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通天出身于南陵雍氏,而且天生剑骨,与这雍南离很有可能有血缘关系,只是十五年前,不知道因为什么,他的天生剑骨被抽了出来,移植到了雍南离的身上,然后他被扔到了乱葬岗自生自灭,不对,剑骨被抽出来,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子还能活的下来吗?当然活不下来了,说不得雍家以为他已经死掉了,这样一来,一个拥有着天生剑骨的天才王通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个拥有天生剑骨的天才雍南离。

    只是雍南离没有想到,雍家也没有想到,当年那个被他们抽出天生剑骨的小子不但没有死,还进入了裂天剑宗,爆发出来了强大的潜质来,短短的十五年的时间,登临了天位,而好死不死,就在他登临天位的这一天,夺取了他天生剑骨的雍南离拜入了裂天剑宗,成为了新晋的弟子。

    当真是十五年河东,十五年河西,峰回路转,精彩至极啊!!

    这,或许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此时,大家看向雍南离的目光之中已经充满了怜悯,当然,更多的是鄙视,一个靠着夺取别人天赋,窃取了天才的名号,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没有人会喜欢,就像是没有会喜欢自己被掠夺了天赋一般。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南陵雍家也是愚蠢至极,只是看到了王通天拥有天生剑骨,夺取了人家的剑骨,却没有发现这个家伙很有可能还有其他更加强大的天赋。

    当然有更加强大的天赋,如果没有这样的天赋,他怎么可能在短短的十五年的时间里走到这一步,直接登临天位呢?还是在被剥夺了天生剑骨的情况之下走到现在这一步,若是没有被夺取天生剑骨的话,说不定他走的更远吧?

    “照影石呢,立刻把照影石给我拿过来,立刻!!”

    发出怒吼的是萧擎天,他的面色很不好看,非常不好看,王通天是他的弟子,对于这名关门弟子他是无比的欣赏,无比的看中,甚至可以说,他已经将王通天当成自己的儿子来培养了,现在发现,自己的视如亲子的弟子竟然被别人生生的抽取了剑骨,而这个夺取了他剑骨的家伙还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的面前,通过了裂天剑宗的入门考核,这种愤怒,让他几乎要一剑将雍南离给劈成碎片,方才能解心头之恨。

    照影石很快便被拿了过来,结果也不出人所料,雍南离的剑骨的确是移植的,但是因为血脉相通、与本体融合的时间太长,其实与天生剑骨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可还是那句话,假的就是假的,移植的就是移植的,他的确是欺瞒了裂天剑宗,意图蒙混过关,这是在打脸,打裂天剑宗的脸,打传功殿的你,也是在打戒律殿的脸。

    “好一个混帐东西,连裂天剑宗都敢算计!!”

    说这话的不是戒律殿长老,而是传功长老,毕竟入门测试是由他们传功殿负责的,戒律殿只是在一旁负责监督而已。

    “不,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有想要欺瞒什么,真的没有,我只是,我只是……!”

    雍南离此时已然摊倒在地上,面色发白,汗如雨下,双眼失神,嘴里一直在嘀咕着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这样的,这一类毫无营养的话,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听了,更没有人在意他的话了,因为他已经不完了,不仅仅是他完了,连南陵雍家也差不多完蛋了,一个小地方的世家,竟然觊觎裂天剑宗入室弟子的位置,暗中搞这种手段,被当场揭发了出来,还有活路吗?甚至都不需要裂天剑宗动手,只要将今天的消息传出去,会有无数的人对雍家动手,将这个小地方的世家吃干抹净,不留一丝的痕迹。

    除非……

    “你,你不能这样,你也姓雍,你也是雍家的子弟……”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在照影石之下现出了原形的雍南离突然之间吃了起来,指着王通大声的叫道。

    “雍家啊!”

    王通看了他一眼,冷意依然,“你好像记错了吧,十五年前那个雍家的子弟已经死在西门外的乱葬岗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不是雍家的雍南天,而是裂天剑宗的王通天啊!!”

    咔咔咔咔……

    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趴在地上的雍南离的腰猛的一下子挺的笔直,慢慢的从地面上浮了起来,一层层淡淡的白光从他的背上闪现了出来,透着一股子极为明显的凌厉气息。

    “天生剑骨啊!!”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明白那是什么了,至少刚才在照影石下,他们已经见识过一次,而现在,王通天要做什么,也是很清楚了,他要收回自己的剑骨,收回自己十五年前被掠夺走的天生剑骨。

    裂天剑宗一众高层的面色都很不好看,尼玛,这可是本宗的入门仪式啊,这可是我们裂天剑宗的一件大事啊,竟然出了这种丢人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份了,当然,如果王通天不是刚刚登临天位,如果他不是裂天剑宗的标志性人物,换一个别人,估计谁也别想在洗剑台上搞东搞西的。

    而此时,他们的心中只能够期待王通赶紧了事,然后把今天这个丢脸的入门仪式结束掉。

    至于笑话,那就让人笑话吧,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被人笑话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你看起来很痛苦啊,真的有那么痛苦吗?”看着雍南离扭曲无比的表情,王通平淡的道,“痛苦也没办法啊,都是这么过来的,就像十五年前的我一样,也是这么过来的,忍一忍就过去了,是不是,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只是拿回我自己的东西。”王通的声音很平淡,平淡的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事实上他的确也是如此,雍南天的仇恨和他的关系并不大,他这么做只是为了了结与这具身体的因果而已。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