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师弟便有所不知了,每一次的问天之争都是十大门派会同问天碑出世之地的宗门联合举办,连续办了这么多次,大家早就已经形成了约定俗成的规则,别看天下各地有资格参与的人多,但是能过第一关的百不存一,各个宗门派遣的弟子也都有讲究,就拿我们裂天剑宗来讲,这一次所派遣的弟子都是有足够的实力过第一关的,而那些肯定过不了第一关的弟子,是肯定不会……!“

    话音未落,脚下便是猛的一顿,也亏得两人在裂天剑宗的弟子之中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脚如纹丝不动,但是耳边却听到了数声惨叫,却是其他房间的弟子猝不及防之下,摔倒在地的大叫之声,有几个甚至滚在一处,骂声不绝。

    王通与谷泰山交换了一个眼色,俱都露出了无奈之色,这剑舟急刹车当真是名不虚传啊,只是这才出宗门多久呢,便突然之间急停,难道遇到了什么问题吗?!

    身表闪动,两人便来到了剑舟的操纵室内,眼前,一方巨大的透明窗口这外,映射着一方青天,青天之内,却是一个巨大的灰色金字塔停在前方,挡住了剑舟的去路。

    “是狂沙派的飞塔,想不到这帮家伙竟然来的这么早。”

    看到那巨大的灰色金字塔,谷泰山的眼中闪过一丝的凝重,狂沙派听起来像是一个混在江湖底层的门派,但事实上却是十大宗门之列,而且排名颇前,这个宗门位于无尽沙海之内,宗门的武学还有特性都是沙属性的,在沙海之内有着极强的加成作用,所以,虽然这个门派经历过无数次的劫难,但是元气都保留了下来,最近千年,因为某些原因与裂天剑派结了怨,双方一直不对付,只是在沙海之中,裂天剑派不会去招惹他们,可是出了沙海,他们也没有足够的实力与裂天剑宗对抗,因此双方也算是相安无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冒了出来,还挡住了裂天剑宗的剑舟,这不是找死吗?

    裂天剑宗的剑舟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件飞行绝迹的工具,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却同样是一件强大的武器,可以看成是一个巨大的飞剑,那灰色的金字塔拦在前方,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裂天剑宗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发动力量,直接将这不开眼的灰色金字塔彻底的劈开。

    “萧长老,这狂沙派疯了吧?竟然敢拦我们的剑舟!”

    “是啊,萧长老,不若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我们裂天剑宗可不是那些小门小派可比的,随意便可以找我们的麻烦!”

    一群裂天剑宗的弟子被刚才那一下子弄的非常没有面子,于是乎一个个的都怒气冲天的,仿佛随时都能够将这灰色的金字塔打下来一般。“

    “通天,你说呢?!”

    并没有理会这些义愤填膺的弟子,萧擎天将目光转向了他最看中的弟子,若有所思的问道。

    “有问题啊!”

    王通看着眼前的一幕,显得有些无奈,“要么就是这狂沙派出了什么事情,要么就是有足够的底气来挑衅,不过我看,似乎是他们出了什么问题吧?!”

    “你说的不错,是他们出了问题,刚才我们曾经试图与他们联系,但是联络不上,一片死寂!”

    萧擎天的语气之中透着一丝的焦虑,有些犹豫不决。

    因为这样的事情他从来就没有遇到过,狂沙派与裂天剑宗不合是人所共知的事情,现在一个狂沙派明显参加问天之会的金字塔摆出这么一个死人样,你让他情何以堪呢?

    “师父,既然他们没有动静,我们就先走吧。”

    一旁的王通突然之间插话了。

    “走?!”

    “是啊,走,这金字塔既然没有与我们联系,也没有发动攻击,说明不想和我们有接触啊,他们是狂沙派,我们是裂天剑宗,一向都是尿不到一个壶里的,也没有什么好聊的,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这怎么行,这帮家伙突然出现,堵在我们的面前,显然是没安好心的,难道我们就这么走了,这口气我可咽不下去!”

    一名弟子插嘴道,语气之中似乎透露着不甘,而他的话似乎也勾起了一部分弟子的反应,显然,有这样的想法的人不只一个两个。

    “我觉得王师弟说的有道理,我们是去参加问天之会的,不是和狂沙派置气的,这座金字塔如此的诡异,说不定是他们内部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没有必要插手到狂沙派的内部斗争中去,也没有必要节外生枝。”谷泰山似乎突然开口附和起了王通。

    “有理!”

    黄道清这个时候亦点头道,眼前的金字塔,实在是太过诡异,若是在平常的时候,或者是一般提时候,萧擎天必然会去查控一番,毕竟好奇心是人之常情嘛,可是经过王通这么一说,他却是有些犹豫起来了,这毕竟是狂沙派的家事,自己贸然前去,若是撞破了什么不该撞破的东西,说不得就会与狂沙派结下梁子了,更何况,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自己理亏,倒不如像王通所言一般,把这事情丢在一旁,不去管他,反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想到这里,他点了点头道,“你们说的不错,此次我们是去参加问天之会的,还是赶路要紧,其他有的闲事儿,我们就不去多管了。”

    “萧师伯,你这是怕了吗?!”

    突兀的,突然之间冒出来一个声音,把众人都惊了一下,王通嘴角一弯,扯起一丝微笑来,目光落到了说话之人的身上,果然,这家伙就是刚才和自己唱反调的家伙,现在嘛,竟然鼓起了勇气来和萧擎天唱反调了,但是显然,这是他情急之下的行为,在下一刻,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猛的闭上了嘴,脸上的神色变的苍白一片。

    “我记得,你好像是林苍的弟子吧,叫什么来着?!”

    萧擎天缓缓的道,眼中闪动着一丝危险的光芒,有好奇心是一回事,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是一回事,但是被别人利用又是另外一回事,在裂天剑派,已经有多久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弟,弟子朱元成,是,是林师的弟子!”在萧擎天的气势之下,

    “你为什么想要引我们去狂沙派的金字塔呢?!”萧擎天的问题,简单,直接,直指核心,一如其剑。

    “不,不是师,师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好奇罢了。”

    “好奇,很好,既然你这么好奇的话,就给我去查控一番吧,看看那帮狂沙派的在搞什么鬼,有什么消息就及时传过来!”

    “啊?!”

    朱元成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计划可不是这个样子啊!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