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心乃是一件绝世的宝贝,这东西即使放到混沌天庭之中,亦会令无数强者眼红,甚至能够引动混洞境的天君出手抢夺,可不要以为天庭中的天君都是什么好人,你看他们平常一个个的笑咪咪的,好像什么都不放在眼中一般,不问世事,波澜不惊,但那是因为能够触动他们的东西太少了,当真有一样东西能够触动他们,他们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出手抢夺,混沌之心,便是其中之一。

    所以,想要孵化混沌之心,最好的时机便是在这赤县神州,然后将其彻底的炼化,不然的话,便只能够慢慢的等待,待到自己破星之后,成为混洞天君,再想办法,可惜,他不想再等了。

    “这个世界的大劫已至,毁灭已经不可避免,正好可借此燃烧此界的气运与劫气,孵化混沌之心,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直到现在,他还没有等到元始天尊的指令。

    之前他得元始天尊的命令,静待时机,可是现在,此界大劫已起,在他看来,时机已经到了,元始天尊如果真的对这一界有想法的话,应该有所行动了,可是为什么他一直没有行动呢?

    一直没有行动,自己便无法借势完成自己的事情啊,他不认为凭借自己一人之能便能够毁灭这个世界,尽管这个世界的法则在崩溃,尽管这个世界的体制在崩溃,但是不可否认,这个世界的实力并没有被削弱,特别是最高层次的战力,能够与混沌天庭相抗衡,并且成功的脱身而出的战力,绝不可能如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一点,这么多年来,自混沌初开,真正从混沌天庭手中逃出来的世界还真的没有几个,而赤县神州便是其中之一,要说这赤县神州没有混沌天君之上的存在,王通是一百个不信,只是显然,因为某些原因,这样的伟大存在都避世了,对于普通的生灵而言,这样的存在避世是好事,可是总得看情况吧,现在赤县神州混乱无比,正是他们重新出现,梳理天下的时候,而不是隐于深山,久不现世。

    “燕惊龙,你好大的胆子,竟然与广陵道勾结,偷渡丁霆宇酿成如此大祸,还不快随我回京城认罪!”

    正思忖间,冷不丁的传来一声厉喝,倒是把他给吓了一跳。

    这里是沐州城,之所以会来这里,便是因为这里接近阴沉渊,阴沉渊是这个世界上有名的绝地,但正因为是绝地,所人鲜有人至,王通便想在这个地方闭关,参悟混沌之心,同时也等待着元始天尊的下一步指令,想不到走在街上,竟然被人认出来了,不但被人认出来,当场喝住身份,还要被押到长安城中去认罪!

    他不禁有些好笑的转头道,“你这小子,好大的口气啊!”

    “燕惊龙,你这个祸害,早就该下地狱了。”

    回应他的是一声咒骂,随后银光闪动,一杆长枪直奔面门袭来,红缨飞舞,寒劲凝聚,汇于一点,仿佛刺破空间一般。

    叮!!

    一声脆响,一面透明的水晶壁出现在王通的身前,将这一枪生生的挡住,寸进不得。

    “刚入神通,便想找我的麻烦,看来玄镜司这些年当真是衰落到了极点!”

    说话之间,身形已经移至了对方的面前的,一巴掌便糊了下去,将这名初入神通的少年俊彥生生的打的飞了出去,“现在的玄镜司,素质越来越差啊!”

    少年落地,一阵翻滚,随后腾身而起,手中长枪幻出几朵枪花,疯狂的朝着王通袭来,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

    “我们有仇吗?!”

    看这家伙疯狂的样子,那种来自骨子里的仇恨,看起来,并不像是公事,反而像是有私仇一般,定睛望去,却见一条条因果之线自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其中有一条若有若无的线与自己连接在一起,看的他直皱眉头。

    这特么是什么情况,这厮或许真的是和自己有关系,但是如此弱的因果之线,与自己的关系应该不大啊,怎么搞的自己跟他像有杀父之仇一般。

    “十年前长安之乱,你引乱党入玄镜司,杀了我的父亲,今日,我便来找你报仇了!”

    那青年怒声喝道,十数朵枪花狠狠的撞在水晶壁上,虽然没有丝毫的作用,但是却也让王通皱眉不已。

    “十年前,长安之乱,引乱党入玄镜司?!”王通目光一凝,不悦的道,“十年前长安之乱,我的确是在玄镜司,不过我只是在玄镜司中闭关而已,并没有引乱党入玄镜司,这个帽子你不要乱扣。”

    “哼,你还想狡辩,如今玄镜司已经找到了当年你引乱党入玄镜司的人证,将你开革出玄镜司,你以为你能逃的出玄镜司的追杀吗?!”

    “我当然能逃的出,惹毛了我,我去长安城将玄镜司端了!”

    王通目光之中透着一丝冷意,上前一步,再次欺到他的身前,抬手一抓,便将他拎了起来,“小子,回去告诉你们总队长,我就在阴沉渊修炼,有胆子的话,就来找我。”

    说完,伸手一送,便将他扔到了地上。

    “哼,燕惊龙,你以为你不承认就能逃的过制裁吗?就算你能逃的过,你们燕家呢,不要……!”

    啪!!

    还没有等到他说完,王通又是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玄镜司真是越来越不长进了,有你这么办事的吗?回去你把你刚才说的话在老铁面前再说一次,看看他揍不揍你!”说罢,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那青年捂着被打的脸庞,望着那洒然而去的背影,一脸的怨毒,却又无可奈何。

    不过,他也知道王通的话说的有道理,在这个世界,用家人来威胁对手的确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特别是威胁王通这样一个修为很有可能已经达到通玄境的巨头,修为到了这种地步,寿命增长了无数倍,早已经脱离了凡人的范畴,凡间的亲情对他们而言,可以说是可有可无,因为很有可能,一着顿悟,闭关几十年之后,凡人的世界早已经物是人非了,还谈什么亲情。

    所以他们绝不会受亲情家人的威胁,但是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报复肯定是随之而来,而一名强大的独行修行者,又一心一意的要搞破坏,那么,造成的损失必然是巨大的,非常人所能够承受的了的,因此即使是在玄镜司,亦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在当事人没有伏法之前,绝不会愚蠢的去动他们的家人,家族,因为这根本就是给自己找麻烦的行为,而他刚才的话,已经犯了大忌。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