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1620章 霸刀对龙宫
    一剑西来,天外飞剑

    以指化剑,以剑做指

    这一指,妙到毫巅,又玄到极致,很少有人能够真正看清这一指的奥妙,事实上,在场的只有三个人看出了这一指所代表的涵意,萧擎天、大光明宗长老以及霸刀道的长老,这三人之中,萧擎天身为裂天剑宗的大长老,本身在剑道上的造诣便是极深的,虽然不见得能够施展出刚才这一剑,但是却也能够清楚的看清这一剑的门道,所以他的表情非常的精彩,或者说是一种狂喜与兴奋夹杂在一起,而大光明宗长老的面色却是阴沉到了极点,裂天剑宗这一代出了一个他无法想象的妖孽,这对于大光明宗而方,绝不是一件好事,至于霸刀门的那位长老,则张着大嘴满脸的震惊,说是刀道强者,于刀道之上同样拥有着精深无比的造诣,刀与剑,本就是两个极端,而他从王通这一指中,看到了与他对立的那一个极端,那一个无比精彩的世界。

    “你不是一个剑客?!”

    大殿中央,王通轻轻的收回自己的食指,看着沉浸在无比震惊之中的姬凤鸣道,“凭着一把好剑,你也成不了一个剑客。”

    直到这个时候,姬凤鸣方才发现自己的背后已经被冷汗浸透,就在刚才,在她的目光之中,清晰的看到了一把长剑刺透了赤凤的头颅,随后,一切归于沉寂,但是,那一剑凌厉的气息还是在她的脑海之中久久不能散去,此时,她甚至都不敢抬头看一眼王通的目光,只能低低的道了一声,“我败了”

    便匆匆下场。

    “哼,好凌厉的剑术,好强大的剑意,不过,你不觉得如此对待一名女子,实在是有失风度吗?!”

    看着失态的妹妹,姬宁远强压着怒火道。

    姬宁远很愤怒,毕竟姬凤鸣是他的妹妹,虽然对王通的实力早有预计,也知道自己的妹妹很难是他的对手,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便告知姬凤鸣一出手就要用全力,绝不能留手,可是越是这样,对于姬凤鸣的打击就越大,特别是家传神兵凤血剑的力量竟然被对方一根手指破去,再加上后来的那番话,将姬凤鸣的信心彻底的毁去了。

    这对修行者而言,实在是极大的伤害,如果姬凤鸣无法走出这一关,那么,她便有可能永远停留在意守关中,不得寸进,此生地界无望。

    这尼玛!!

    怎么能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敢这样,这可是我乾坤王朝的大长公主啊,那可是我乾坤王朝的传世神兵啊!

    你竟然一丁点的面子都不留,胜了就胜了,还不依不饶的来一句“你不是剑客!”

    不是剑客怎么了?凭什么我们乾坤王朝的长公主就要是剑客啊,剑只是武器罢了,不是剑客难道就不能拿武器了吗?还反了你了。

    面对这样的指责,王通转头一笑,“不服你来啊!”

    “好!”

    姬宁远大怒,一纵身,竟然冲到了场中,对王通大声喝道,“王通天,这一战,我对你!”

    “住口!”话音刚落,他的耳边就传来一声训斥之声,随后,一道无形的劲力生生的将他推到了一旁,“这是问天之会,不是乾坤王朝,还有没有规矩了?!”

    “皇,皇叔?!”

    本来姬宁远还是不服的,但是看到说话和出手之时,顿时,一腔的怒意俱都化为了委屈,一个字儿也不敢多言,一个屁也不敢多放。

    出手的是姬浩然,亦是乾坤王朝的王爷,他们的皇叔。

    这乾坤王朝的王爷可不是那种没有权力的王爷,事实上,在乾坤王朝之中,各个诸侯王都掌握着巨大的力量,本身亦拥有相当的实权,相比起来,像姬宁远这样还没有独立出来的王太子反而远远的不如,当然,这也是姬宁远只是当朝太子的原因,若是哪一天他老子完蛋了,他上了位,那又是另外一个局面。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这很困难,这又不是普通的凡世王朝,这可是一个修行的世界,每一名修行者的寿命都是极长的,特别是乾坤王朝皇帝这样的位置,往往都是一坐几百上千年的,姬宁远已然是乾坤王朝第八位太子了,他的七位哥哥都没有熬的过如今的皇帝,早早的升天了,至于姬宁远能不能熬的死,那也要看他的运气。

    所以,虽然有着一个太子光环,但是比起真正意义上的凡俗太子,这姬宁远却是要悲催的多,这倒是让王通有些同情他了,甚至想到了混沌天庭之中玉帝的那几位太子,似乎也是这么一个情况,不过,他们虽然要比姬宁远等待的时间更长,可那是混沌天庭啊,玉帝的位置等不到,还有许多好事情等着他们呢,哪里还姬宁远,如今便是连一个皇叔都能够随意的训斥。

    “皇叔息怒,这都是凤鸣的错,与大哥无关!”

