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会,弟子怎么会让师兄弟们陷入险境呢?不过,不知本门这一次的目标是什么呢?是要夺取问天碑所有的名额吗?”

    “我虽然对你有信心,但是天下之大,人才辈出,每一代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绝代天骄出现,你能够夺取问天碑的名额便已经足够了,至于其他弟子,他们会全力的助你争夺的,当然,如果他们能够夺得名额就更好了。”

    “那么,我可以开杀戒吗?!”

    王通眯着眼睛,透着一股子杀气道,“争夺问天碑都是各门各派的精英弟子,我出手杀了他们,不好交待吧?!”

    “你这小子,当真是个杀才啊!!”

    听了王通的话,裂天剑宗的一众高层已然无语了,还有几人将目光直接投到了萧擎天的身上,仿佛在问你这弟子是怎么教的,怎么杀气这么重呢?

    萧擎天面色微窘,也不说话,谢无极轻叹一声道,“能少杀就少杀,但是,如果真的遇到了那些不开眼的,光了也无所谓,问天之碑,关系到未来的道途,却是容不得一点留手的。”

    “弟子明白了。”王通点了点头,“不知掌门还有何吩咐?!”

    “没有了,其他的事情,萧长老会跟你说的,这一次,是他带队前去。”

    说罢之后,谢无极抬起头,看着一众弟子道,“今天,能够站在这剑极殿的,都是各个峰头,各家的佼佼者,都是我裂天剑派的希望,也都是有资格参与问天碑竞争的青年俊杰,刚才我和通天说的话你们应该都已经听到了,真正的论起实力的话,我裂天剑宗有希望夺取机会的亦只有王通天等寥寥数人,但是,你们要明白,问天之碑的争夺大部分都是以实力为主,但并不是每一次都以实力为尊,也不是每一个名额都是以实力为尊的,有的时候,还要是要运气,要缘份,这也是我让你们大家一起去的原因,缘之一字,妙不可言哪,我希望你们当中能够有人与问天碑有缘,我也希望你们当中能够有人能够通过问天碑悟出属于自己的道路,将我裂天剑宗的威名推到一个新的高度,同时,也希望经过这一次的问天之争,你们能够变的比以前更加的成熟,更加的强大,更快的晋入下一个境界之中。”

    一席话,说的不少弟子热血沸腾起来,当然,更多的则是在思考,自己在将要到来的这一局中,将会处于什么样的一个地位,需要采取什么样的态度与行动来向宗门证明自己。

    “好了,都跟我来吧,这一次的问天碑出世地点在海崖洲琼崖岛,很有一段路要赶呢!!”

    在谢无极发表完一番讲话这后,一直无语的萧擎天站了起来,甩了甩袖子,对一干弟子道,“本门剑舟地方狭小,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剑舟!!”

    这两个字一出口,顿时便有不少的弟子变了脸色。

    剑舟,是裂天剑宗的用以远程赶路的一种交通工具,体形巨大,呈剑形,所以被称之为剑舟。

    但在许多弟子看来,这根本就是没有必要的,不能因为你是剑宗,连交通工具都是剑形的啊?对不对。

    可裂天剑宗这个传统一直延续了无数年,让许多代的弟子叫苦不堪,但是偏偏,第一代弟子是弟子的时候,都在叫唤,要求宗门换一种交通工具,或者是改变一下剑宗的造型,等到这些弟子成了长老,成了宗主,成了掌权人之后,这样的想法,立刻便会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对这年事情绝口不提,甚至有些长老还特别喜欢以剑舟载人,将剑舟的速度开到极致,看着剑舟中的弟子一个个翻天覆地的样子,以此为乐,或许,这也是人类的一种劣根性的表现吧。

    剑舟因为其形态的原因,表面上看起来很大,但是同内部的空间极为狭小,载客量并不多,这只是其一,其二,因为是剑形,所以飞行起来完全就是御剑飞行的模式,御剑飞行,放在单人的身上,当然是速度极快、而且灵活多变,在与对争斗之中占着巨大的便宜,但如果你放在剑舟之上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恐怖的速度,突然之间的急刹、急停,然后翻来覆去,颠倒乾坤,就算是修为不错的家伙,在这里头蹲上几天,能把胃都吐出来。

    所以,一听剑舟这名,这帮弟子的面色就没有一个好看的。

    “王师弟,之前黄师弟有什么得罪之处,我在这里帮他陪不是了。”

    上得剑舟,王通很自然的便与谷泰山分到了一个房间之内,这还是两人的身份特殊,所以得以两人占据一个刻意,其他人至少是四人房,也只有萧擎天这样的长老才能够在剑舟之中享受单人房的待遇。

    说起来,王通与谷泰山并不陌生,毕竟他是萧擎天的弟子,萧擎天虽然不是裂天剑宗的掌门,但是身为大长老之一,他的身份并不比掌门低多少,甚至在许多的地方更有话语权,身为他的弟子,交往的也都是宗门之中有名有姓的天才人物,只是裂天剑派是一个剑修的门派,修炼剑道的家伙一向都以感情淡漠诸称,除剑之外,别无他物,所以大家差不多也都是点头之交,交往并不深,如果不是这一次的话,谷泰山恐怕还不会主动与王通答话呢。

    “谷师兄说笑了,都是修炼之人,他的想法我还是清楚的,若是换了个,突然之间冒出来一个家伙坐在自己的头顶上,恐怕比他还不能忍呢,你说是吧?!”

    “不错不错,的确是不能忍啊!”谷泰山亦笑了起来,他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因此也不好解释什么,王通这话却是说到了点子上了,他们剑修,看的就是实力,不管是谁,有实力方才有叫嚣的资格,没有实力,再叫嚣也没有个屁用,因为黄道清的出头,表面上看是得罪了王通,但也给王通一个展现实力的地方,让一众弟子口服心服,省却日后许多的麻烦,从这一点上看,王通甚至还要承他一个人情呢,当然,这样的人情,可有可无,但真要说到得罪,却也远远的谈不上。

    “王师弟,你虽然实力超卓,但这毕竟是问天碑之争,容不得丝毫的马虎,有些事情,还是小心一些的好,特别是其他几大门派的天骄弟子,每一个都不容易应付。”

    “还请师兄明示。”王通听了心中一动,明白了他的意思,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辰天大陆并不是只有裂天剑派一个宗门,而是宗门无数,能够与裂天剑派比肩的宗门就有九个,这十大宗派平常的时候各踞一方,似乎是形成了一个平衡,但是真正的矛盾早已经埋在了心里,难以化解。

    严格说起来,十大宗门之间有着无数的心结,无数的恩怨,只是大家的实力相当,真正的开战起来必然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甚至是杀敌一千,自损一千二的结果,这样的结果谁都承受不了,所以才会形成如今辰天大陆之上这么平衡的局面。

    但是大家对此甘心吗?当然不甘心,在每一个时代里,十大门派都会尽全力的培养自己的弟子,提升自己的实力,在自己这一代无法将其他宗门压制,那么便寄希望于下一代,所以,每一代的天骄弟子都是层出不穷,跟不上时代的就会掉队,而跟的上时代的排名就会上升,如此往复。

    所以,在这一代之中,裂天剑派有王通、谷泰山、黄道清这般的天骄弟子,其他的宗门同样也有这样的弟子,甚至更胜一筹。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