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谷泰山这厮能够直面自己的奔雷剑诀已经够夸张了,你特么更加的夸张,张张嘴,就把我的剑光给泯灭了,有你这样的吗?怎么可能呢?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这小子不是才入气海关吗?老子已经晋入意守关了啊,光是修为上便已经赢了一大截,凭什么你能够做到这一点呢?

    心念电转之下,他还是有些不服气,有些不舒服,感觉到自己被打了个突袭,想要再试一次,但是却感觉到了自己的眉心一凉,却见王通天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前,手中的长剑剑尖已然顶在了自己的眉心之上,一股纯粹到了极点的剑意在眉心涌动,仿佛在下一刻便要将自己的大脑绞碎一般。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当然不敢有丝毫的妄动,只是深吸了一口气,面色慢慢的变白,放下了手上的长剑。

    “好剑法,我认栽!”

    是的,他认栽了,不但他认栽了,便是谷泰山看到这一过程心中也连骂了数十次的脏话。

    尼玛,这是什么剑术?老子睁着眼睛在这里盯了半天,都没有看清你是怎么冲到黄道清面前的,也没有看清你究竟是怎么一剑顶在人家用眉心上的,这样的剑术,用鬼神莫测来形容也不算过份啊,什么时候,宗内出了这么一个怪胎啊?!

    虽然只是轻轻的一剑,却已经在在场的一众弟子的内心刻下了极深的印象,同时亦将所有人的骄傲打落在地,连人家怎么出剑都没有看清楚,还有什么骄傲的资本呢?

    没有,根本就没有!!

    “想不到王师弟的剑术如此高明,以前,却是我坐井观天了,泰山心服口服!”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谷泰山终于开口了,而他的开口便相当于承认了王通的地位,而一众弟子几乎同时退了一步,微微的低下了脑袋,以示恭谨。

    “不敢当师兄之赞,其实到了现在,我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王通扯了扯嘴角道,“请问掌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把大家都叫了过来?!”

    “你这段日子一直都在藏经殿中,却是不知道,外界已经闹翻天了!”

    “闹翻天,为什么?!”

    “为了问天碑!”

    “问天碑?!”

    王通眼中疑惑依旧,但是心底深处却是早已经翻起了重重的恶浪。

    问天碑啊!!

    这玩意儿他当然知道,掌控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天道,他对这个世界一些关于天道的隐秘知晓甚详,这个问天碑便是其中之一,所谓的问天碑其实是一部分的天道碎片。

    这也是辰天大陆的一个特殊之处,这一方世界,原本拥有自己的天道,拥有自己的创世者,甚至拥有自己的神,只是被阐教征服这之后,天道便被打碎了,阐教重新融合了天道,改变了天道,重塑了天道,将这个世界的天道彻底的掌握在了自己手里,但是被打碎的天道却并没有被完全的掌握有一部分散落到世界各地,又因为天道改变了,这一部分的天道碎片与现在的天道产生了一些若有若无的联系,便拥有了一些奇异的功能,这问天碑便是其中最为有名的一个。

    问天碑的作用非常的简单,便是推演,任何的武学功法,经过问天碑的推演都能够直接推演到极致,当然,这并不是问天碑最让人看中的功能,毕竟这个世界的武学并不缺,天位武学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问天碑最让人觊觎的是另外一项推演的能力,任何一个人,只要是修为在地界之下的修行者,都可以通过问天碑推演出独属于自己的,完全与自己的属性契合的功法,甚至能够将他未来的道路直接推演出来,而省去无数的弯路与时间,历代以来,无人绝代天骄都是通过问天碑找到了自己未来的路,甚至明确了自己未来的道路,所以,这便是世人对于问天碑趋之若鹜的原因。

    不过问天碑也有一些局限性,第一,便是他只能够帮助人元境的修行者推演道路,修为再高便无能为力了,第二便是每一次的推演数量有限,最多只能够帮助三人推演出自己的道路,或是推演出五门天位功法,所以,在早先的历史之中,每一次问天碑出世,都会惹起无数的腥风血雨,为了争夺这问天之碑,大家都连狗脑子都打出来了,所以到了后来,辰天大陆的修行者们为了防止历史的悲剧再次发生,便由十大宗门牵头定下了规矩,比武夺帅,每一次问天碑出世,便会立下问天之擂,为其十日,在这十日之内,天下任何五十岁以下,修为在人元境的修行者都可以参与争夺,最后夺得前三名的修行者便可以参悟问天之碑,让问天碑助其推演自身的道路,当然,得胜者也可以将这个机会卖给一些宗门,让这些宗门借此机会将自家的功法推演到天位极致,这样的规矩已经延续了数千年,因为运转良好,所以从来没有人想过改变,而每一次问天碑的出世,都会汇聚天下的年轻英杰来一起角逐。

    但是这一切,并不在王通的计划之中,或者说,问天碑并不会在现在这个时候出世。

    无论如何,问天碑都是旧天道的碎片,与天道存在着极为诡异的联系,而王通掌握着一部分这个世界的天道之力,对于问天碑的特性亦是问清,也知道它的下落,更知道问天碑出世的时间绝不是现在,而应该是十年之后。

    今天他突然之间听说问天碑出世了,不由有些意外。

    但,也仅仅是意外而已,在他的眼中,天道虽然威严,但也不是不可逆,不可改变的,事实上,天道有常,变化无常的道理他比谁都懂,也十分的明白,只要有足够的实力,便能够影响到天道,就如他自己一般。

    而裂天剑宗之所以会弄出如此大的阵仗,为了问天碑也能够说的过去。

    “问天碑出世,这倒是没有想到啊!”

    王通笑了笑道,“不过,要夺得问天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掌门可是给我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啊!”

    “哈哈哈哈哈哈,你有信心就好了。”谢无极哈哈长笑道,“有你在,我就放心了,我相信,你也不会让这些师兄弟陷入险境吧?!”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