”

    “你看看,见外了不,我看这样好了,论起来呢,我的年纪大概比你大上几岁,这样吧,你就和他一样,叫我丁二哥得了,反正啊,我一听到什么公爷不公爷的,就头疼,一个不好,变成母爷可就麻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他的大笑之声,周围亦传来了一阵阵的附和的笑声,听的王通尴尬癌都犯了,只得苦笑道,“罢了罢了,既然丁二哥如此说了,那小弟也不矫情了!”

    “对对对,这就对了嘛,大家都是年轻人,有什么看不开的!”听到王通的话,丁霆宇哈哈大笑道,说话间,又与王通不着四六的聊了两句,突然之间,人群之中传来一个极轻佻的声音道,“丁二哥,你此次离京不是去追那倾城仙子,结果怎么样了?验过货没有啊!!”

    “屁咧,我要是验过了,也不会这么狼狈啊,妈蛋,女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提到倾城仙子,丁霆宇仿佛想到了什么不爽的事情,一脸晦气的道,“我跟你们说,什么狗屁仙子,都是骗人的,就他妈的是一头母老虎,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这个人!”

    “好好好,不提,不提!”

    那轻佻声音的主人排众而出,却是一名华服青年,走到丁霆宇的面前,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道,“不管怎么说,你追过去了,也算是一亲芳泽了不是,今天寒月楼,一醉方休,你请!”

    “好好好,我请,我请,大家同去,同去!”

    丁霆宇仿佛无奈的举起了双手,大声的叫道,周围又是一片叫好之声。

    “怎么样,燕老弟,一起去吧?!”

    临走之时,丁霆宇转身向王通道。

    “这个,不好吧?!”王通露出了为难之色,他实在是有些搞不懂这厮究竟是什么鬼,刚刚才认识,说了两句客气话而已,这怎么就直接拉着去喝酒了,当然,也有这样好客热情的,王通以前也见过,可是自己现在这样的情况,跑过去喝酒,好像不怎么合适吧?

    “有什么不好的,大家都是朋友嘛,你刚来,正好介绍大家给你认识。”

    丁霆宇道,“再说了,不管你以后是胜是败,以后在京城里头,终归是要见面的,多认识几个人对你有好处,你说是不?!”

    “是是是,既然丁二哥说话了,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王通心中微动,点头应道,也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随着众人,一同往寒月楼去了,看的他身旁不远处的岳轻云是目瞪口呆,饶是他见多识广,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咋回事儿,这京城之中的纨绔子弟们他是见的多了,一个个的眼高于顶,从来都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今天这是怎么了?

    竟然接着王通这个刚来不久的乡巴佬去寒月楼?

    寒月楼可是长安三大名楼之一啊,不但价格昂贵,而且后台强硬,没有一定的背景你根本连门都进不了,京城之中的那些纨绔子弟子,没有特殊的原因也进不了寒月楼,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面子的问题,地位的问题。

    所有人当中,也就是丁霆宇这般的,方才能够视寒月楼于无物,时不时的带着一群纨绔子弟前去打牙祭,而且每一次,都是他请客,也正是因为这种豪爽的作风,才让他极受京城之中的年轻人欢迎,这种事情,放到别人的身上,那根本就是一个败家的玩意儿,但是放在丁霆宇的身上,却是完全说不通,因为他所有的钱都是自己挣来的,而他现在的地位,亦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赢回来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几乎就是京城之中所有年轻人的偶像,没有之一,不过,虽然他豪爽至极,但也不是对什么人都那么豪爽的,以他的眼界,真正能够让他入眼的人其实不多,除了京城之中与他厮混的熟络的纨绔子弟之外,在京城之外来到就城的年轻人,真正能够入他眼的还没有多少,而那几个入他眼的,进了他圈子的年轻人,如今在京城之中都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不是身居高位,便是被真正大人物赏识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就是因为知道这一点,岳轻云才会震惊,他已经尽量的,尽可能的高估自己的这位师弟了,但是现在看来,还是太过小看他了!

    “看来,青衡派的未来,当真要落在他的肩上了。”望着王通远去的背影,他面上泛起了一丝苦笑,说起来,他名义上虽然是王通的师兄,但是宗门的命令里头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王通入京之后,一切都以王通为首,他之前还有争一争的心思,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再争的必要了。

    ………………………………

    ……………………

    寒月楼,号称京城三大名楼之一,拥有除了皇城之外,长安城内最高的阁楼,而平常能够进入这座高高的阁楼之中饮宴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事实上,只有贵,如果没有一个尊贵的身份,你有多少钱也是白搭,甚至连寒月楼都进不来。

    “二爷,二爷,我的二爷呦!!!”

    这个时候,寒月楼的大堂之内,掌柜周青看着门外涌进来的一大堆青年人,再看着两个互相勾着脖子就要往里头闯的年轻人,感觉到头都要炸开了,“二爷啊,不能闯啊,现在还没开门呢!”

    “还没开门,周掌柜,你看看,这太阳都晒到屁股了,你们还没开门,不想做生意了吧?!”

    周青一脸的黑线,什么叫太阳都晒屁股了,这才刚刚出来好不,像他们这样的酒楼,一般只供应中餐和晚餐,早上的时间是用来准备的,你一大早搞了几十号人跑过来就要喝酒,还要把临月楼给占下来,这不是开玩笑嘛,要知道,今天中午的临月楼早就被人包下来了,天可怜见,那鬼地方虽然高,却也只能够摆的下一张桌子,怎么可能让这么多人上去闹腾呢?

    “二爷啊,不是我不让你去,只是临月楼中午已经被尚国公包下来了,你现在上去,不方便啊!”

    “尚国公,也就是说,你把地方让给了尚国公了,也就是我丁老二的面子没有那个卖屁股的尚庆芳大喽?!”

    “不不不不不!”

    这话说的,周青的脸都绿了,你们国公府与国公府之间的恩怨可别难为我一个掌柜啊,还卖屁股的,长安城里所有人都知道尚庆芳是个卖屁股的,可是却绝不会有人敢像他丁霆宇这般大声的说出来,你这不是让我难做嘛。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