    姬凤鸣此时却是深吸一口气,面上悲戚之色尽去,抬头望向姬浩然道,“皇兄只是一时情急而已。”

    “哼,一进情急,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这可不是我大乾王朝。”姬浩然冷哼一声,不满的看了姬宁远一眼,随后转身向那大光明宗的长老苦笑道,“大长老见笑了,此事……!”

    “太子殿下只是一时情急而已,并没有造成太大的麻烦,就这样吧,下不为例!”大光明宗的大长老此时脑海之中早已经被王通那一剑彻底的占满了,一门心思的相着在未来大光明宗要如何应对这个裂天剑宗出来的绝世妖孽,至于什么乾坤王朝的太子爷,他是谁啊,死活关我屁事,所以,他只是摆摆手,一副不碍事的模样,这件事情就这么了了。

    接下来便是霸刀门的季黑石对水晶宫的熬白。

    霸刀门与水晶宫,一个是位于西北,一个在东南,两家宗门几乎没有任何交集,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去,也就是每一次十大宗门聚会的时候聚上一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两个宗门本来是根本就没有什么交集的,更谈不上恩怨,可事实如果都是如此讲道理就好了。

    事实是,十大宗门之中,西北霸刀门与东海水晶宫的恩怨纠葛是最大的,不是说仇恨有多深,而是恩怨情仇之间的纠葛。

    说起来,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也有些搞笑,那就是西北霸刀门的这帮子抠脚大汉对于东海水晶宫的龙女很有想法。

    所谓的龙女当然不是真的拥有真龙之身的龙女了,而是拥有真龙血脉的敖家女子,在这帮子抠脚大汉看来,拥有真龙血脉的女子都是好生养的,而且生养出来的儿女也都有一丝的真龙血脉,在修行上可以说是大大的占了便宜,因此,只要一有机会,霸刀门这帮子修炼有成的大汉就会赶赴东海,有意的去接近敖家的女子,说来也怪,每隔几代,总会让他们得手一两次,这也让东海水晶宫敖家之人痛恨不已,说起来每隔一两代两家便会结亲,也算是亲戚了,事实上季黑石和敖白的确是亲戚,正宗的姨表兄弟,可是水晶宫敖家一向以此为耻,因此两家的关系变的很微妙,而在东海水晶宫,这些年中,更是有了一种防火防盗防霸刀的气氛,这种气氛在小字辈中更是浓烈,双方的小字辈一见面几乎都是开打的局面,可是偏偏的确真的有些沾亲带故,真的说要打生打死也不见得,在这样微妙的关系之下,季黑石与敖白两人一见面就对上了。

    如今季黑石被王通打伤,带伤上场,敖白眼中却是一亮,看着走路还有些飘的季黑石讽刺道,“你不是一向很嚣张的吗?怎么,一剑就把你给整的没话说了,你都这样了,还争个屁啊,难道真的以为带着伤也能获得进入问天碑的资格吧?!”

    “哼,当然,王通天这小子的实力比我们都要强太多了,但他再强,也只是一个人而已,我只要做掉其他人,自然也就能够进入问天碑,小白啊,我看你,还是认输吧,省得到时候我一不小心伤了你,回去没法儿和二婶交待啊!”

    “闭嘴!”

    一提到“二婶”两个字,敖白的面色一下子变的难看了起来,这可是他敖家近百年来最大的耻辱啊!!

    自家那位大姑可不就是被眼前这厮的叔叔勾去的吗?当时可是闹的全天下沸沸扬扬,甚至让东海水晶宫一度成为天下人的笑柄,这厮竟还敢在自己的面前提起这件事情。

    怒意盈头,分水叉闪动着青色的光华,凭空卷起一阵巨大的浪头,猛烈的扑向了季黑石。

    “开!!”

    看到浪头扑来,季黑石眼中精光一闪,一声低喝,手中长刀扬起,狠狠的劈在浪头之上。

    没有技巧,没有花招!

    有的只是凝而不散的刀气与那一向无前的强大气势。

    当!!

    清脆的响起在诸人的耳中响起,季黑石手中的长刀被敖白手中的分水刺死死的挡在了身前。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