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有如实质一般的命运,仿佛有着自主的意识一般,一直都在驱动着他向前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现在,即使是面对面,他也认不出自己了。

    “这家伙显然是被命运驱使,天晓得他想要干什么,我要是阻止的话,岂不是牵扯到了这诡异的命运之中了吗?”

    王通自然不是那种普通的玄镜司密探,什么都不懂,傻呼呼的冲上去就干,这不符合他的风格。

    “遇到这样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查都不查,想尽办法撇清关系,丁霆宇这厮在长安城的所做所为已然是触动了朝廷的敏感神经,我只要将这件事情报上去,为了保险起见,长安城一定会派人来调查的,到时我只需要和他闹翻了,便有机会脱身了。”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的确是挺高的,在玄镜司中也算是有些地位,但是自己的根基太浅了,而抓捕丁霆宇之事关系到整个大汉帝国的颜面,他们不可能让自己一个新人全权负责,定然会将更高身份的家伙给调过来,对这样的家伙,自己根本就不需要客气,闹上一番,以此为借口,离开这个鬼地方方才是王道。

    所以,他将情况报上去之后,很干脆的开始磨起洋工来了。

    “大人,大人,我查到了,我查到了,那神秘人在灭李家的时候,李家的长女就不见了,为了这件事情,李家还大肆的寻找,三天之后,便被神秘人灭族了,而在李家并没有发现李家大小姐的尸体,您看,这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呢?!”

    一个人影,急匆匆的跑上了山,带着讨好邀功的表情道。

    “你还挺能干的啊!”看着来人,王通嘴角闪过一丝无奈,这人叫陈奈,乃是玄境司厉州省的一个负责人,也是这个城市玄镜司的负责人,玄镜司这个职业看起来是威风的,但是不能出事啊,一旦出事,第一个背锅的就是玄镜司,身为负责人,他不得不负起责任来。

    本来王通来了,他还以为自己会被一抹到底,谁知道王通对于厉州省玄镜司所有的人都没有动,保留了原本的体系,兴奋之余,便一门心思的戴罪立功起来,殊不知王通不换他们就是觉得他们无能,愚蠢,办不了事情,也没有办法办事情,正好让他能够拖延时间,但是他们这么一来,却是打破了王通的如意算盘让王通感到十分的无语。

    只是,对方如此热情,也不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不是,最重要的是,不能让他们觉得自己对这件事情漠不关心,所以他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问道,“哦,这位李府的大小姐,有什么来历没有?”

    “这个,李大小姐一切都很正常。”提到这件事情,陈奈有些兴奋起来,“李家的家规十分的森严,李大小姐又没有上乘的习武资质,因此平日里头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偶尔出门活动,交往的也都是附近世家的小姐,并不会与外人接触。

    但是两个月之前似乎发生了变化,下头的人说,李家小姐出门的次数比以前多的多了,同时,在她失踪之前,李府之中亦有些许流言传出,言道这位大小姐曾经被李家的家主禁足,但是很快,这个流言随着李家大小姐的失踪便消失了,而三日之后,李家便被神秘人灭门,一切都泯灭了痕迹,因此,属下认为,这件事情,恐怕与李家大小姐多多少少有些牵连。”

    “既然如此,那就放手去查吧,那位李家的大小姐有消息吗?”

    “刚刚查到的消息,昨日,有人在城西四十里的水月庵见过李家大小姐。”

    “水月庵,尼姑的地盘?!”

    王通眉头轻挑,露出一丝不解来,“难道李家大小姐出家了?!”

    “这个……!”

    陈奈迟疑了一下道,“这个属下不能确定,因为那人只是远远的瞥了眼,感觉很像是李家大小姐,不过大人放心,我已经把人手洒出去了,应该很快就能确定。”

    “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这件事情里头透着诡异,让兄弟们小心一点,安全第一,不要为了查案子,把命丢了,那可就划不来了。”

    “谢大人关心!”

