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即使是在雷院死伤惨重,衰落到了极点,实力几乎已经完全跌落至十大宗门最底线的时候,传说中的大决战竟然还是没有打响,局面还是处于一片僵持之中,甚至还慢慢的陷于平静,诡异的平静。

    恍惚之间,便是十年,十年了,辰天大祟还是处于这一种混沌不明的状态之内,这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这个世上不是没有智者,甚至就算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智者,但是心怀鬼胎之人却也不少,甚至还有天外势力的介入,在问天之会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大战将起,整个辰天大陆都会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无论是这一界的智者还是那些心怀叵测的天外来客,可是偏偏,这样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每每到最关键的时刻,甚至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刻,总会出现一些古里古怪的意外,在这些意外之下,反而能够将已经快要崩盘的局面刹住,这样的结果,诡异至极。

    诡异,太诡异了!!

    无尽大海,无尺山

    巨大的宫殿深处,原本冷寂无比的祭坛之内,一团绿焰猛的窜了出来,发出了尖细刺耳的声音,“金辰子,快出来,快出来,有麻烦了,有大麻烦了!!”

    “到底怎么回事!”

    金雾闪动,光华连闪,金辰子的身躯若隐若现,过了好半天方才凝聚成形,“碧幽,你好大的胆子,我跟你说过了,我在闭关,你竟然敢打扰我!!”

    “闭关闭关,闭个屁的关,你们这些修行者就是麻烦。”

    面对金辰子的恼怒,碧幽丝毫不在意,“都快要有灭顶之灾了,你竟然还有心思闭关。”

    “灭顶之灾!”金辰子也吓了一跳,用一种狐疑的目光看着他道,“碧幽,无论如何,你也是真神之流,不要虚言恫吓,辰天大陆乃是阐教的地盘,即使是天道运行,也在阐教的掌握之中,便是我等也需暗中行事,会有什么灭顶之灾。”

    金辰子这话说的虽然嚣张,但也有其道理,这辰天大陆说到底,是阐教的势力范围,相对于混沌天庭而言,甚至可以说是蛮荒之地的外围,乃是一处贫瘠的外域而已,可正是由于阐教的存在,一切天道尽在掌握,甚至什么大灾大劫这样的规则,早已经被剔除在了天道的法则之外,在这样定制的天道法则之下,所谓的灭顶之灾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最多不过是人间征战,宗门厮杀,又哪里会有什么真正的灭顶之灾呢?

    不过,碧幽的话他也不敢等闲视之,毕竟这乃是一尊真神,外域真神见识广博,能够让他如此惊慌的,绝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该死,该死,什么阐教的地盘,什么阐教的势力,什么阐教的嫡系,维持天道运转,愚蠢,简直愚蠢!!”

    碧幽的声音,近乎于气急败坏,“你们维持天道运转,竟然连被梦魇之力渗透了都不知道!!”

    “什么,梦魇之力?”

    原本还有些不以为然的金辰子猛的哆嗦了一下,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梦魇之力怎么可能出现在辰天大陆?!”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为什么梦魇之力不能够出现在辰天大陆,你们这些蠢货,愚蠢的猪猡……!”

    “闭嘴!”

    金辰子厉声喝道,“你怎么能确定就一定是梦魇之力?!”

    “大光明宗的皇甫尊、乾坤王朝的姬宁远都是梦魇之力种下的种子,梦魇之力借助他们,已经浸染了很多人,所以你之前的一切设定都破功了,你们的一切计划也不可能实施,在最关键的时候,正是梦魇力量的作用,让这个世界的各方势力一直在保持着一种均衡的状态,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你有什么线索吗?!”

    “等待着什么?!”

