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南离自然是没有死的,也不需要死。

    王通压根就没有把这个家伙放在心上,取回了自己的剑骨之后,他便离开了洗剑台,把一堆的麻烦丢给了宗门。

    而裂天剑宗则更加的干脆,让人带着半死不活的雍南离直奔南陵雍氏问罪,这毕竟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无数双眼睛盯着呢,想要瞒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实上,这也是未来的半年中,辰天大陆最大的八卦。

    在这十大宗门相互僵持,一触即发的局面之下,突然之间冒出来的这个超级大八卦倒是给人带来了难得的放松机会。

    雍南离是完了,他的剑骨被抽取了出来之后,便成了一个废物,但是南陵雍家却并没有完蛋,毕竟在雍南离被押回南陵雍家之后,在经历了起初的慌乱之后,南陵雍家竟然冷静了下来,主动将整个事件的真相公布了出来。

    世人这才知道,王通天不仅原来是雍家的人,而且还是雍南离的亲弟弟,只是因为庶出的原因,虽然天生剑骨,却遭到了这般的待遇。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王通天还是南陵雍家的血脉,是当代家主之子,是雍南离的亲弟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即使是裂天剑宗派去问罪的长老也不知道怎么才好了,无论他们之前是怎么对待王通天的,可雍家的家主毕竟是王通天的亲爹啊,在没有王通天的明确意志之前,他们也不好对人家动手,更何况,人家雍家做的十分干脆,第一时间便将雍南离母亲,也就是雍家的大妇人,当年谋夺王通天生剑骨的恶毒女人勒死了,是的,是勒死了,当着裂天剑宗的几位使者的面勒死了,这样的果决,这样的手段,虽然让他们不齿,但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一个死人的身上,所有的阴谋都是一个死人搞出来了,仗着王通天本身便拥有雍家的血脉这张底牌,雍家很轻易的将自己身上的主要责任摘了出来,当然,次要的责任还是要背的,雍家拿出了自家九成的资源,当做是赔偿,那位雍家的地界老祖与雍家的当代家主甚至亲自随着几位裂天剑宗的长老来到了裂天剑宗,要求见王通天,姿态做的足足的,让原本对雍家十分不满的萧擎天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了,毕竟这也算是自家那位徒儿的血脉源头,不可能一杀了之。

    “我说过,我早已与雍家无关了,雍家的事情也与我无关,现在宗门找雍家的麻烦不是因为他们与我的恩怨,而是因为雍南离谎报血脉,欺瞒宗门。”

    这就是王通天的态度,而王通天的态度摆出来之后,裂天剑宗也没有什么办法,虽然说欺瞒宗门这种事情是要灭族的,但毕竟王通天的关系摆在那里,不管他承认不知道,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无论如何也得给他一个面子不是?

    所以,南陵雍家并没有被灭,只是带着一大堆的资源给自家赎了罪,杀了一个主妇,废了一个儿子给王通天交待,这件事情就过去了,本来那些暗中蠢蠢欲动的各方家族、势力看到这样的情况,在没有裂天剑宗默许的情况之下,却是不敢轻举妄动,开玩笑,万一那王通天对雍家还有一些香火情,自己动了雍家,那不是找死吗?

    所以,雍家虽然付出了巨大的资源和一条人命,一个人才,却稳稳的钉在了南陵,不但家族没有事情,反而因为王通天的关系,隐隐的在南陵一带,地位还有所提升。

    这样的情况让许多人都大跌眼镜,当然,也有人很理解王通天的处理方式,毕竟这个世界上,在许多时候,血脉的联系与羁绊是很难斩断的。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想不到这王通天竟然是一个如何优柔寡断之人啊!!”

    裂天剑宗,奇鸣峰,幽剑阁

    金辰子看着面前不远之处面色死灰的幽剑长老笑道,“这样的家伙,即使是登临天位,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是不是?!”

    “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无论如何,王通天如今都已然登临天位,想要对付他,可没有以前那般的简单了。”

    “也不需要多复杂,不过是一名天位强者罢了,在常人眼中虽然与神没有分别,但是也就那样了,特别是以前我们不知道他的根底,很难下手,现在嘛,他自己将把柄送到了我们的手中,这样的好事,难道你还想拒绝不成?”

    “把柄,看起来是把柄,但你又怎么能够确定这不是为了引诱我们出手而设计的圈套呢?!”

    那位裂天剑宗的长老毫不留情的道,“南陵雍家,或许只是他抛出来的一个诱饵。”

    “所以啊,我并不准备吃这个饵呢!”

    金辰子道,“他可以把南陵雍家拿出来当饵食,我们也可以把雍家放出来做烟幕,雍家可不只是他一个天才啊!!”

    “雍南离,那个废物?!”幽剑长老眉头一挑,提到雍南离他便有些不爽,当日开山门的时候,看到雍南离的“天生剑骨”他还想要将人招入门下,纳入幽剑阁,谁料到最后竟然是那样的结果,差点闹出什么笑话来,所以他对于雍南离是一丁点的好感都没有。

    现在听金辰子的意思,似乎是想要利用雍南离,不由道,“那就是一个废物,一身剑骨,到了三十岁还没有突破地界,你让他怎么对付王通天?!”

    “仇恨的力量可是你想象不到的啊!!”

    金辰子看了幽剑长老一眼道,“你是裂天剑宗的长老,王通天闭关这几年里,有没有发现过什么样的异常?!”

    “没有,我一直派人盯着他,他身边也有我的人,不过他这个人是一个剑疯子,对剑道非常的执着,这几年除了闭关就是闭关,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异常情况,还有,他对宗门中的事务也没有任何的兴趣,从来不插手宗门的事务,你说的那些异相也从来没有在他或是他周围的人身上表现过,一切都正常的到了极点。”

    “没有不正常本身就是一种不正常!”

    金辰子眯着眼睛道,“他也进入了问天之碑,不可能没有问题。”

    “问天之碑有什么问题?!”

    幽剑长老一惊,不由问道。

    “没什么,这不是你该问的,这里有一本功法,你把它交给雍南离,还有这枚丹药,也交给他,无论如何,你都要让他服下这粒丹药,修炼这门功法,明白吗?!”

    “这……好吧,我会处理好的。”

    看着手中的功法与丹药,幽剑长老想了一下,便答应了下来,这件事情并不难处理,特别是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更是轻而易举。

    “另外,盯着王通天,不要因为他以前表现的正常就放松警惕,我现在对他越来越怀疑了!”金辰子幽幽的道。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