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天剑宗,都是一群剑疯子,个个都以剑入道,能够当上长老,至少都是资深的地界宗师,而能够在裂天剑宗成为长老的,也都是心生坚韧之辈,绝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有什么躲避,但也仅此而已,他们看中雍南离是因为他资质,是他的潜力,是未来能够给他们带来的利益,如今发现,他竟然与王通天有仇,而且好像还是仇深似海的那一种,这样就不好了嘛,为了一个刚入门的小子与王通天这厮作对,这怎么可能?

    所以,他们的目光之中,更多的都带着一丝怜悯之意。

    不过,当雍南离的话说出来之后,他们对雍南离却是有些刮目相看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竟然还能够保持着一丝的理智,还知道用宗门的规矩来压王通天,为自己谋得一线生机,这样的心性,当真是不错的,再加上他的资质,或许,还有挽救的价值。

    几名与萧擎天一脉不合的长老目光微动,似有所思。

    “治你?我当然不能治你,我现在只是裂天剑宗的入室弟子而已,你也是裂天剑宗的弟子,你我身份相等,我又如何能够治的了你呢?”王通笑眯眯的道,“治你,不是我的事情,是戒律峰的事情,是执法长老的事情啊,我只是来举报的罢了!!”

    举报~

    王通的话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尼玛,你一下来那一副模样,话语中透着的可都是森森的杀机啊,看着就是要谈笑间将这雍南离当场灭杀的模样,现在突然说是来举报的,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通天贤侄,你要举报何事啊?!”

    执法长老此时却是有些不乐意了,什么叫举报啊,你举报谁啊?

    裂天剑宗开山门收弟子,可是戒律殿恶狠狠的盯着的呢,从头到尾都在戒律殿的监控之下,若是这其中有什么疏失的话,戒律殿却是要扛下责任的呢?也就是说,王通这话似乎是在暗指戒律殿在这开山门收弟子的过程之中循私了,或者是妄法了,这可是他无法接受的,因此,话语之间,透出了一丝的森然,不满之色溢于言表。

    只是,当他的目光扫到雍南离的时候,心中却是一沉,因为雍南离面色已经苍白到了极点,刚才那种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彻底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似乎,他真的有什么把柄落在王通天的手中了,难道,我们戒律殿的执法当真有什么疏失不成?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通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场中的气氛愈发的古怪起来,裂天剑宗的宗主谢无极无奈的看了一眼萧擎天,那意思是,不管这两人究竟有什么恩怨,现在毕竟裂天剑宗的入门仪式啊,赶快把事情解决再说,何必再在这里打什么哑谜呢?

    萧擎天也有些无奈,同时亦有些庆幸,幸亏刚才自己没有和旁人一般的争抢,否则的话,也会尴尬的。

    “弟子王通天,举报新晋入门弟子雍南离虚报资质。”王通笑眯眯的道。

    虚报资质?

    四个字有如千钧之重,猛的压了下来,所有的长老与弟子都吓了一跳,雍南离,虚报资质,他怎么敢?!

    刚才一个个的抢着收雍南离为弟子的长老们面色也都阴沉了下来,一个个的眼珠子都红了,恶狠狠的盯着雍南离,仿佛要将他吞掉一般。

    虚报资质啊,这你都敢!!!!

    当今辰天大陆修行,资质是很重要的一块,甚至在一些宗门之中,是最看中的,虽然裂天剑宗有意弱化这一块,但也不得不承认,资质,仍然在收门人弟子的时候,起到极为关键的作用,就如雍南离,虽然他那一剑足够的惊艳,但若不是他还有天生剑骨的资质加持,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长老抢着收徒弟呢?

    最多也只有一两个相性相合的长老会考虑收他为入室弟子吧,甚至,参考他偏大的年纪,能不能成为入室弟子都不一定呢!

    现在你告诉我他的资质是假的,他不是天生剑骨!!

    这些长老顿时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被一个小小的人元境武者欺骗,这实在是……

    数道利剑一般的目光落到了雍南离的身上,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现在雍南离恐怕已经满身剑孔了。

    “你此话,可有证据?!”