    金辰子面皮抽动着,一语不发,不是想要保密什么的,而是他确实不知道这梦魇力量到底是在等待着什么。

    辰天大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完全受到阐教的保持,各种传承也是齐全,所以他们这些上层对于梦魇世界也是知道的,但仅限于知道而已,因为之前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被梦魇力量浸染过,梦魇世界对于他们而言,几乎都是传说罢了。

    但即使是传说,也足以让他们感到惊恐,因为在传说之中,梦魇之力是能够与阐教对抗的力量,也就是说,是一种远高于辰天大陆的力量形态,这完全不是他们能够对抗的了的存在,这就像是王通前世的地球人想象歼星舰、超时空旅行,甚至逆转空间一般,是一种科幻般的存在,面对这样的存在,心里头不发怵是不可能的。

    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了这样的事情,当然会在第一时间将事情上报,通过辰天大陆与阐教之间的关系,上报阐教,让阐教来处理,这才是正道,可是偏偏金辰子这帮人心中有鬼,早已经暗中与天外真神有了勾结,当然不会想要阐教插手辰天大陆的事情,毕竟一旦阐教插手,他们的阴谋百分之百的会曝光,到时候,一样是一个“死”字难逃。

    意识到这一点,金辰子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你,你,你,你当真能够确认,这是梦魇之力吗?”

    “废话,你以为我是那种危言耸听之人吗?”

    碧幽仿佛受到了什么侮辱一般,声音显得更加的尖细起来,“当然是那该死的梦魇之力,当年梦魇世界入侵,陷落了我下面的六个世界,我难道会弄错吗?!”

    事情到了这一步,碧幽主神也不管是不是会泄露了自己以前的黑历史了,毕竟梦魇之力曾经带给他的阴影实在是太深了,想当年,他亦是一方真神,下辖十数个世界,虽然无法形成一个够形成一个完整的虚空域,但在其神族之中也算是小有名气,一方小诸侯的存在,实力当真是强悍无比,可惜也不知道是不是倒霉催的,夜路走多了当真是撞上鬼了,其中一个世界被梦魇之力侵染,引发了梦魇领主的入侵,短短的百年之内,陷落了足足六个世界,如果不是神族来援,他所辖的世界恐怕都会被梦魇世界入侵,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损失惨重,元气大伤,甚至连实力都跌落了一个档次,而他所辖的世界亦被吞并的七七八八,不得不投入那一位的门下为马前卒,走入了谋算阐教的最前线。

    想不到,这个在阐教势力范围内,最不可能遭受到梦魇之力侵袭的世界竟然也被梦魇之力浸染了,顿时他便有了一种掉坑里的感觉。

    特么的老子怎么会和梦魇世界如此有缘,难不成未来就是一个梦魇领主的命么?

    “大光明宗皇甫尊、乾坤王朝姬宁远,你确定他们都是梦魇种子?!”

    “当然确定,那梦魇之力虽然隐秘,但只要泄露一点,我便是烧成灰也能够认得,那两个家伙必然是种子无疑!”

    “皇甫尊、姬宁远,他们两个是种子,那么……!”

    似乎想到了什么金辰子面色大变,“问天之碑,是问天之碑,他们十年前都进入了问天之碑,难道是这个原因,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裂天剑宗的王通天呢?当年他亦是进入了问天之碑,明悟己道,他有没有被感染?!”

    提到王通天,绿色的焰光颤抖了一下,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一般,“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这十年来,王通天一直在闭关,而且还是在裂天剑宗的重地闭关,显然是想要一举突破人元境,踏入地界,我只是一缕分身,无法进入那么禁制森严的地方,但你提到问天之碑,如果真的是问天碑出了问题的话,倒是真有这个可能。”

    想到自己与王通天的仇恨,碧幽显然不介意在后头狠狠的推上他一把,把他推入到天下公敌的位置上去,更何况,如果真的是问天之碑的原因,那么,第一个进入问天之碑的王通天,当然也有着巨大的嫌疑,甚至他的嫌疑比起另外两个还要大。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要立即回去禀告祖师,在这段期间,你最好也不要有什么异动,省得引起别人的注意。”

    “我当然不会乱动,不过我也需要将这件事情上报上去,毕竟,一个被梦魇之力侵染的世界,对我们毫无价值,即使这是阐教座下亦是一样。”碧幽淡淡的道。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