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林骁骑尉郑金城特来挑战!!”

    一大早的,天还没亮呢,王通便被外头的一声喝叫之声吵醒了,事实上,早在半个时辰,甚至更早之前,他所居之处便已经开始有人三三两两的聚拢了,到了现在,天色放亮,日头东升,挑战的人便已经来了。

    羽林骁骑!!

    这可是大汉的天子亲军啊,一水儿的年轻高手,每一个都有着显赫的背景。

    不但年纪轻,而且,没有足够的修为,是绝不可能进入骁骑营的。

    “今天就是你吗?!”

    王通走到了门外,感受着这厮身上澎湃涌动的铁血之气,心中微微一动,看起来,这大汉帝国的羽林骁骑并非是养在家里的公子军队,肯定是上战场厮杀过的,也只有战场上的厮杀汉,才会有如此浓郁的铁血杀气,这是已经将战场之上的煞气都融入到了自己的真气当中,无论是威力还是杀伤力,都是极强的,“正是在下!”

    郑金城浑身银甲,手持长槊,面色森然,昨日一战,隐约之间,暗红色的铁血煞气在他的周身浮荡起来,细听起来,还能够听到金戈铁马之声,战场咆哮之意。

    招呼完毕,郑金城几乎没有给王通多少机会,长槊一点,幻为九朵绽放的银花,点向王通。

    嘭!!

    闷响声起,九朵银花几乎全部点在了一堵水晶墙上,在水晶墙上留下了九朵深达半尺的晶花。

    而此时,一击不中的郑金城长槊已然离开王通组成的水晶墙上,周身气血涌入长槊之上,长槊尖端闪动起一抹暗红色的光华,“中!!”

    低吼声中,长槊已然扎进了水晶墙内,直入一尺有余,但是,还没有破开王通的晶墙防御。

    嘶!!

    周围几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有震惊,也有失望。

    震惊于王通精神力物质化之后,所构建出来的晶盾之强大,同时亦失望这种战斗的简单与无奈。

    的确是无奈,也让人失望。

    两天的挑战,并没有让人看到什么精彩的桥段,王通的手段实在是太过于无赖了,精神力物质化之后,根本就是一个王八壳子,你如果打不开这个王八壳子,就不可能战胜他,但是想要打开这个王八壳子,必须要拥有强大的攻击力,就像今天这一战,郑金城根本就不需要表现出什么复杂的枪技和手段,王通也没有对于他的攻击有过躲闪,就是站在那里,看你能不能打破我的防御,如果你能打破,我再用其他的手段来应对,如果你打不破的话,对不起,你就是打不破了,连我的防御都打不破,你还怎么赢呢?

    两击不中,郑金城隐藏在铁盔之下的那张脸涨的通红起来,昨天他不在现场,虽然后来听人说过王通的特点,但是在他看来,也不过就是一个坚实点的王八壳子而已,他相信以自己的攻击力,这样的王八壳子根本就难不倒他,但是没有想到,他全力一击,甚至已经将铁血战气用上了,还是无法破开王通的这个王八壳子,这厮就是站在那里任由他攻击,他都无法将其击败,还有比这更让他感到羞耻的吗?还有比这更加绝望的吗?

    当然,身为羽林骁骑的都尉,他亦非凡人,也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手段,两击不中,他重新开始正视起王通,收起了之前的那些小心思,神情变的凝重起来,“好,很好,你是第一个像这样站着不动让我攻击的对手,不过接下来,我要借用外力手段了,如果你没有足够的……!”

    话音未落,便见人影一闪,王通消失在了他的面前,随后,便听到咚的一声,他的脑后一痛,扑通一身便摔下了自己的坐骑,倒地不醒。

    “白痴啊,说话的时候完全不防御,我还以为你的防御很强呢,结果连我一棍子都接不住。”

    看着倒在地上的郑金城,王通露出了一脸蛋疼的表情,不但是他,周围的那些围观者同样有一种蛋疼的感觉。

    尼玛,这是偷袭啊!!

    不对,也不能说是偷袭,双方已然在战斗当中了,只是这战斗的过程有些怪异,另外便是王通的身法实在是太厉害了,速度太快,在场大多数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郑金城同样也没有反应过来,事实上,即使两次没有击破王通的防御,他也不认为自己会败,因为他还有许多手段没有施展出来,而王通则是一个道术师,擅长的是道术,而不是武学,他的武学修为也低的惊人,不过是刚刚突破到先天三层而已,郑金城已然是神通境了,放到外头去,也算是一方强者了,可是世界就是这么的操蛋,这个先天三层的乡巴佬不但防御变态到了极点,而且还有一身诡异无比的身法,让郑金城一时不慎着了着。

    是的,郑金城是着了着,最让人无语的是,虽然着了道,但还是没有地方说理去,因为在战斗当中,战斗还没有结束,你郑金城便在那里大言不惭的摆起了龙门阵,也没有规定人家一定要理你啊,人家趁着你说话的机会施展出你反应不过来的身法,用一根棍子破开了你的防御,把你打昏过去,你怪谁呢?怪对方奸诈吗?不对,不能怪对方奸诈,只能怪你自己太不小心了,太没有水平了,太让人无语了,太让人失望了。

    是啊,你太让人失望了。

    看着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郑金城,周围一片咒骂之声,特别是那些买了郑金城大胜的家伙们,此时更是把郑金城这厮给骂到了骨头里去了,妈蛋,竟然害的老子输钱,平常你不是很牛吗?搞的好像羽林骁骑中就你能一样,现在好了,被人家一招给打闷了,看你以后还怎么吹牛。

    散了散了,都散了吧!

    一片咒骂声中,一个清朗中带着戏谑的声音传了出来,这声音一传出来,周围的声音为之一静,随后,无论是语带咒骂的,还是嘲笑的,又或是其他什么的,全都在第一时间散了开来,有人还在朝着那人打招呼。

    “丁二哥啊,你也来了!!”

    “真巧啊,丁二哥,什么时候回京的?!”

    “丁二哥,好久不见啊!!”

    ………………

    …………

    一阵阵热情的不掺杂一丝假意的招呼声,洋溢着喜悦无比的气氛,昭示着来人的身份。

    “小玉龙丁霆宇!!”

    尽管从来没有来过长安,也没有真正的了解过长安城的各方势力,但是眼前出现的这位丁二哥,他还是清楚的,根本就不需要别人介绍,也不需要别人多说什么,只要他一出现,便必然会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焦点,中心,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实力能够做到的事情了,还需要很强的个人魅力。

    小玉龙丁霆宇,二十六岁,大汉帝国羽林骁骑副统领,镇北公丁腾蛟的嫡孙,真龙榜排名第十八的真龙种子,乃是长安城中年轻一代最为拔尖的一个,而长安城中年轻一代中最为拔尖的,自然也就是大汉帝国年轻一代之中最为拔尖的,因此,这厮不仅仅是在长安城中有名气,同样亦是名满大汉帝国,所以,王通一眼便认出来了。

    “燕小兄弟好俊的身法啊,差点把我眼睛晃花了。”

    与一众人等打了招呼之后,这位小玉龙一摇三晃的走向了王通,“看来这真龙榜上的排名是名不虚传啊!!”

    “小公爷过奖了!”王通拱手道,“想不到一次普通的挑战,连小公爷都惊动了。”

    “这可不是普通的挑战,十年里头也没有几回呢!”丁霆宇大笑着走了过来,“燕兄弟,你也不名拘礼,什么小公爷不小公爷的,我爷爷那个爵位落不到我身上的,就叫我丁二吧!!”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