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娘的萧擎天,你徒弟都登临天位了,还要收徒弟啊!!”

    突然之间,人群之中一名长老怪叫了起来,指着萧擎天就骂道,“老子收了五个徒弟,才有两个踏入地界,再不多收一个,面子都丢光了,你都有一个天人弟子了,还要收,还给不给我们这些人活路了?!”

    “对啊对啊,萧擎天,你不要不知足了,一个王通天就足够你吹一辈子了,还想再收,你难道想活两辈子吗?”

    “就是就是,快坐下,别耽误我们收徒弟!!”

    第一个起身的萧擎天脸都绿了,可是偏偏又不能拿这帮杀才怎么样,而且人家说的也对,你特么的一个弟子在三十岁之前便登临天位了,已经算是走了八辈子大运了,这来了好苗子你特么又要抢,当真以为我们不是人啊?

    面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坐了下来,他讪讪的笑了两声,暗骂道,“一帮子老杀才,等到通天的登天之宴,看我怎么把你们这帮子杀才给气死!!”

    想罢,狠狠的给自己灌了一口闷酒。

    “诸位,就当给我老火头一个面子如何,这一次就不要和我抢了,这小子虽然是一个人才,不过年纪偏大了一点,我的血麟剑道正适合他。”

    “嘿嘿,老火头,你的血麟剑道又怎么样,我的柔水剑道最适合补全根基,比起你的血麟剑道也不遑多让啊!!”

    “湖老鬼,柔水剑道能杀人吗?!”老火头哈哈大笑起来,丝毫不给这位长老面子。

    这长老面色一下子涨的通红,猛的站了起来,眼看着一场全武行就要上演了。

    而此时,站在洗剑台中央的雍南离却是一脸的激动之色,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自己竟然如此的抢手。

    即使是他对自己的“天生剑骨”和资质都是极有信心,但是引起数名长老争抢,还是在他的预料之外,他却是不知道,这些长老们其实一个个的都是被今天王通登临天位给刺激的,对比一下王通天,再看看自己的弟子,都有一种极为嫌弃的感觉,所以每个人都想要挑一个资质上剩,未来发展潜力强悍的弟子出来,什么样的弟子才行呢?

    当然是资质好的。

    虽然说裂天剑宗号称有教无类,不过资质好与资质差还是有分别的,想要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还是要找资质好的年轻人当徒弟啊,特别是这雍南离不但“天生剑骨”,而且根基打的也很扎实,修为也不错,已然到了霸体境,在调教个几年,踏入地界宗师境是不成问题的,若是运气好的话,二十年之内到达地界巅峰,便又是裂天剑宗的一个中坚人才,三十年之内冲击天位境的瓶颈也是没有问题的,说不得三十年后,自己还能够看到自己的弟子成为天位强者,那样一来的话,死而无憾了。

    所以,这些长老一个个的都失态起来,说到底,这是给王通天和他的师父给刺激的。

    经过一番激烈无比的争论、争吵,讨价还价,足足一刻钟之后,似乎才达成协议,那被称为“老火头”的长老一脸得意的转过身来,用一种“慈祥”的目光看着雍南离道,“好,好,很好,你叫雍南离是吧?!”

    “是的,弟子雍南离!”

    雍南离强压下心头的激动,低头道。

    “南陵雍家,虽然是小世家出身,但是天生剑骨,基础打的也好,看来你的家族对你不薄啊!!”

    “弟子家族对弟子恩重如山,时刻不敢忘怀。”

    “好,很好,这就对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过你要清楚一点,入我门中,便是剑宗弟子,家族的事情,就交给其他人罢了,未来的家主之位也与你无缘,你要想清楚!!”

    “弟子想清楚了。”

    当然想清楚了,入了裂天剑宗,便是剑宗弟子,至于什么南陵雍家的家主,除非是十年之后他不堪造成,又或者为裂天剑宗做出了足够的贡献方才有机会回归家族,否则的话,跑到这里来学了一身的本事,又回到自家去为自家做贡献,那裂天剑宗成什么了?专门为你们这些小世家培养人才吗?怎么可能?

    如果说,之前还有一些遗憾和不甘的话,那么现在,他的一点想法都没有了,一个家主之位算的了什么呢?这个世界一向是以力量为尊的,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家主,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即使是现在的南陵雍家,拥有最大权力的也绝不是家主,而是家族之中的那位太上长老,因为他是家族之中惟一一位修为达到地界的宗师,虽然平常并不管事情,但是一旦他出声,便不可能有反对的事情,任何事情都可一言而决。

    这才是真正的,绝对的权力,也是他想要的东西,如果他能够在裂天剑宗一鸣惊人,踏入地界之境,那么,家族对他而言,也就是予取予求的事情,成不成家主根本就无所谓,即使未来有了新的家主,还不是一样要仰他的鼻息生存吗?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入了剑宗门,弟子便是剑宗的人,一切自当以剑宗的利益为重,绝不会为了自家的小事误了剑宗的大事。”

    “好,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我乃裂天剑宗血……嗯?!”

    这位长老正要将自己的名号报出,不料话刚说到一半,似有所感,面上出现疑惑之色,不仅仅是他,在下一刻,几乎所有修为到达地界的宗师似乎都感觉到了什么异常之处。

    随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异常的气息,或者说,剑的气息。

    是的,这是剑的气息,无论是地界宗师,还是人元境的武者,这个时候,都能够感受到周围的空气变的凌厉起来,轻风拂来,也带着一丝丝剑意,刺的他们皮肤发麻,有些修为浅的甚至连身体都动不了了。

    天位,何谓天位,大多数人都不清楚天位的本质,但是有一点他们却是知道的,这也是无数年的传说之中证实的,天位强者,可以影响天象,就如现在这般,连山风都受到了影响。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