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劫啊,想不到今天竟然能够看到这样的景象,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是啊,裂天剑宗不愧是十大宗门之一,距离前次寒霜剑大人登临天位才二十多年啊,裂天剑宗便又有人登临天位,这个速度,不比大光明宗慢啊!!”

    “是啊,只是不知道这是宗门之中的那一位宗师登临了天位?!!”

    “裂天剑宗如今有三百宗师,其中最强的就是紫悦大师与秋狄大师,想来今天,便是两位大师之一吧!”

    紫悦与秋狄如今是裂天剑宗修为最强的两位地界宗师,俱都已经达到了地界的巅峰,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当然,所有人也都清楚,这种所谓的随时都可能突破,也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突破,需要的不但是实力,还需要一定的运气,现在看来,是其中的一个积累到了,运气也到了,所有登临天位,但是,想要真正的成为一名天人,还需要过天劫这一关,如果过不了,那就一切皆休,化为灰灰。

    因此,在一众人激动不已的时候,心也跟着那浓厚的劫云提了起来,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没有见到过登临天位的过程,因为登临天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同时亦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天劫引起的天象极为明显,如果这个时候有什么仇人之类家伙,必然会趁此机会来给你捣乱,这便是天位杀劫中的人劫。

    只是像这种宗门的修士,则完全没有这样的担心,因为他们登临天位,基本上都是在宗门重地进行的,在宗门的重地,虽然无法减弱天劫,但是却可以消弥人劫,危险性大大的降低。

    只有那些裂天剑宗有数的长老,见识过别人登临天位过程的长老,面色才会变的阴沉起来。

    因为他们见识过二十三年前的那一场天劫,与今天这一次的天劫相比,二十三年前的那一块天劫所引起的天象绝没有如今这般的夸张。

    二十三年前,寒霜剑登临天位,天劫所卷起的天象也不过是十里方圆而已,但是今天这个天象,足有百里方圆,比起二十三年前来强大了十倍都不止,不仅如此,这天象形成之后,所带来的压力,竟然让他们这些地界宗师隐隐有一种被完全压制的感觉,即使隔了百里,亦是如此,这同样是二十多年前没有过的现象。

    当然,这种心灵上的压力,也只有拥有相当心灵修为的宗师才能够感觉到,地界之下,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的威胁之力,他们所看到的一切,便是一片奇景罢了,除了激起好奇心之外,再无其他的效果。

    “不对,这不是紫悦,也不是秋狄,两人都没有这般的气势,也没有这般的积累。”

    利剑山内,一名长老面色凝重,沉声道。

    面对这般的天劫,便是裂天剑宗的入门仪式都不由自主的暂停了起来,相对于这种入门仪式,登临天位对于裂天剑宗来讲,才是最重要的。

    “你错了,这已经不是积累的问题了,积累的再雄厚也不可能引起这般的异像。”一名长老看着天空之中越积越沉的铅云,语气之中透着几分的激动,亦透着几分的飘忽之感,“这是新生的天心意识触动了最深层次的天道才能够引起的过激反应,你看,那乌云之内,雷光竟然闪动着紫黑色,这是天罚形成的预兆啊,这家伙在剑道之上的领悟一定是超越了凡尘,达到了道的境界,才能够引起的异象啊!!”

    “这下子麻烦了,在这种程度的天罚之下,不要说是普通的弟子,便是宗主恐怕也无法全身而退。”

    “你们看,那剑光,是裂天剑,宗主请出了裂天剑!”

    此时,又有一名长老惊呼了一声,指着远处的一道青色剑光道。

    随着这名长老的惊呼,大家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转移了起来,这才发现,远远的,一道青色的剑光冲天而起,仿佛挑衅一般,刺入乌云之中,遭到了这般的挑衅,天空中,乌云扭曲,恐怖的威压散布了开来,仿佛要将这挑衅者碾碎一般。

    这下子麻烦了!!

    看到这一道青色的剑光冲天而起,几乎所有的长老面色都变的凝重了起来,没办法,他们都很清楚,这道剑光代表的是什么,那可是裂天剑宗最终极的底牌,镇宗之宝裂天神剑!

