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天生剑骨,又出生世家,来历清白,得过传承,实力不错,这一切,都是雍南离的资本,他有着足够的信心,明天便能够脱颖而出,成为裂天剑宗的入室弟子之一。

    与此同时,裂天剑宗的深处,一处幽深的山谷,骨内明溪横流、花草盎然、鸟雀乱飞、树荫宜人,一座草庐,一个厅院,简陋无比,幽静至极。

    王通盘膝于草庐之外,横剑于膝,神魂沟通天地,遨游乾坤。

    “这便是天位的天心意识吗?倒是有趣,直接与天地相联,将自己的神魂寄托于天地之间,虽然早就知道是这样,但是亲身的体会却是完全两回事,特别是将天心意识寄托于天道之内,这简单就是作蔽啊,可惜,这个世界并不是完全属于我,还有一部分天道被分散掌控了,而且他们将天心意识化入天道之内,监控一切,在没有明确谁是叛徒之前,还是不宜与他们相见。”

    这也是王通的一处麻烦的地方,他是掌控了一部分天道的权限,但是这部分天道的权限并不是取自别人,而是元始天尊给他的,而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三名阐教中人掌握着相应的天道权限,这三人便是辰天大陆的土著,也是辰天大陆乃至于辰天界历史之中最为惊艳的三个人物,甚至这三人还被录入了阐教的名册之内,得了阐教的法统,号称辰天三圣。

    这三圣在这一界早已经是传说中的传说,神话中的神话,地位几乎等同于混沌天庭中的三清,只是位格不一样罢了。

    他们在人共同掌握着辰天界的三分之一天道权限,在王通没有降临之前,他们便是这一界的天道,至于另外三分之二的权限,当然是在阐教的手里头,王通所取得的权限,亦不到三分之一,与这辰天三圣相当。

    只是,他的掌握是暗中掌握,直到如今,辰天三圣还认为余下的那三分之二的权限在阐教手中,并没有旁落他人呢,也正是因为如此,王通方才会如此的谨慎,小心翼翼,毕竟这个世界不但是阐教辖下的世界,更是他的试炼世界,万一在这个世界失手,别的损失倒也罢了,面子上的损失却是万万不行的,身为阐教高层,什么最重,面子最重,一旦失了面子,那么,几乎是连里子也都会一起失去。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失了面子。

    既然不能失了面子这一局,就要赢,而且赢的漂亮,一定要搞出那种挥手之间,樯橹灰飞烟灭效果,倍儿有面子。

    “嗯,为什么这一道因果突然之间被触动了。”

    正思忖间,他的心头一动,仿佛有什么久远的东西被触动了一般,心中微动,目光闪烁,一层层的因果之线被剥离出来,一条虽然细,却坚韧无比的因果之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南陵雍家,雍南天,雍南离,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眼中闪过一丝了然,随后便是一种古怪至极的表情出现在他的面前,雍南离竟然来到了裂天剑派,并且过了剑试三关,已然成为了裂天剑派的弟子,与此同时,心中莫名的涌出一股子无尽的仇恨之意来。

    仇恨,不是针对他的,而是完全针对雍南离的,身为一名修行者,无论是修炼哪一个体系,无论你未来有没有成就,无论你的心性如何,被夺了根基,扔在乱葬岗上,这都是绝世大仇,就算是佛祖,也会跟着跳墙的啊!!

    那雍南天遭到如此的待遇,你说会不会恨,当然会恨,而且是恨到了极至,要不然,在原本的天机运转之中,也不会化为鬼剑宗,灭了雍家满门,只是被王通夺了舍,而他那滔天的怒火,亦被王通轻易的镇压了下去,毕竟只是一个凡人,在大罗面前,即使怨恨滔天,也无法翻出一朵浪花来。

    问题是,因果结下了啊!!

    有因就有果,既然夺了躯体,就要承担这具身体的因果,不能因为一句宽宏大量,便一笑泯恩仇了,这是傻B行为。

    更何况,王通也一直看这雍家的人不顺眼,之前不动手完全是因为事情太过烦杂,腾不出手来,如今他们自动送上门来打脸,王通自是不会轻易的放过。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不禁眯了起来,“剑骨啊,这东西对我是没有什么用了,可是,却也不能落到别人的手上呢!!”

