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着,看的不仅仅是大汉帝国与血脉者的冲突,他还要监视与破解赤县神州最根本的禁制,森罗禁制。

    正是这个禁制,让赤县神州在虚空之中封锁了大量的通道,使赤县神州成功的隐匿在这一方虚空之中,即使是混沌天庭也无法查清楚,当然,现在这里已经暴露了,暴露在了王通的眼中。

    而最根本的便是这个森罗禁制敏感至极,对于一切的外来事物都非常的排斥,当日如果不是自己直接掉落了小混沌境的话,说不定还无法进入真正的赤县神州大陆,也就是他在小混沌境中得到的身份,他才能够逍遥的进入赤县神州,不会被发现,而其他人则没有那个好运了,在玄镜司的记载之中,有不少击杀天外来客的记录,对于这些天外来客,整个赤县神州都停不留情,一经发现,立刻斩杀。

    这样的行事方法,已经不是用一句“偏见”能够解释的清楚的,只能够说是“仇恨”或者害怕了,而从这方面可以确定,这个世界应该是在与混沌天庭的争斗之中打怕了,所以才会将自己封闭起来。

    只是在王通看来,这更像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态度,这样封闭起来有用吗?

    事实证明是没有用的。

    如果有用的话,他王通也不会来到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的存在亦不会被元始天尊,甚至更多的来自于混沌天庭的强者所发现了。

    元始天尊能够发现这里,那么与元始天尊同一个级别的存在呢?他们难道就发现不了吗?另外,怎么为什么能够逃到小混沌境中,这其中是不是有陆压的手脚呢?

    肯定是有陆压的手脚啊,他可不信事情会这么巧,虚空无限,万界无垠,自己在虚空乱流之中这么一转,就来到了小混沌境,这其中要是没有猫腻,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所以,他能够肯定,这所有的一切,暗中都有一只手冥冥之中在拨弄着,等到一切就绪之后,便彻底的爆发出来,而一旦爆发出来,便是这一方世界的大劫的开始。

    那么,这一方世界的大能们,甚至掌控着天道的存在们,你们难道就毫无所觉不成?不可能的,如果到了现在你们还毫无无所觉的话,那赤县神州亦不可能存在于虚空这么久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察觉到了危机的你们,会有什么样的应对手段呢?

    虽然都说危机之中蕴含着转机,但这样的空话其实是哲学的内容,真的放到了现实之中,就算是有转机,也得你能够抓住才行,如果抓不住,危机就是危机,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转机不转机的,剩余下来的,亦只有两个字,毁灭罢了。

    “我不知道老家伙们在策划什么,不过现在的态势已经很明显了,想要借我的手来推动这一次的赤县神州大劫,从中谋取巨大的好处,那么,我呢,能不能从中火中取栗呢?似乎不是没有可能呢?

    的确不是没有可能啊!!

    如今的王通已经不是以前的王通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星主级的存在,诸天之中也算是一方强者,更何况还有十二金仙这块牌子顶在前头,对于这诸天万界的隐秘也知道不少,碰到这样的事情,他当然是想着先捞好处了。

    “崩灭一个世界,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入局的,但是搞出《血脉经》,便将要承受这个世界崩灭最大的因果了,不过为什么我感觉到这一股庞大的因果会成为我的助力呢?!真是好奇怪的感觉啊,以前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感觉呢?”

    是啊,以前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但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赤县神州,特别是注意到了丁霆宇身上的命运之力后,王通便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对于命运之力的掌握更加的精熟,大命运术这门原本十分深涩的神通如今也变的游刃有余起来,仿佛一瞬间开悟了一般,但是自己没有感觉到自己什么时候开悟的啊,难道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的就开悟了?有这样的事吗?

    或许有,或许没有,但是王通要吧肯定,这种开悟,这种在大命运术上头的提升,绝不是有人暗中算计的结果,事实上,也不会有人有这个本事能够在命运之力上算计他,即使是元始天尊也不行,尽管他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乃至于整个虚空的最顶层,但也不可能掌握虚空世界之中所有人的命运,最多只能够影响到混沌天庭以及被混沌天庭征服的虚空区域而已。

    “既然不是别人算计我,而是冥冥中的命运之力在作怪,那岂不是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吗?!”

    王通眼中闪动着难掩的火花,“不管赤县神州的大能在想什么,也不管元始天尊这些家伙有什么算计,反正我不需要干涉他们的过程,我只需要承担这一切的困果便行了,身为一名背锅侠,我可以暗中推动,配合他们的计划,而在他们成功之后,我要因果之力来推动我的计划。”

    是的,他也有自己的计划,他的本体再次被困在了梦魇世界当中,这还是其一,其二,亦是最麻烦的事情,那便是当日那暗中袭来看一道剑气,那一道几乎可以灭绝一切的剑气让他心中悸动不已,不仅仅是因为剑的威力,还是因为剑的气息,那一剑的气息和自己太像了,自己的本体的修为是命星二重天,第二重天感悟的便是剑道,那一剑的气息,却是与本体的剑道气息一模一样,只是比起本体的剑道来,更加的老练与狠辣,如果不是因为本体有着十条命,恐怕如今已经被一剑灭杀了,但,这也正是他疑惑不解的地方,如果真的如他所推测的那般,那么,本体有十命神通的事情是瞒不过对方的,想要杀死本体,便是灭绝世界的一剑也是不够的,但是为什么他还要这么做呢?又或者,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意外不成?

    王通细品自思一番,最终还是不着头绪,“如果真的如我推测那般,被封印在梦魇世界倒也算是一种变相的保护了,不过如此违背法则与常理的事情发生,肯定有其限制,而且还有可能限制还很多,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对方想要更进一步的出手,必然也是困难重重,但是万一让对方抓住机会,那么,麻烦就大了。

    “星主的修行,漫长而枯燥,主要是大罗法则的运转与感悟,修为已然不存在增长了,领悟法则,操纵法则才是常态,这一点必须要搞清楚,如今我在这一界,最大的收获并不是什么功法,也不是什么法宝,最大的收获是两件,一件是混沌之心,另外一件则是破坏体制,混沌之心蕴育是需要时间的,而第二点,则可以成为我大罗第三层的根基,先以赤县神州为试验田,以血脉之力颠覆整个世界的体制,打开体制的罗网,再通过我的机械分身在主神殿发布任务,利用无数的轮回者去颠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完满我的法则之道,修行,果然是逆天而行之道啊,真他妈的不是东西。”

    想着自己的计划以及会造成的后果,王通咧着嘴暗笑起来,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翻手之间,便是世界顷覆,对于人命什么的,也不怎么在意了,但是如果说真的不在意的话,又不能这么说,可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为了自己的道,牺牲无数世界与无数生命,也就是眨眨眼的事情而已,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啊!

    是的,没有那么难的,只是眨眨眼,翻翻手,动动念而已,所以,这就是轮回之盘出现的原因吗?!

    隐约间,王通心中闪过了一丝明悟,这丝明悟一闪即逝,但就是在他要消失之前,被王通抓住了尾巴,让王通看到了一丝世界真相的端倪。

    轮回之盘,仙域诸天,那可是一切开始的地方啊!!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