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高高在上,冷眼旁观,甚至连插手都不插手,漠视一切,任由天下大乱,并且默默的关注着天下的变局,这样做是对的。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不必,这才是虚空的常态,或者说,这是天地演化的一层至理,对于这些已然能够操纵天道的大佬而言,这种天下大乱的情况并不能够给他们带来任何的影响,他们只需要静静的看着,天道便会慢慢的拨乱反正,最终将混乱平息下来,随着新的秩序建立,一切,回归原初。

    在没有外力干扰的情况之下,这是至理,在有外力干扰的情况下,这也是至理,只是最后的获益者不同而已。

    “师叔,因为您暗中散布的《血脉经》,直接让这个世界的法则彻底的崩溃,导致您身上沾染了太多的因果,天道已经注意到了您,不但是天道,还有那几位高高在上的存在,亦是如此,我们来到这里之后,便发现,一直有一股力量在暗中的寻找于您,也就是您躲的比较隐蔽,否则早就被他们发现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放手不管,把一切都交给你吗?!”

    “不是我,是我们,师叔,您被盯上了,而且一个人势单力薄,也完成不了师祖的任务,若是惹出了什么蒌子,反而会被师祖惩罚!”

    “这话说的有道理,我爱听!”

    王通扯了扯嘴角,看着眼前这厮,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杀气,不过,眼前这个老儿面色从容,并没有被他这位便宜“师叔”的眼神吓倒。

    是的,王通只是他的便宜师叔而已,这厮虽然在辈分上低了王通一辈,可是实力上却是丝毫不弱,同时也是天庭内的一员悍将,如今在玉帝手下效力,修为已然达到了命星八重天,如果不是被元始天尊收为了弟子,恐怕王通见到他还要弯腰行礼呢!

    如今是不需要行礼了,但是在他们这些玉虚门下眼中,王通就是一个走了狗屎运一般的小子,就如当年的燃灯在十二金仙眼中的地位一般,格格不入。

    说白了,还是他的资历太浅,实力太低了,说起来,以绝对的时间而论,眼前这一位入玉虚门下之时,恐怕他还没有穿越呢!

    现在却堂而皇之的成为了对方的师叔,他也觉得便扭。

    但是便扭并不代表他就不在意眼前这个家伙的态度,甭管怎么说,自己都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十二金仙之一,眼前这家伙资历再老,再强,在地位上,也远不如他,所以,凭什么在自己面前装出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呢?

    只是,这家伙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虽然这个世界上影响着天道的那一群人并没有插手赤县神州的俗事,但是对于赤县神州还是挺关心的,特别是一眼便看穿了《血脉经》在此事之中的作用,并且循着因果之线,最终关注到了他的存在,只是王通早有准备,做了无数的预防措施,虽然让他们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是在王通不现身的情况之下,他们也无法查清王通的底细,毕竟王通也不是省油的灯,不但掌握了大命运术与大因果术这般的大道神通,本身还因为某些原因,为命运所眷顾,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到的待遇,所以,一旦他想要隐藏起来,欺瞒天道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所以他一直呆在阴沉渊中,直到袁天罡的出现。

    眼前的老者便是袁天罡,他的师侄儿,曾因为某些原因,一度下凡搞出了一桩桩的大事,现在是玉虚门下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也是这一次吞并赤县神州行动的总负责人。

    是总负责人。

    不要以为王通就是总负责人,他只是元始天尊放在这里的间谍罢了,主要的作用便是配合袁天罡的行动,只是如今看来,袁天罡并不是要他配合行动,而是要将他变相的纳入麾下,并且收割他这么些年来的成果。

    因此他心中非常的不爽,道,“我搞《血脉经》只是一时兴趣而已,当然,我也有我的打算,但是在那个时候,我不可能会想到有一天能颠覆整个世界,毕竟当时我只是孤身一人而已。”王通笑眯眯的道,“我的打算亦非常的简单,通过推行《血脉经》,激活这个世界的血脉力量,在森严的法规罗网上打开一个洞,好找到回归混沌天庭的路,所以,我要做的只是点上一把火罢了,谁又能想到,这个世界已经被师尊盯上了呢?当师尊联系上我的时候,火已经点了,因果已结,就算是我想要收手也已经是不可能的话,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当时师尊联系到了我,现在我恐怕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回归混沌天庭了,然后这个世界卖一个好价钱,现在嘛,既然师尊有需要,我自然也就放弃了这一块的利益,在这里给你们帮帮忙,你说是不是?!”

    王通的话滴水不漏,说罢之后,便站起身道,“师侄啊,一个世界的利益我都能够舍去,又怎么会舍不得几个暗子呢,如果有的话,我一定会把他们交到你的手里,让你们的计划更加的顺利,可惜,我当真是没有啊!”

    “那燕家如何?!”

    “我离开燕家之后,燕家与我的关系便不大了,而且因为我的关系,燕家现在应该处于那几位存在的注视之下,他们都在那里等着我呢,如果你们对燕家感兴趣的话,不妨去看看,不过现在嘛,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休息了,不好意思。”

    袁天罡阴沉着脸,离开了阴沉渊,王通的话虽然说的非常有道理,但是他一个字也不相信,可惜,不相信归不相信,他也找不出任何的证据来证明王通在耍他,因为站在王通的立场上来看,他所说的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之后,想要回去,却限于这里森严的天道法则,想办法把这天道法则扯出一个口子来,回归混沌天庭,这无可厚非,至于现在看来王通的动作过猛,这也没什么,毕竟这个世界是他想要卖给混沌天庭的,自然不会在意自己的行为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多么巨大的损失!

    一切都解释的通,但是袁天罡总是觉得王通在隐瞒着什么,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的直觉从来都没有错过。

    可惜,面对王通,他不能够用自己惯用的手段,来逼迫,因为他的身份太过特殊了,尽管很对王通很不服气,但是十二金仙的地位注定了他不可能用过激的手段来对付王通,而除了过激的手段之外,他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来得到王通手中的资源,他坚信,王通手中一定有对他有用的资源,可以让他立下巨大的功劳。

    “袁天罡,这家伙不会相信我的话的,即使我说的都是实话!”

    袁天罡走后,王通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来,“不过这样也好,他的到来,却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