    执法长老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

    这绝不是小事,毕竟每一名入门者都是经过测试的,而且每一名入门者的测试都是戒律殿监督的,若是当真虚报资质,便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有人暗中与雍南离勾结,这是无法容忍的,无论是雍南离还是与他勾结之人,都要受到严惩,另外一个则是雍南离用了特殊的手段,在测试之时蒙混过关,这也是一个大问题,裂天剑宗是十大宗门之一,测试资质的技术一流,又怎么会被人蒙混过关呢?难道他掌握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这样的手段若是扩散开来,对各个宗门都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这件事情,一定要追查到底,一定要水落石出。

    雍南离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尽管他很想要说话,但他真的说不出来,自己是个什么情况他是清楚的,否认也否认不了,因为这根本就经不起查,在入门测试的时候,他是能够过关,那是因为查的不严啊,他与王通这具身体本身就是亲兄弟,血脉一致,年纪也不过是相差几天而已,融入剑骨之后,因为血脉相通的缘故,融合的几近于完美,和天生剑骨根本就没有什么两样,甚至在许多人的眼中,他就是天生剑骨,而且南陵雍氏亦是这么宣传的,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被人拆穿过,搞到现在,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是天生剑骨了,但是,假的就是假的,没有人拆穿,一是因为情况特殊,血脉相通,二则是因为没有真正的进行严格的测试,即使是裂天剑宗的入门仪式,只是测出了他拥有剑骨,而且剑骨的血脉与他一致,这自然而然的也就通过了,十几年的时间,这剑骨早就与他融为一体了,说是天生剑骨,其实也没有什么错,至少在效果上与天生剑骨并没有什么差别。

    “我刚才看了一下你的资料,你上报的资质是天生剑骨,对不对,可你明明是后天移植的剑骨啊,为什么要报天生剑骨呢?这可是摆明了虚报啊,你说是不是?!”

    王通慢慢的蹲了下来,笑盈盈的看着面容扭曲的雍南离,似乎想到了什么,笑容更盛了,“真是像啊,我想,十五年前,你们把我的剑骨抽出来的时候,我的表情应该和你现在差不多吧,不对,不对,你现在只是情绪上的问题,可是我还很痛苦呢,呵呵,那种感觉,当真是让人记忆犹新啊,我现在都还无法忘却呢!”

    原来如此啊!!

    雍南离并不是天生剑骨,他的剑骨是后天移植的,而且移植的还是王通天的剑骨,也就是说,王通天是天生剑骨,十五年前,他的剑骨被抽了出来,移植到了雍南离的身上,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一众看客的目光变的复杂了起来,在修行界,掠人天赋这种事情一向是一个禁忌,早已经被打入了魔道,不管你怎么干的,怎么想的,也不管你觉得这样的事情是对还是错,至少在明面上,这是一个禁忌,十大宗门都是严格禁止的,而在收弟子的时候,这种掠夺了别人天赋的人是不可能入门的,不但不可能入门还会遭到追查,受到严厉的打击。

    哪一个干这种事情的人不是竭力的隐藏自己呢,哪一个愿意将自己的秘密暴露出来呢?

    这雍南离倒是好大的胆子,移植了别人的剑骨,还称自己是天生剑骨,大大咧咧的跑到裂天剑宗来参加入门的仪式,还让他成功了,若不是碰到了王通天这个苦主,这厮说不得就成了裂天剑宗的入室弟子了,这种事情传扬出去,裂天剑宗的面子上也是很不好看的,事实上,不仅仅是面子上不好看了,一定会成为笑柄的,当然,前提是会传出去,如果王通天不出现,这一切当然都不会传出去,但是现在嘛……

    没看到那位执法长老的剑都已经拔出来了吗?

    “这件事情,其实也不能怪戒律殿,入门测试的手段太过粗糙了!”王通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再没有看雍南离一眼,而是慢慢的走向了长老席,面上的笑容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子森然的冷意,“我与此人血脉相通,出生日期只相差十天,所以,我的剑骨与他融合的非常好,又经过了十五年的时间,其实,这与天生剑骨也没有什么区别了,恐怕也只有照影石能够照出来,入门测试的那些东西,起不了什么作用。”

    沉默,又是沉默!

    但是这一次的沉默不同于以往,王通的话信息量很大,但只要心思灵巧之人便都能够从他的话语之中听出来事情的真相。

    什么真相?这还不清楚吗?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