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帮家伙,终于要开始行动了吗?”

    裂天剑宗,山中小谷

    王通端座在一张竹椅之上,目光迷离,一道道因果之线在他的眼前断裂、重组,一层层的命运之力在他的控制之下演变,在登临天位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天心意识与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天道融为一体,竟然让他的权限大增,不但如此,他竟然还发现自己能够隐约的推动一些历史事件,而这种推动并不需要动用自己的天道权限,而是利用天道权限之下的次级权限来处理,通过这种权限暗中推动一些事情,可以让一些原本发生的事情产生一丝小小的偏差,这些偏差一开始的时候或许不算什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数量的增多,积少成多,当量变转化成质变之后,原本的世界运转轨迹就会出现变化。

    最典型的就是十年前的问天之会,这一次的问天之会,本来就会激发十大宗门之间的矛盾,但并不是由王通来激化,而是由这个世界的一些幕后黑手来激化,原本的结果应该是裂天剑宗大败亏输,可是在王通出手之后,裂天剑宗虽然称不上是大赢家,但绝不是大输家,而原本应该借此机会扶摇直上的雷院却被王通坑到了跌出十大宗门的边缘。

    而王通又在问天之碑上头做了手脚,利用梦魇之力控制了不少人,而在他的控制之中,虽然局面还是朝着不利于整个世界和平的方向发展,但是决战之期却是被他推迟了整整五年,是的,五年的时间,在原本的世界轨迹之中,辰天大陆的大劫早在五年前就应该爆发了,十大宗门各选边站,裂天剑宗同样是大败亏输,可是现在呢,大劫被他整整拖延了五年的时间,而在这五年之中,他又准备了一大堆的后手,如今他可以肯定,即使大劫立刻发生,赢的也是他这一边。

    当然,大劫真的要发生了。

    辰天大陆的大劫乃是滔滔大势,不可阻拦,王通利用自己的实力与天道权限暗中布局许久,已经将大势改变到了一个极限,不可能再撑下去了,如果再不开启大劫,便是逆天而行了,即使他掌握了一部分的天道权限也无法应对将要到来的反噬,所以,他便选择在此时开启大劫。

    “雍南离来了裂天剑宗,与我了结因果,这具身体命运最为浓烈的一刻就要来了,登天之会,还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啊,即使叫登天之会,那么,就借此机会,真正的一步登天吧!!”王通目光闪动,冷意森然。

    登天之会,是辰天大陆之上最大的盛会,时间不定,人物不定,这是为了庆贺修行者踏足天位之后举办的庆祝会。

    登天之会的规格、品级差异颇大,像裂天剑宗这般的十大宗门之一召开的登天之会自然是天下规模最大,品级最高的一类了,在王通天登临天位之后不到三天的时间,这个消息便传遍了整个辰天大陆,而凡是有些名气的修行者以及大小宗门,都收到了裂天剑宗的请柬,便是十大宗门之中的敌对阵营,亦是如此,每一个宗门都收到了,甚至他们还是最早收到的。

    而在王通天登临天位之时破开天劫的那一剑以及那不同寻常的,有如神迹一般的天劫亦成为了天下人热议的对象。

    相比之下,南陵雍家那些狗血的事情,也就是闲余八卦,不值一提。

    “快快快快快,快把东西搬上车,无论如何,一定要在少爷的登天之会前赶到裂天剑宗,把这些礼物送上!”

    南陵,雍氏,一大早,门口便被数百辆大车给堵的严严实实的,数千人忙里忙外的,雍氏的大管家雍福高声的叫唤着,招呼着,忙里忙外,不亦乐乎。

    “阿福,情况怎么样了?怎么还没有装车啊!!”

    此时,一名略略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慢慢的走到大门口,声音低沉,还有些嘶哑,仿佛被烟熏过一般。

    “老爷,差不多了,最多还有半个时辰就可以出发了。”

    “半个时辰?你赶的上吗?!”

    “当然,我们已经从机巧宗订了两条大的空行舟,从天上走,最多两天的时间,便能够赶到裂天剑宗了。”

    “那就好,那就好,一定不能耽误了南天的登天之会啊!”

    “是,老爷!”雍福低下头,心情却是古怪的紧。

    什么时候,老爷开始用“南天”两个字来称呼二少爷了,这已经足足有十五年了吧,这十五年里,“南天”这两个字根本就是家族之中的禁忌,那些新进来的人根本就连这个世家曾经有过一位二少爷的事情都不知道啊!

    现在倒好,仿佛一夜之间,家族之中的一切,仿佛都以这位“南天”少爷为主心骨了,至于那位原本是家族之中的希望,未来铁宁继承家族最高权力的大少爷,如今却是没有人再提了,甚至也变成了一个禁忌,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变化还真快啊。

    “老爷,这一次,您和老祖宗……!”雍福有些迟疑的问道,登天之会,这是何等的大事,雍家现在的情势微妙,自然需要向世人表达出自己的态度,但谁都知道,这样的态度,雍家再怎么表达也没有屁用,关键是裂天剑宗之中那一位的态度,事实上,在裂天剑宗中发生的种种传到家族的时候,整个家族都陷入了一种懵逼的状态之中,要说懵逼,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情更加懵逼的吗?

    天才的家族继承人被抽走了剑骨,几乎沦为了废人,还得罪了裂天剑宗这个庞然大物,要知道,那可是一个指头就可以把他雍家摁成齑粉的存在啊,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大家都认为已经死了十五年,骨头都不知道被哪只野狗叼去的二少爷雍南天竟然还活着,不但活着,还是裂天剑宗的弟子,号称年轻一代第一天骄的王通天,甚至还在不久之前登临了天位,成为了天位强者。

    这尼玛,听起来就像是一个神话一般,而这个神话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让他们无法相信,所以他们懵逼了。

    不过雍家也不愧是地方世家,在懵逼结束的第一时间做出了最快的反应,首先,夫人死了。她不得不死,毕竟当年就是她出的主意,将雍南天的剑骨抽出来给自己儿子的,甚至连雍南天亲生母亲的死也与她脱不了干系,她不死,雍家就没有未来,没有明天,所以,夫人死了;然后是大少爷,雍南离,现在,他被囚禁在家族的地牢之内,死不死,已经由不得雍家说了算了,在裂天剑宗中,二少爷没有杀死他,只是收回了他的剑骨,而失去了剑骨的大少爷身心重创,已然沦为了废人,对于家族已然没有任何的用处,只能留在家族的地牢里,等着二少爷处置了,从天堂跌落地狱,一夜之间,猪羊变色,莫过于此。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