    这可是宗门用以镇压气运的神器啊,裂天剑宗能够有如今的辉煌,躲过了数次大劫,有了如今的辉煌的,靠的可就是这柄镇宗神剑,这代表着裂天剑宗的气运,也是裂天剑宗最重要的根基之一,等闲可不得动用,今天却动用了,不但动用了,还直接挑衅了天劫,那可是天劫啊,一旦天道反噬,裂天神剑必然会全力以赴,若是不小心,有一个损伤的话,伤的可是裂天剑宗的根基啊!!

    天位天人虽然极为罕见,但裂天剑宗也不是没有,为了一名天人,动用这裂天神剑,值得吗?

    就算他是一个绝顶的天才,天骄,与裂天神剑相比,那就是一个屁啊!

    咦?

    天骄,绝顶天骄?!

    不是紫悦,也不是秋狄,难道王通天!!

    想到这个名字,所有的长老都感觉到一阵的头疼以及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是他,为什么我会想到是他呢?

    这家伙再怎么天才,再怎么妖孽,亦不过一个小小的人元武者而已,当日闭关之时,甚至才刚刚突破霸体关而已,这才多长时间?十年,对,最多十年而已,难道他便跨越了一个境界,登临天位了吗?

    这怎么可能,难道我是在听神话吗?就算他的天资再强,再聪明,再妖孽,也不可能到这个地步吧?骗人的吧?

    在这个念头在脑海之中闪过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摆了摆头,想要把这个念头从脑海之中甩掉,但是却怎么也甩不掉,这个念头就仿佛是附骨之蛆一般,死死的粘在他们的脑海之中,直到……

    一直清亮无比的剑吟之声陡然之间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让人心中一清,无论是震憾于天劫的普通人,还是陷入了沉思,甚至迷思的地界宗师们,在这一声剑吟之声响起之后,顿时觉得脑海之中猛的一清,就仿佛是一把剑,斩断了所有的迷思,还天地一个清静一般。

    这是……

    白色的剑光冲天而起,盖过了裂天神剑的青色剑光,刺破了铅云低垂的苍穹。

    “我靠……!”

    此情此景,简直让所有人都无语了起来。

    这是天劫啊,真正的天位天劫啊!!

    你竟然在天劫还没有落下之前便首先挑衅天道,你这是找死吗?就算是找死,也不是你这样找的啊!

    我活了这么大,还没有见到过你这么找死的人呢!!

    轰!!

    心念微动,也不过是数万分之一个瞬间的刹那,一道紫黑色的光柱猛的从天而降,迎上了那道剑光。

    咕咚!!

    在那紫黑色光柱出现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咽了一口口水!!

    开,开,开,开,开玩笑的吧?

    天劫是这样的吗?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就算是没有见过猪跑,至少也听说过天劫吧!!

    传说中的那些强大的天劫,也不过是万雷齐发,一道道的天雷如雨一般的降下,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东西,一层层雷光交织、融合、凝炼,汇聚成一道无比凝实的光柱!!

    这都化虚为实了吧?

    就这么直接轰杀下来!!

    不要说是一个人,一把剑,便是一座山峰,乃至于整个裂天剑宗的山门都要在这一下子中报废吧?!

    是的,报废!

    看到这道恐怖的,挟着无比天威的雷光,大家都惊呆了,难道今天这个裂天剑宗开山门收弟子的日子会变成裂天剑宗的大劫之日吗?

    念头转动,时间极短。

    雷柱轰下,也只是瞬间,在他们的念头还没有完全转完的瞬间,白色的剑光,已经破开了紫黑色的雷柱。

    远远的望去,就看到那一道白色的匹练,自上而下,仿佛热刀切油,一般,将那紫黑色的雷柱从中心的部分毁开。

    切开的紫色雷柱散去,化为阵阵雷霆瞬间将周围的山峰给洗了一遍,刹那之间,周围十余座原本郁郁葱葱的山峰,被雷光烧成了一片火海。

    剑光不停,一个呼吸之间,便已经将雷柱从中剖开,冲入了乌云之中,刹那之间光华大放,锐气逼人,即使是隔了数百里,亦能够感受到那一道逼人无比的剑气所带来的凌厉气息。

    浓厚的铅云布了雷柱的后尘,在剑光之下,一分为二。

    这一剑,仿佛将整个天空切成了两半。

    霎时,剑光大盛,铅云分割,露出了湛湛青天!!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