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顿兄,这王通天留着可是一个祸害啊!!”

    另外一处山谷之内,姬浩然的手中还是拿着他那一把从不离身的扇子,但是面上那种轻松无比的表情却是早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未知的凝重。

    身为乾坤王朝的长老,他当然不希望裂天剑宗这帮子剑疯子中突然冒出来一个疯子中的疯子,这对乾坤王朝绝不是一件好事,但同样,对大光明宗也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他趁夜来到了这里。

    元道顿同样不是善茬,比起乾坤王朝来,他亦不想裂天剑宗出一个盖压一代的人物,一旦让王通成长起来,这对大光明宗也是一个巨大的压力。

    只是,他身为大光明宗的大长老,自是不需要像姬浩然这般的急切,只是淡然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到我这里来,萧擎天那个老小子不知道吧?!”

    “当然,我一直在刻意的和他保持距离,另外,我还请祝老刀和老沙拖住他了。”

    萧擎天也不是傻子,身为裂天剑宗三大长老之一,他的目光必然不会短浅,在场别人能够想到的事情,他都能想到,根本不需要细想,他便可以肯定与自家有恩怨的,或者没有恩怨的几家对于自家出的这位绝代天骄有什么样的想法,所以,也就留了一个心眼。

    各个宗门弟子和散修在岛上寻地儿休息,他们几位长老自然是不必离开大殿的,不过这个殿堂实在是太大了,他们也都是各自有着身份,不可能睡在一处,又各自有着隐秘,距离甚远,这便给了大家各自动作的机会,他本来对元道顿与姬浩然最为忌惮,本想暗中盯着两人,却想不到这个时候,霸刀门的祝老刀与狂沙派的沙无当找上门来了。

    狂沙派本来便与裂天剑宗有着相当大的恩怨,不过萧擎天并不在意他,因为以他的实力,想要对付沙无当,也就是三四剑的事情,可是,祝老刀却是一个麻烦,都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知根知底,这祝老刀的实力即使略逊于他,想要将他击败也需要耗极大的手脚,最重要的是,如今可是问天之会,岂能在这里妄动刀兵?

    真的打起来,引起了别人的注意,这里九大宗门的各大长老会站在那一边,还未可知。

    而之前王通显然是开了一个坏头,把雷院的人杀了个精光,杀人者,人亦杀之,一旦将大家煽动起来,再加上之前王通那些霸道的动作,说不得裂天剑宗这一次便要步雷院的后尘了!

    毕竟世上并没有多少人真的喜欢像王通这般霸道不讲理,又实力强悍的家伙,这样的家伙,在许多人的眼中,根本就是一个祸害,能够将其绞杀在萌芽之中乃是明智之举,所以,一旦这里的动静闹的大了,总体来讲对裂天剑宗是不利的。

    所以,萧擎天没有胆子将事情闹大,反而强颜欢笑,咬着牙与两人周旋。

    且不提萧擎天与两人周旋,却说那边姬浩然找到元道顿商议对付王通之事,元道顿紧皱着眉头,的确,对大光明宗而言,这个王通天就是一个祸害,而最简单的办法,便是效仿之前裂天剑宗对付雷院的方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是这件事情,大光明宗不能做,因为大光明宗是天下第一宗门,一旦这么做了,便会人心惶惶,觉得他们心怀叵测,毕竟你大光明宗已然这么强了,今天能够在这里灭了裂天剑宗的精锐,明天也就能灭了我们的精锐,后天还不把天下宗门一网打尽啊!

    在这样的顾忌之下,说不得这些宗门还会联起手来对付大光明宗,那样的话,事情就不美了。

    所以,此事,还需要找出一个出头鸟来,这也是他们最为犯难的地方,这个出头鸟难找啊!

    十大宗门,裂天剑宗可列前三,实力仅次于大光明宗,除了大光明宗外,其他任何一个宗门,包括乾坤王朝,如果敢出头像对付雷院一般的对付裂天剑宗,那么,面临的必然是裂天剑宗最为惨烈的报复,是的,你毁掉了裂天剑宗的未来,那么,裂天剑宗必然会以全力毁掉你的现在,未来,下一代你们或许有机会强过裂天剑宗,但是现在,你们的实力,你们的战力,却是不如裂天剑宗的,老子举全派之力灭掉你,你能如何?

    所以,除了大光明宗,谁也没有能力出这个头,而想要将其他的宗门联合起来出头,也是不可能的。

    之前已经说了,十大宗门,天隔一方,谁也不比谁的势力小,你实力强是你的事情,我们实力也不弱啊,不可能为了其他人,也不可能为了一个不可测的未来,便与裂天剑宗交恶,这是愚蠢的,不付责任的行为。

    即使元道顿是大光明宗的长老,地位超然,也不可能让各个宗门做这么违心的事情。

    “浩然兄,我知道你对他有着重重的顾忌,我同样也是,可你也要明白,这个宗门的心不齐啊,想要找一个出头的很难,再说了,这一次并非是最好的机会,不过,如今我们已经看到了裂天剑宗的未来和潜力,想要对付这么一个小子未来有的是机会和时间。”

    “未来?!”

    听了元道顿的话,姬浩然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未来吗?

    这可不符合他的利益啊,可是,如果不是未来,而是现在的话,正如元道顿所言,没有出头鸟,既然没有出头鸟,而他们自己又不愿意当这个出头鸟,一切自然是休题。

    “两位这是在商议什么呢,这么神秘?!”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嘻笑的声音从不远之处传来,声音凝成一线,落入他们的耳中,元道顿和姬浩然的面色同时一变。

    两人都是天位高手,天心意识足以横扫半个孤岛,可是这人欺近了他们十丈之内,竟然都没有暴露,光凭这一点,便足以让两人汗颜了,而等到他们看清来人的模样时,更是震惊无比。

    “紫火道人,是你……!”

    紫火道人,烈火殿大长老,同时亦是烈火殿的一个异类,为人最为低调,不像其他的烈火殿中人那火爆的脾气,也正是因为如此,近五十年来,烈火殿一应对外的事物都有他来处理,只是他的修为仅仅是地界而已,如何在他们两名天位高手的天心意识下欺近十丈的?

    “呵呵,想不到,紫火你这厮藏的可够深的,要是让烈火老祖知道了,也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呢?!”

    “那个老不死的活不了多久了,我管他怎么想呢?!”紫火道人嘴角一闪过一丝不屑,“本来我是不想招惹是非的,可是谁让裂天剑宗的家伙太过嚣张呢?不得不来啊!”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