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被这一股气息浸染上,便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可惜,此时王通早已经身化一道琉璃剑光,无论是魔雷爆炸的威力还是那些足以将修行者的沉沦为魔的冤魂都无法阻拦这道剑光,那些无意识的冤魂,根本就碰无法近前,哪怕是刚刚一近这道剑光,便会被犀利无比的剑气切割分解,化为最原始的能量,消失天地之间。

    剑光的速度又快,剩下的几人根本就跟不上这剑光的速度,不过是几息之间,余下的六名魔尊之中,便有五名丧命在这剑光之下,为首的魔尊在启动阵法的同时,猛的拍下了自己的椅把,一道血光透射而出,将他淹没在一片血色之中,而最后一名魔尊,亦是最为靠近大椅的魔尊,也在这个时候非常的,施展出自己最快的速度,钻入了血光之中,在下一刻,王通的剑光便已经驾临,将血光截段,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唉,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这尊分身的修为太低了,若是本体来施展的话,他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剑光消失,王通出现在大椅的前方,此时血光已经消失,王通略略有些遗憾,但是却并不怎么失望,因为这一切他早有预料,这个结果,早已经在他的六爻神算的推演之列,之前虽然有了精心的准备,但是这一次,也中是比他六爻神算推演的画面中多杀了两名魔尊而已,聊胜于无,他将目光转向那血色的大椅之上,看着椅背与椅面之上布满的符文,抬手一指,无数剑气迸射而出,一息之内,便将这张代表着万魔城威严的血色大椅切割成了无数碎片。

    叮!!

    一声轻响之下,剑气不知道触动了哪里的机关,露出一条通往地底的通道,一股淡淡的甜味之中混杂着丝丝的血腥气息飘了出来。

    “血精啊!!”

    王通长吸了一口气,血精,血之精华,这是魔修们最好的补品,亦是他们献祭之后所能够得到的最高赏赐。

    不过能够赏赐下血精的家伙,无一不是魔界的大能。

    魔界!!

    这是一个极为广泛的概念,虚空之中有无数个魔界,而且各不相同,甚至力量体系都完全不一样,可是在燃烧了气运,回溯了混沌之后,王通很清楚,在这无数的魔界之上,还存在着一个至高的魔界,这个魔界在混沌之时便已经有了,如今散布于虚空之中的无数魔界,都是这个至高魔界的分支,本质上讲,都是混沌原始意志的体现,分布于虚空各处的魔界,都可以通过原始的混沌意志与至高魔界相联,通过祭祀的方式获得至高魔界的力量,然后再结合各自的世界法则,演化成适合的虚空域魔道力量,即使是深渊世界的魔鬼与恶魔,也可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力量,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原始的混沌意志保护自己的一个机制。

    自虚空被开辟之后,原始的混沌意志实力大减,影响力早已经不比从前,所以,分散于虚空各处的魔界都是它意志的体现,也是他意志的延续。

    从六爻神算的推演之中,王通自然了解到,随着赤县神州天道意志的转变,原始的混沌意志侵袭着这个世界的天道,同样亦将至高魔界的意志带到了这里,与这里的魔道中人直接产生了联系,这一联系的结果就是,这个世界的魔道力量大增,通过献祭的方式,获取了庞大的力量,同时,原始的混沌意志似乎对于赤县神州非常的重视,一名至高魔界的原始魔族竟然降临了赤县神州,操纵着原始的混沌意志侵蚀这个世界的天道。

    王通的目标便是这名原始魔族。

    原始魔族,即使至高魔界的魔族,说白了便是先天神魔的一个变种罢了,先天神魔自混沌之中诞生,但是随着虚空开辟,虚空之中虽然亦有混沌之地,但是已经无法产生足够的让混沌神魔诞生的土壤了,而且对于原始的混沌意志而言,先天神魔也不是那种真正值得依赖的人,所以,原始魔族应运而生,这是万魔之祖,万恶之源,当然是相对于其他生灵而言的,对于原始的混沌意志而言,原始魔族说白了便是他们打手,他们的白细胞,他们用以清扫虚空,返本归元的利器。

    说起来,原始魔族的数量一直是个谜,从来都没有人弄清楚过,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原始魔族的数量并不多,也不轻易的显世,这一次,如果不是原始混沌意志对于赤县神州有了觊觎之心,也不会降临一名原始魔族出来。

    而王通的目标自然也就是这名原始魔族。

    万魔城也好,其他被魔修占据的地域也好,他们的献祭对象自然而然也就变成了处于赤县神州之中的原始魔族,因为献祭给这位原始魔族,他们能够得到的力量要远比献祭给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至高魔界强大多少倍。

    否则,赤县神州的魔修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拥有这么大的发展空间。

    漫步踏入那地下通道之中,感受着越来越浓烈的血精气息,王通的笑容愈发的浓烈起来,近半个时辰之后,他终于来到了地下通道的尽头,一个地宫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是一个不大的地宫,应该是由百灵城城主府原本的地下室改建而成的,地宫的中心部们,便是一个完全由头骨搭建而成的祭坛。

    “这审美观还真是LOW啊,全都用骨头,难道是因为骨头不要钱吗?穷酸的家伙!”王通嘀咕起来,双手一挥,堆在祭坛周围的血精都飞舞了起来,落到了祭坛之上。

    仿佛感应到了血精的气息一般,在第一枚血精落入祭坛之上后,那祭坛上纹理便开始发光,然后有如水晶一般的血精俱都消融了起来,一层层血光自那祭坛之中闪现了出来。

    与此同时,一股恐惧而邪恶的气息随着光华降临在地宫之内。

    “是什么人,在召唤于吾!!”

    “骨头陀,你可以死了!!”

    感受到了这股足以让通玄巨头心神崩溃的气息,王通丝毫不惧,周身力量蒸腾,猛的扑向了祭坛之上。

    “嗯?!”

    那股降临的意志显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说,他根本就无法理解王通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很快,他便知道了。

    只见王通冲到祭坛上后,身体之中散发着一股子极为恐怖的气息。

    “你,你要找死吗?!”

    饶是骨头陀并不常和人打交道,但是一名修行者这种状态意味着什么,他还是一清二楚的,这是自爆的前逃,这厮为什么要自爆,而且,他为什么要在自己的面前自爆?

    “咦,你是燕惊龙,不对……”

    电光火石的瞬间,骨头陀的意志终于感受到了王通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恐怖的,足以让整个世界翻覆的能量,心念电转之下,已然明白报王通的目的,但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是的太晚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