    这倒不是他矫情什么的,而是因为这剑骨本身便出身他的本体,一旦落到有心人的手中,说不定还会惹出一些麻烦。

    …………………………

    ………………

    东方初晓,天色微明

    当……当……当……

    一阵深沉的钟声响起,自利剑峰传出,围绕着山峰散开,传播幽远。

    钟声一共响了九次,每一声,都传的极远,而早在钟声响起之前,利剑锋下的大城之中,早已经变的熙熙攘攘热闹非常了。

    今天,是裂天剑宗的入门之日,通过了剑试三关与炼心之旅的新晋弟子们,今天就要进入利剑峰上,拜见祖师,入得山门,甚至有机会被各峰的长老收为入室弟子,一步登天。

    这是一个大日子!

    雍南离深吸一口气,对着渐白的东方,眼中流露出坚定之意,心中狠狠的道,“我一定会成为入室弟子,南陵雍家,也一定会成为千年世家!!”

    “南离公子,山门已经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仆人同样面显激动之色,来到他的面前道,身为雍家的家生子,虽然是奴仆身份,但正因为如此,一生的荣辱都与雍家完全绑定了,一损俱损,一荣俱荣,雍家发达了,他也会跟着发达,奴仆的身份只是对于雍家而言的,对于外人来讲,一名雍家的仆人的地位也比普通人高的多了,宰相门前七品官嘛!

    “我们快去吧!”

    即使对自己有着足够的信心与实力,但是到了这一步,雍南离还是忍不住的有些激动起来,顺着人流,朝着山门涌去。

    九声钟响,缓缓落下,便在此时,一股森寒的气息如风般的吹过。

    “咦?!”

    “这是什么?!”

    “嘶,好锋利啊!!”

    “小心,这是剑气!”

    “不对,不像!”

    “这是风吗?!”

    ………………

    …………

    气息流过,普通人的感觉之中,这只是一股突如其来的奇异的风罢了。

    但是对于修行有成的修行者,特别是地界宗师与剑客而言,完全不是这样,这一股风,在他们的眼中,仿佛就是一道道无形无质的剑气,凭空而生,凭空而降,吹拂天地,又片羽不惊。

    这是什么情况?!

    这凭空而生的剑气是怎么来的?!

    惊异只是一瞬间罢了,旋即,天色之中隐约传来一阵阵的闷雷之声,每一声闷雷都仿佛打在了人的心间,颤动不已。

    “那是……!”

    下意识的,所有人都抬头望天,却见天空之中不知何时已然阴云密布、铅云低垂、雷声隐隐。

    大团大团的乌云如幕布一般的将整个天都遮了起来,刚刚才放亮不久的天空再次黑了下来。

    “你们看,在那里?!”

    突然之间,有人惊呼了起来,虽然这声音来的突兀,汹涌的人潮之中也无法分辨所谓的“那里”又是哪里,可是顺着天空之中阴云的纹路却可以发现,天空之中乌云的汇聚之地,便在不远之处,或者说,是那肉眼可见的山峰之中。

    利剑峰吗?

    不是,身为十大宗门之一,裂天剑宗占据的山脉范围十分的宽广,整座山脉都是他们的道场,拥有无数的山峰、巨谷,而此时,天空之中乌云汇聚、雷电交织的地方正是无数山峰巨谷之中的一座罢了。

    “天位,突破天位,有天人晋入了天位,这是天劫啊,裂天剑宗又要多一位天人了!!”

    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大声的叫道。

    却是将众人全都惊了一下。

    原来,这就是天人的天劫啊!!

    人元武者、地界宗师、天位天人。

    这是辰天大陆修行的三个大的境界,每突破一个境界都十分的艰难,大部分的修行者被堵在了最基层,有资格突破到地界宗师之境的,万中无一,而能够成为天人的,更是亿中无一。

    即使是在裂天剑宗这样的十大宗门的势力,天位级别的天人存在亦是十分的罕见,每一个都是位高权重的人物,数量也不过十余人罢了,在这个以力量为尊的世界的里头,一旦突破了天人,其地位必然会也会得到相应的提升,也就是说,成为裂天剑宗最顶尖的十余人之一,甚至在整个辰天大陆之上,亦会拥有一席之地,成为最顶尖的存在。

    今天是裂天剑宗开山门,迎弟子的日子,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诞生出一名新的天人来。

    新的天人啊!

    裂天剑宗在二十三年后,终于又有一人登临天人之位了!

    当然,前提是他能够渡过这天劫。

    辰天大陆虽然是一个东方玄幻世界,但也是有天劫的,登临天位,天心意志与触动天地意志,便会降下天劫,一来是考验你是否当真有这样的意志与实力掌控这庞大的力量,另外同样亦是借天劫之机来洗涤你的神魂,通过雷劫洗炼,使得你的天心意志更加的澄净,从而更容易的操纵天地之间的力量。

    这便是天劫!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