阐与截的理念都是有为,而鸿钧与太上的道则是无为,两者存在着矛盾的地方,但是并非不能够共存。

    有为和无为恰如硬币的两面,缺一不可,所以双方才会合作的那么深入,但是,由于鸿钧的道行太高的,高过了两人,再加上一个太上,双方之间的力量并不平衡,所以暂时还无法共存,在无法共存了的情况之下,这两位自然也就无法继续将自己的理念在混沌天庭之中发展了,所以,混沌天庭以及混沌天庭所辐射的几个虚空域包括仙域诸天和盘古域,都难以看到这两大教派的身影,至于佛教,用通天的话来讲,这是对于鸿钧的拙劣模仿,只是走了狗屎运,才有机会凝成了道果,但是狗屎运也到此为止了。

    这些涉及到那些从混沌时代一直到虚空时代的恩恩怨怨,王通只是略知一二,想要让他涉足其中基本上不可能的,他也不会那么的愚蠢。

    只是这些情报对他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毕竟他与是三清这一系中出来的人物,将来入了混洞,凝聚道果,当然需要选择,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凝结道果而服务的。

    大罗大道,需要经历两个阶段,一个是命星星主境,这是完善自己的大罗法则的阶段,另外一个混洞天君境,这是锤炼自己法则的阶段,成就道果,便相当于突破了天君境,进入了一个不可知的境界。

    元始天尊对自己所掌控的虚空域自然是以教化为主,推行自己的理念,但是众所周知,世人对于同一种理念的理解各不相同,因此,即使是在一个教派内,还会分成许多的派系,阐教占据的虚空域范围十分的广阔,虽然都践行着阐教的道路,可是阐述出来的道理却是各不相同,所以,在至高的阐教之下,这个虚空域的诸天世界各自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只要不违反元始天尊当年定下的原则,元始天尊便不会插手,这本来也是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奋起直追,最终达到鸿钧境界的最重要的倚仗之一。

    可是,最近,这一方虚空域却是出现了一些问题,一些元始天尊不便插手的问题。

    “有叛徒,找到他,把他带来到我的面前。”

    这是不得己而为之的事情,有本事在元始天尊的眼皮子底下埋钉子的家伙不多,而如果元始天尊大张旗鼓的把这叛徒找出来,必然也会惊动这叛徒背后的人物,对方处置起来也不是不方便的事情,来个死无对证不要太轻松啊!

    所以,元始天尊发现了一些苗头不对,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也没有准备亲自出手,恰好这个时候,王通在赤县神州给他帮了一个大忙,又脱出了赤县神州,便顺便将这件事情交到了他的手中。

    “所以说,一切都要秘密的调查,连结果都不必告诉元始天尊,直接将人弄死就得了了,这个我喜欢。”

    说起来,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就是一个简单暴力的家伙。

    只是现在,自己的身体都爆了,只余下剑灵存在了,难道不该重塑身体吗?

    因为自己是元始天尊座下,同时又是阐教新十二金仙之一,因此进入一个阐教所掌握的世界时,完全没有遇到以前在其他的世界进经常遇到的事情,天道排斥。

    事实上,这里的天道不但没有排斥他,甚至对他极为友好,进入这个仙域之后,他明显的感觉到了天道对他的亲近,而在必要的时候,他甚至可以调动一部分的天道之力,这让他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但是细想想的话,其实也不算什么,因为他本身的身份和地位便已经够了。

    身为阐教十二金仙之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放在这一个虚空域中便是老祖宗一般的存在,掌控一部分的天道是他身为十二金仙的基本权限,甚至即使这一方仙域拥有自己的天道,甚至还有一个掌控者,当王通一降临的时候,掌控的权力便有一半自动的转到了王通的身上。

    当然,这一切都是暗中进行的,除了他与天道之外,再也没有第三个人知晓了。

    而有了天道加身,有许多事情,办起来也就方便多了。

    譬如现在,他想要寻找一具身体,而很快,他的剑灵便感觉到了一股极为浓郁却诡异的剑气。

    “这是……!”

    心念动时,他便已经出现在了一方世界之内,每一个虚空域都是庞大的,其中大大小小的世界宛如星辰,也就是那些达到命星星主的强者们才机会知道世界的真相,其他的普通人,都会觉得自己所处的世界就是全部了。

    辰天界,辰天大陆,便是这一方世界的名字

    王通出现的地方是一处乱葬岗。

    他需要一具尸体,有许多的办法,最简单的办法便是找一个刚死掉的人,还没有死透的情况之下,夺舍,占据他的身体,这阐教统治的世界,王通又掌握了一部分的天道之力,所以,无论是他夺什么人的舍,都不会出现什么不契合的问题。

    当然,他也可以借助这一方世界的力量,重新塑造出一具完美的身体,然后降临到这个世界来。

    王通本来是想要选择第二种的,但是当那一股浓郁同时却又诡异的剑气出现之时,心灵深处,传来了某种悸动,在这一股悸动之下,他下意识的来到了剑气所在之处,看到眼前的一切,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改变了自己的主意,他用了最简单的方法。

    夺舍!

    这是一具极为年轻的身体,最多不超过十二岁,面色清秀苍白,双目圆睁,透着无比的愤恨与恐惧,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身体的机能看起来已经消失了,但是他的冤魂还没有消失,但是,这种冤魂的感觉非常的弱,显然,出手杀他的家伙已经考虑这厮变成凶灵的可能性,因此提前进行了净化,打散了他大部分的神魂,只余下了一点执念在支撑罢了。

    “一点执念吗?这是个人的想法,便是天道也无法完全的进化,罢了罢了,看在你天份面子上,我便助你完成这一点执念吧?!”

    剑灵闪过一道光华,落到了那具还没有完全死透的身体之上。

    然后,他便感受到了一股剧痛,然后,便是一点点关于这一具身体的信息被他吸收到了识海之中。

    “天生剑骨,世家争宠,狠毒后母,抽骨杀人,呵呵,这还真他好的是一出好看的宫斗剧啊!”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