    王通的话却是让陈奈一阵的感动,这年头,像这样体贴下属的上司可不多了。

    “那暂时就这样吧。”王通道,“你先下去,如果有确切的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大人!”陈奈退下,王通摇了摇头,身形闪动了一下,同时消失在山峰之上。

    …………………………

    …………………………

    “主上,燕惊龙的确来了厉州,不过他露面的次数并不多,虽然玄镜司在他来了之后,加大了追查的力度,但是可以肯定,燕惊龙并没有参与进去。”

    厉州省,藏云市,一间废弃的校舍之内,丁霆宇站在破碎的窗前,听着自己手下人的探寻到的信息,他很自信,但是他并不是傻子,事实上,能够拥有他这样实力的家伙,没有一个是傻子。

    京城中的一次意外让他栽的不轻,不过他顺利的逃了出来,不但顺利的逃了出来,还意外的得到了巨大的好处,如今的丁霆宇已然不是在长安城的丁霆宇了,在长安城之时,他的修为只是神通境罢了,但是如今,他已经突破了那一个关口,将自己的修为生生的推到了通玄秘境,再加上他得到的宝物,称一声巨头并不过份。

    通玄巨头,放到大汉帝国的任何一个省都是横着走的存在,虽然他现在已经无法以真实的身份露面,而且必须隐藏在黑暗之中,但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更有信心,对于那些得罪他的家伙来,他也变的更加的可怕,一个隐藏在暗中的通玄巨头,所能够造成的杀伤力根本就是远超想象,也绝不会有一个势力愿意与一个隐藏在暗处的通玄巨头作对,所以,他有这个信心在厉州扎下根来,可是朝廷偏偏派了一个他最为忌惮的家伙过来。

    燕惊龙,这个刚刚崛起没有多久的年轻人显然是他心中的一块大患。

    没办法,相比于他,燕惊龙更加的传承,撇开所有的一切不谈,通灵玄武神兽便足以让他骂街了,尼玛,没你这么玩的啊,不带这么玩的。

    修为低到这个地步竟然可以直接借用玄武神兽的力量吊打一切,说你不是玄武神兽的亲儿子都没有人相信啊。

    “你既然能够借用玄武神兽的力量,那么,你能不能借用玄武神兽的能力吗?如果你能够借用玄武神兽的能力,那么能不能借用他的神通呢?你先天的时候能够做到那一步,那么如今你已经突破至了神通秘境,又能够做到哪一步呢?一切都是未知的,而放这么一个未知的家伙在厉州省,显然会严重的制约自己的计划。

    可是如何才能让他不对自己产生影响呢?

    暗杀他?

    开玩笑,如果自己有这个本事的话,就不会这么烦恼了!

    既然无法暗杀他,那么,远远的躲着他呢?

    也不可能啊,身为玄镜司派到这里调查自己的人,而自己又一心一意的在这里搞事情,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际上,自己都不可能躲,这样一来,让他躲呢?

    开玩笑吧,人家就是来这里立功的,怎么会躲呢?

    愁了半天,他这才转头问道,“你说,燕惊龙并没有参与到追查的行动当中?!”

    “是的。”

    “知道原因吗?!”

    “据传来的情报看,这位大人似乎对这件事情并不感兴趣,有可能,并没有追查下去的意思?!”

    “你觉得可能吗?他就是来立功的,不追查下去,他怎么立功呢?!”

    丁霆宇都快要被他气笑了,不追查,开玩笑呢吧,怎么在厉州搞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朝廷怎么可能不追查,或许近日因为朝廷的事情多,无法分心来插手这里的事情,但那都是暂时的,只要朝廷一腾出手来,必然会以雷霆万钧之势将自己在厉州的势力扑灭,而燕惊龙,只是一个前来探路的卒子而已,或者他也是因为看穿了这一点,才会先其按兵不动,固守待援的。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